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七十八章 裁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其实肖没、白瑾与刘氓三人并没有非加入计划的必要,因为他们与昆门无关。但肖没怎么也舍不下筱尤去冒险,刘氓嘴巴上口口声声说这件事好玩才参加,旁人却知他心里八成是为了惜缘。

    李惜缘对此颇有微词,她极度反对刘氓的加入,说此事用不着他插手,可是白瑾在小白耳边说了句话,似乎威胁了什么后,小白立刻改口死撑刘氓,说此事无他不可,惜缘只得作罢。

    这两人都加入后,为小白与刘氓兄弟的白瑾,也只好义不容辞地两肋插刀了。

    肖没跑腿买来了各色土布,筱尤终于大显一次手,巧手将土布裁剪成衣服,又做了数个面罩给大家。第一件衣服刚做好,她正想羞答答地递给此处唯一黄金单汉白瑾,就给肖没抢了去,死活不肯放手。

    刘氓扯着李惜缘的袖子说:“你给我也作件吧。”

    “不会。”李惜缘正在自己的暗器上涂麻药,头也不回地说。

    “莫非你女红差劲到无法见人?”刘氓尝试激将。

    李惜缘丝毫不动摇地回答:“是。”

    “那让本大爷看看你差劲到什么地步。”刘氓死活不肯放弃。

    李惜缘给他缠得烦了,于是站起来,拿起一块土布,又跟筱尤要了根针,歪歪斜斜地缝了个布口袋,又在口袋上面剪出三个洞,找了根麻绳,一块儿随手丢给刘氓:“好了。”

    刘氓拎着口袋上看下看,终于明白了中间那个洞是给他伸头的,旁边两个洞是伸手的,那条麻绳是扎腰的,不由哭笑不得:“你手艺真正好。”

    “好你就穿啊。”李惜缘坏笑。''君子堂''

    没想到刘氓还真的将自己上衣脱下。将口袋了上去。还走出去给大家参观,一边转圈一边说:“我娘子的手艺,不错吧。呆会我再去镇上溜达一圈,让所有人知道娘子手艺。”

    “谁是你娘子了!”李惜缘没想到他如此不要脸,顿时羞得满脸通红,急忙掀帘子出去将他拖了回来,重新修改衣服。

    小白见连刘氓都有人做衣服穿,不由心中大为羡慕,于是可怜兮兮地靠近小柳。猛盯着她送秋波、打眼色。

    正在擦刀的小柳收到他的暗示电波,额上流下一大滴冷汗,心中暗自叫苦:要知道就算在洛水镇中居住时,裁剪工作她也是掏钱委托惠儿或者镇上裁缝完成,自个儿缝地话。能将补丁打好就算不错了,哪能做得出衣服来?

    “小柳……”小白幽怨地说,“我要求不高,能穿就成。”

    小柳左右看了看,急忙岔开话题:“咱们要去装杀手伏击,怎么穿土色衣服?杀手不是都该穿黑色吗?”

    “你傻了不成?”小白看着她地眼神就像看一只待宰的小猪,“大白天穿黑衣服去做杀手伏击,你当人家都是瞎子?保管还没动手就给人抓出来砍了。你从哪听来这种事?”

    “电视……啊,不。是小说。”小柳开始有些怨念起点那群不负责任的作者了,她碎碎念道,“那些混蛋,让杀手大白天穿黑衣服就算了,还要挖坑不填。”

    小白不明白她说什么。于是问:“你是说挖坑伏击?”

    小柳回过神来赶紧点头:“嗯!我们要挖坑!”

    “挖坑前先做衣服。”小白不依不饶。

    小柳只好苦着脸将寒蝉刀收好。走入内室,跟着筱尤学裁剪。筱尤一边制作一边小声安慰她:“这次衣服都是只穿一次地粗制滥造品,只要不至于让小白师兄穿着穿着半路上破裂开,导致光外泄就好了,当然如果真的外泄了也没关系,记得第一时间叫我过来参观就行。”

    小柳看着她在人背后露出的猥琐真面目,立刻决定要将针线多缝几层,誓死捍卫自家男人的贞

    因为她都还没看过呢!!!!小时候那次不算。

    正在暗自打主意的时候,小白从外面探了个头进来说:“你知道我现在的长尺寸吗?”

    小柳这才想起就算再随便制作的衣服,也总该有个大中小码,于是拿起尺子就过去旁边屋中给他量度。由于受到筱尤刚说地话影响,于是……她很不厚道地趁机吃起豆腐来了……

    小白体型偏瘦,隔着衣服摸上去却所有肌都很结实,掐起来有些硬邦邦的,手感很好。从肩滑下,是纤细柔软的腰肢,正好构成个完美的倒三角形,一双腿尤其修长,让他180CM的材比例看起来比国际T型台上高190多CM高地模特儿更完美。再摸上手腕细腻的肌肤后,小柳脑中甚至有想将他剥了来看看的冲动。

    克制……克制……别流口水,她不停地对自己说,回过神来抬头一看,却是小白的脸微微泛红,有些尴尬地看着自己。

    丢人丢大了,小柳赶紧定定心神,念了几次“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反正这色将来也是自己家的”后,拿着小白材的大致尺寸,转头跑去裁缝,只是恍惚间,将自己的指头用针戳了好几次。

    小白不知小柳心中的猥琐念头,事实上他正在对自己心中产生的猥琐念头深深忏悔,人家给自己量体裁衣,他怎么给摸几把就产生了不恰当地想法呢?

    有些东西必须结婚后才能做,小白是个传统的好孩子,于是只是看着门帘那边,自个儿咽了下口水,整了整仪态,又继续出去和白瑾他们商讨这次计划有可能发生的意外况处理方案去了。

    一时间,屋外争论纷飞,屋内针线纷飞,筱尤贤惠地将刘氓与小白外的所有衣服一手包办,就连李惜缘和小柳自己那一份都做好,全部缝得漂漂亮亮,妥妥当当。李惜缘修修改改半天,还是做得不太成样,总觉得口袋还是口袋,似乎还越改越丑。于是回头看着小柳的作品寻找内心平衡感。

    可惜她失望了,小柳好歹摸针地次数比较多,又是真心真意为小白做衣服,各种问题都虚心去请教筱尤,出来地成品虽然线脚丑陋了些、袖子长短不一了些、下摆有些似狗啃、领子有些歪歪斜斜,但总得来说还是有个衣服模样。

    小白看见衣服,知她已经尽力,于是乐滋滋地穿上,就是出来的效果有些像金凤凰裹上了麻雀皮似地,让小柳有些羞愧,讪讪说:“将来给你做更好的。”

    “好。”小白一口应了,满脸喜色,两人眼中愫互送,滋味难以形容。

    李惜缘则是直接将“口袋”丢刘氓面前说道:“穿不穿随你,嫌丑就自个儿烧了去。”

    刘氓笑笑,将衣服穿去里面,外面还是遮了件灰色旧衣,然后对她说:“其实我要负责的部分,不用隐藏份也可,你这衣服就当送我定吧。”

    “你!”李惜缘气得说不出话来。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