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八十七章 困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此时的小柳正在柳园内,像一头被困的小兽似的绕着圈子走,可惜脑子里想不出任何解决问题的办法。

    萧惜言回来昆门后就赶着去处理事物,也没有对她多作为难,甚至没有多派人看守她在院内的自由行动,只是丢给她一句话:“你逃,就要承担后果。”

    后果是什么,小柳很明白,爹爹还在他手上,展笑与两个孩儿也在他手上,而且不知道给囚与何处,如果自己不见,这个疯子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

    他确实是个疯子,从眼神疯到了骨子里,小柳恨恨地咬牙,但是她完全不明白,那些听从萧惜言的武士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从功夫上来看,似乎不像武林一路。

    萧惜言派来服侍和监视她的丫鬟葵儿在旁边冷笑着说:“你再绕十个八个圈子也出不了昆门,不如死心坐下好好歇息,换掉一血污装束,今天晚上门主恐怕会过来。”

    小柳扭头看了几眼葵儿,这个女孩她认得,以往总是不声不响地在弟子中练武,感觉不出众也不显眼,却没想到早就成了萧惜言的手下,而且手比想象中好多了,尤其擅长近擒拿,自己的寒蝉刀和上暗器已被收走,虽然并没封锁武功,但实在不适合在此地与她硬碰硬的顶,更何况门外还有十位武士虎视眈眈。自己还有最后一道杀手锏不能让他们知道,现在自己唯有服软听话,才能让对方放松警惕。

    “你说得没错,”思及此处,小柳眼珠转了转,立刻大步走回屋内和葵儿发令:“我要沐浴,上血污十分难受。你去让人给我抬水来。”

    葵儿一言不发走出门让厨子送水过来。小柳立刻坐在梳妆台前拆散发髻,她待对方转回来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将木簪取下随意丢入首饰盒中,又拣出根尾端尖锐的朴素银簪在手上掂量许久。\\\\\\

    “莫不是你想以此刺杀门主?”葵儿不屑地开口,将她手上银簪收走,“没有用的。”

    “你还管我带什么首饰不成?”小柳故作恼怒,劈手将簪子夺回。很不客气地说,“莫非你还能指挥我吗?要不要去问问萧惜言,换成我来服侍你?”

    葵儿脸色变得几变,从没有服侍人经验的她终于忍下心头郁闷,赔笑道:“小姐说的是哪里话,只是怕簪子锋利伤了你的手,反正你平也不这些装饰。不如让我替你收起吧。”

    口气虽软,态度却甚硬。小柳就顺着她的意,恨恨地将一盒发簪首饰尽数推到对方面前:“你收就收吧!”

    葵儿笑了笑,低头将里面所有尖锐可作凶器地首饰都收拾起来。又递回给小柳道:“晚点门主会替小姐打造新首饰,何须顾念这几件旧东西,就算顾惜,晚点我找人重新炸一下给你,更加漂亮。”

    “炸什么炸,你不过是想磨了尖角罢。真想刺杀。这种玩意能派得上什么用场?我又不是傻子。”小柳眼角扫了一眼,见木簪还在其中。并未被怀疑,暗自放下心去。

    水送来,小柳解下染满鲜血与泥土地衣物,进入桶中沐浴,葵儿依旧站在一边,不肯视线移开分毫,让她十分恼怒不快。

    浴罢起,葵儿送来桃红色镶金丝的新衣,花团锦簇,十分华贵,小柳却推了兀自去衣柜中翻出半旧象牙白常服穿上,又自顾自地去屋外将青丝晾干后,绾了对髻将木簪插上,搬张凳子坐在门口发呆,等待命运的到来。

    夜幕降临,满天繁星似锦,美景似画。

    宛如自己到来这个世界的第一天,也是将近秋时,那时候的自己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生活下去,懵懂如初生婴儿。**JunZitang.coM**

    还好,有大傻和小白陪着她,熬过了最难熬的时光,让洛水镇有了家地感觉,带来阵阵温馨与快乐。

    还好,有何默然拥抱她,给了她最真挚的亲和关怀,让自己不再害怕,从此有亲人在侧,再不孤单。

    还好,有许许多多的朋友陪着她,花痴的筱尤、开玩笑的李惜缘、温柔的展笑、火辣的惠儿、仗义地白瑾、乐天的肖没、粗中有细地朱能、面恶心善的刘氓、古板可的黄秀才,都是一辈子值得珍惜地瑰宝,永远无人可代替。

    即使经过了许多磨难,但是得到的比失去的更多。

    或许这个异世界重生,就是上天带给自己最大的礼物,只是有些困难必须靠自己去克服,那么多难关都过来了,总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

    正想得入神,后出来轻咳声,小柳急忙转过头,却见萧惜言站在后,嘴角轻轻勾起一丝笑容,温柔得如二月风。

    他轻轻走近说:“在想什么呢?”

    小柳却下意思地退了两步,才站住脚警惕地回答:“没想什么。”

    萧惜言摇摇头:“骗人。”

    “知道骗人你还问?”小柳反驳。

    “因为我想和你说话。”萧惜言慢慢步下台阶,坐去院子里地石椅上,对小柳说,“过来。”

    小柳看着他,犹豫半会,毕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终于慢慢地走了过去,站在他旁边问:“你怎么能说话?”

    “我一直能说话,只是声音怪异,当初又不通语言,于是装哑巴罢了。”萧惜言缓缓说,他伸手拉过小柳地手握在温暖掌心,却带给她心中阵阵寒意。

    “不对,萧惜言是从小不会说话的。”小柳想想当初展颜对她说过地话,于是摇摇头。

    “不要纠缠这个问题了,”萧惜言笑笑,将话题带过不提,“治好了,就是嗓子难听”

    小柳将手抽回来,怒极反笑:“是严罔治的吧?他早就和你们串通一伙了,上次的你的腰间重伤现在我想来十分怪异,恐怕第一次根本没受伤,严罔却宣称你受伤,由此获得不在场证明,方便私下行动,更是趁机杀了莫惜心。”

    “我后来的伤势你不是亲眼看了吧吗?”萧惜言玩味地看着她。

    “你心肠够狠,不单是对敌人还是对自己,”小柳想想继续分析,“你杀死莫惜心后,再将自己打伤,造成确实不能动弹的样子,而展颜跟你也是一伙的,甚至当年在后山刺杀我的凶手也是你派来的,越门楚笑一案与你也有关系,你想杀了我。”

    “你只猜错了一点,”萧惜言摇摇头,又笑了起来,夜里他的声音如鬼魅般可怕,“当时,我确实是买凶杀何柳,展颜引你去后山也是布置,可是我不想杀你,你不是何柳,所以停手了。”

    “这样说来,你的背叛计划很早就开始了?”小柳也笑了,她讽刺地说:“那我还要谢谢你手下留吗?”

    “你何须与我作对,你不是何柳,而是陆小柳,就如我不是萧惜言,而是安德鲁。“

    “就算你不是萧惜言,昆门待你亦不薄,你何须背叛?”小柳愤怒地质问。

    “背叛需要理由?”萧惜言反问。

    “那么多条人命因你葬送!”小柳怒骂。

    “人命?”萧惜言站了起来,走了几步,望着满天星斗,思索片刻后再问,“你玩过电脑游戏没有?”

    “玩过。”小柳老实回答。

    萧惜言又问:“你在里面杀死怪物可有感觉?”

    “没有,但人命不是游戏杀怪。”小柳为他的谬论皱眉。

    “对我,是一样的,”萧惜言轻轻地说,“好像进入了一个游戏中,这里所有的人都是NPC,除了你。”

    小柳气得狠狠一巴掌甩去:“他们不是NPC,都是有血有泪的人!”

    萧惜言轻轻拦下:“这里不是我的世界。”

    小柳骂道:“你可以选择融入这个世界!”

    萧惜言却笑了:“这是你的选择。”

    小柳还想争辩,萧惜言却伸出根手指,轻轻放在她唇边,止住了后面的说话。她急忙抬手,避开对方的下一步动作,却给他顺势一拦,拥入怀中。

    姿势有几分让人脸红的暧昧,小柳却没有暧昧的心,她的心里只有满满当当地如何从这里救出人质和脱,却又想不到人质在那里。

    萧惜言的呼吸靠近,唇间即将靠近,感受到彼此间的气。

    小柳闭上眼睛硬着头皮等待接下来的吻,因为回来昆门的那一刻,她就做好了接受任何事的准备,决不学贞洁烈妇呈英雄,活着放松对方的警惕心,才有复仇的机会。

    因为她要等待,所以无论任何事都要忍耐。

    萧惜言的唇在离她不到两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他转而吻上了她的发,并轻轻地说:“你的发簪……”

    小柳顿时心头一紧。

    喂喂……你们好歹也给张推荐票吧……橘子的票越来越少了……泪奔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