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八十五章 拥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肖没在奔跑,疯狂地奔跑,他从未想过自己可以跑得那么快。

    猛烈的风吹乱他的头发,四处伸出的树枝刮过他的脸颊,勾出几道血痕,神经却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

    只有一滴泪,横飞在空中,转瞬消失不见……

    迷踪林渐渐靠近,淡淡血腥味道传来,刺激着心脏疯狂跳动,肖没的脑中已经无暇思考前面还有没有危险,只是在不停地祈祷。

    千万要来得及,来得及……我愿意收回这辈子所有对神佛的祈求,只求可换取她的命……

    从此我再不奢求任何幸运。

    从此我再不期望任何好事。

    从此我再不追求任何荣耀。

    只要她不死,好好地活着,活着……

    这辈子永远倒霉下去,也没有所谓。

    若是神佛你真的有灵,可否实现我一生唯一的愿望?

    神佛沉默不语,因为他们已经睡着。

    风停了,脚步停了,肖没站在迷踪林他们原本埋伏的地点,双眼瞳孔瞬间放大,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地上什么也没有,只留下堆堆血迹散发着腥臭的气味,还有杂七杂八的箭枝插在周围的泥土中与树干上,空气中还混杂着死亡的气息,宣告着此处曾经历过一场恶战。

    肖没对现场的血迹进行仔细分析,发现中央死亡的人数并不算太多,附近却有几个分散血迹的地方,里面有几支箭钉入树干的痕迹,其中的两支箭在打造上来看,应是筱尤出,可是她有事吗?

    他努力地定了下心神。\\\\\\从痕迹中判断出她当时的所在。急忙奔过去寻找时。却发现筱尤似乎早已离开了原本地位置,不知去向何方。

    她是逃跑了吧?肖没长长地舒了口气,狂乱地心跳声也逐渐平复,脚步变得轻松,他决定立刻下山,在附近的镇上寻找他们的踪迹。

    才走了没几步,突然地上有一只手映入他的眼帘。

    手的肤色十分白腻。指甲上染着红色的凤仙花汁,周围裹着土色布料,那种布料是当时他去乡下农家买回来的,此刻却被鲜血染得通红。

    这是筱尤地手,几人中只有她才会涂凤仙花在指甲上。

    可是,地上只有手。

    断了的手。

    肖没揉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再看看地上。企图在手上找到相连的体,可是他却失望了。

    手还是手。没有任何眼花,没有任何变化。

    他连滚带爬地扑过去,颤抖地拾起地上的手臂。环顾四周,发现地上有一道长长的血迹,一直蔓延至另一头……

    肖没轻轻地沿着血迹走过去,血迹到小河边就消失了,似乎是主人试图隐藏自己的行踪,可是伪装却极其拙劣。

    他苦笑了一下。伏下腰。看了眼旁边草木折断地痕迹,算出应是步入了相反方向。于是重新帮忙将这里的草木伪装了一下,做出几道向其他地方行走地伪装,然后跟着筱尤留下的痕迹向前搜寻。

    尽头是一个山洞,山洞内一片黑暗,肖没小心地在外面叫了几声筱尤的名字,可是里面没有任何回答。\\\\\\

    于是,他掏出怀里地火折子点亮根枯枝,摸索着走进去,地上有些许血的痕迹,尽头却坐着一个人。

    是筱尤。

    她的容颜此刻已不复往的秀丽,左脸颊上被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她的双眼已失去了所有地神采,整个人只是静静地坐着、坐着,用布条捂着自己断臂之处,仿佛不想给人看见,却没做任何包扎处理。她地神惘然,好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般,只比死人多一口气。

    肖没快步走到她边,小声地呼唤了一声,筱尤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神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还好吗?”肖没心中传来阵阵疼痛。

    筱尤终于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应了一下:“嗯。”

    肖没看看她地伤口,不知道后面该安慰什么是好,只得讪讪说:“我带你去找医生。”

    “不用了。”筱尤脸色白得和纸一般,转过了头。

    “别怕,”肖没急忙给她检查伤势,重新包扎,“你的伤口虽然严重,但还不致命。”

    “我说不用了!”筱尤突然发力,狠狠地推开了肖没,她的泪珠终于大滴大滴地掉下来,急忙又用剩下的单手掩面,不让人看见她现在悲惨的模样,“你走吧……”

    “我不走!”肖没大声地叫起来,强行架起她就往外走去。

    筱尤急之下,狠狠地往他上踢了一脚,可惜因为失血过多,站起后头晕目眩几乎跌倒,她哭叫着说:“我不要回去,变成这个样子,我宁可死在这里也不想给人看见。”

    “脸就那么重要吗?比命还重要?”肖没停下手,轻轻抚上她脸上的伤痕,痛楚地问。

    筱尤将眼神转去其他地方,很久后才回答:“你不懂女孩子。”

    “可是小柳惜缘她们都不在乎这些啊。”肖没急忙说,说完后他突然想抽自己无遮拦的口一巴掌。

    “所以我比不上她们!永远也比不上!”筱尤也叫了起来,然后慢慢蹲在地上,泪水与血迹混在一起,整张脸弄得一塌糊涂,“无论在那里,大家都是看她们……无论我打扮得多漂亮,无论我多努力,也没人看我。”

    萧惜言看何柳、何小白看何柳、莫惜心看何小白、刘氓看李惜缘、李惜缘看何默然、何默然看菱娘的坟墓……就是没有任何人看她一眼。

    她将青丝轻轻绾起……

    她将胭脂细细铺成……

    她将衣裳认真裁出……

    她将凤仙花染上指甲……

    无论多努力,依旧没人注意她的存在,就如同戏中的小丫头,无论多么努力,依旧属于主角。

    如今,连她唯一的容颜都已经失去,她还剩什么?

    “一无所有,”筱尤小声地说,“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有人看你的,”肖没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将从来不敢说出的话大声说出,“我一直都在看你!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就以一直在看你!”

    “骗人,”筱尤打落了他的手,无力地说,“你看的是柳儿,你为她潜入昆门,是因为你慕她,这是你自己当在昆门亲口说过的。”

    “我潜入昆门为的是你!”肖没脸都涨红了,“我……我那时候进入昆门是去看你……”

    “你骗人!柳儿不喜欢你,所以你才喜欢我的!”筱尤拼命摇着头,不肯相信他的解释。

    “我没骗你!”肖没急得半死,“那年,双龙镇武林考核,你穿着嫩黄色的衣服,笑嘻嘻地上茶楼问我还有位子没有时,我就喜欢你了。”他顿了一下继续说,“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可是又舍不得你,于是偷偷去昆门看你,你还记得吗?那时候你天天在绣花,绣的是朵黄色腊梅花,你先绣花蕊,再绣花瓣,然后黄色绣线差一点点,于是你拆了以前绣的一张旧迎花中一朵小花瓣来补上,完成后,你将这个绣品做成荷包送给展笑的孩子做礼物。”

    筱尤惊讶地张大眼睛,看着眼前满面通红的男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或许是……你根本没有留意有人在看你。”肖没小声说,“因为我不帅,也不厉害……”

    “我……”筱尤的脸依旧没有血色,脑中突然涌上些昏眩的感觉。

    “你不喜欢我没关系,”肖没再次用力地将她抱起,大步往洞孔走去,“我只希望你活着……不要死。”

    “对不起……”微弱的声音从怀中的人上传出,对不起……”

    “你想哭的话,就哭吧。”肖没温柔地说。

    筱尤的眼泪终于涌出,她哭得鼻涕眼泪都在一起,五官皱在一团,异常难看,仿佛要将所有的委屈扫尽。

    这是她这辈子最没仪态的一次哭泣,也是最幸福的一次哭泣……

    原来自己从不是一无所有。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