隐世篇 第八十八章 伤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小柳听见萧惜言对木簪产生兴趣,顿时有些许紧张起来,却又不好表现出来,转念一想,于是试探:“你不是把我所有像样的簪子都收走了。”

    “晚点我送你一堆,”萧惜言似乎并未发觉簪中机关,只是将它抽下放去一边,任小柳满头长长秀发散下,他又捧起一缕青丝,吻了吻道,“以前,我在琴海边海神画画,也见过许多黑头发的亚洲人,但你的头发最漂亮。”

    “谢谢赞美。”小柳不太领

    “我的母亲,有一头金色的卷发,就和太阳般,很美丽,”萧惜言吃力地寻找形容词,“她很喜欢中国,一生中最大的梦想,就是去看看长城。我家很穷,可是我很我的母亲,所以我想带她去中国旅游,可是当我存够了旅游的钱时,我却死了,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你的母亲一定很伤心。”面对这种话题,小柳实在不好硬着心肠说话。

    萧惜言犹豫了下说:“我出事前买了保险,很大一笔钱,她帮我买的。”

    小柳顿时一愣,不由问:“你是在怀疑自己的母亲?“

    “我不知道。”萧惜言沉默了许久,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他狠狠一把将小柳抱入怀中,力道很大,勒得她几乎喘不过起来,仿佛要将整个人揉碎。\\\\\\“放开我。”小柳叫道,她觉得眼前的人很可怕,怕得让人浑颤抖。

    “告诉我,是不是我母亲要杀我?”萧惜言没有放手,却突然反问,“为什么车祸时的那个司机……是我认识的亲人,是我母亲的弟弟。你说……是不是他们要一起杀我?”

    萧惜言的表开始扭曲而疯狂。声音变得急促,吓得小柳更是心脏狂跳,不敢再度刺激他,只得柔声安慰道:“说不定真的是个意外而已,那里有想杀死自己孩子地母亲。”

    “是啊……”萧惜言终于缓缓放开手,他低下头,眼中满是迷惘和犹豫。“说不定只是个意外……意外。”

    小柳见终于得以脱,急忙向后退了几步,想离这个疯子远一点。

    “你想离开我?”萧惜言突然抬起头,狼一般地目光直直地盯着小柳,就好像看着自己的猎物般,“从来,我想要的东西。就一定会得到,你也不例外。”

    “有些东西并不是想要就能得到的。”小柳回答完后。不由想扇自己一巴掌,这个节骨眼上还刺激他干什么啊……说不准要杀人了。

    萧惜言却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表恢复了常态。全的疯狂都消失不见,眼神中又变回以往对小柳的温柔:“我会让你上我的,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都无所谓。**JunZitang.coM**”

    “你打算一直将我囚于此?”小柳不想和他争辩下去。

    “我你。”萧惜言站起,再次抚上她地发,就如同在抚摸珍贵的明珠,“但我不信任你。”

    小柳叹了口气:“其实你的是自己。”

    “为什么?”萧惜言问

    “因为你怕受伤。”小柳老实回答。

    萧惜言又笑了。他笑了好久后才说:“将来你会明白我你的。”

    “谢谢了。”小柳笑着说。只是脸上的笑容僵硬无比。

    夜风再次吹起,带来阵阵凉意。小柳上衣裳单薄,不由打了个寒战,有些想回屋里去。

    萧惜言似乎看出了她的念头,又一把抓住,顺势一带,将整个瘦小的体包裹在自己地温暖的怀中,然后他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沾上小柳苍白地唇,犹豫片刻,突然狠狠吻上。

    这是霸道而粗鲁的吻,充满了独占的**,仿佛要在对方上刻上自己地烙印,冲淡其他人曾在的痕迹。

    小柳被迫将头抬起,迎合对方的吻,接受他的舌侵略地撬开齿间,强自己的舌与之缠绵不放。

    **的气袭来,这并不是甜蜜,而是屈辱。

    为了后地复仇,无论如何都要忍,她暗暗对自己说,却依旧克制不住一滴眼泪滑落风中,瞬间被吹干。

    萧惜言地吻,越来越激烈,久久不肯放松,他的一只手慢慢从小柳背上滑落,直到间,用力地揉搓。

    小柳终于忍不住伸手拦,却被他突然单手抓住并反剪自己双手,而另一只手却绕过肩膀,紧紧抱紧她,并伸入上衣地领口,抚上她从未被人碰触过的浑圆。

    蓓蕾被轻轻碰触挑弄,敏感的神经迅速传至全,全的血液都在这一刻沸腾起来,故作坚强的小柳彻底慌神,她用膝盖狠狠向萧惜言撞去,拼命扭动着体想逃跑。

    相隔仅有几厘米的撞击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双手钳制再度收紧,让人无法动弹,体的挣扎更是起到相反的作用,当被迫整个人坐到萧惜言上的小柳,惊恐地发现对方的呼吸更加急促,而某个地方也起了代表男人**的反应。

    “不要……”小柳全血都往脑上涌,她的脸已经变得通红,额上也滴下许多冷汗,本能的抗拒反应大过理智,她不由失去控制尖叫起来,“你放开我!放开我!”

    “乖,听话。”萧惜言的声音粗重,他连续深呼吸几次,似乎在克制自己的理智,让小柳稍稍安心,没想下一步,他又突然将自己整个抱起,直径往屋内走去,整个人按落上。

    垫铺得很厚,跌落并不感到疼痛,可怕的是眼前松开双手,并解开腰带的禽兽。

    从未经人事的小柳此时怕到极致,她反地想起头上木簪,却发现刚刚簪子已经被放至屋外,于是连滚带爬地准备逃下,往门口冲去,却完全没想过自己可以逃去何处。

    萧惜言并不着急,只是一枚铜钱出,中已经毫无理智的小柳上,让她酥麻了半,跌落地上。然后过去抱起她继续放回上。

    衣襟渐渐解开,雪白的香肩露出,衣裳渐渐拉低,**接触到空气,有阵阵寒意。

    无路可退。

    小柳转过头,眼泪沾湿了枕头。

    “不要哭。”萧惜言却吻上她的眼睛,轻轻吸,拭干所有泪痕。

    小柳恍惚中记得,小白曾经也吻过她的眼睛,可是为什么感觉如此不同。

    那时候的是幸福,现在的却是伤痛。

    要记得给我票票啊……橘子票很少……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