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七十五章 蝙蝠刘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刘氓喜欢杀人,尤其是杀死不顺眼的人,更喜欢杀死一些假惺惺的武林伪君子,哪怕是惹上一骂名也无所谓,甚至被人越骂他会觉得全越舒坦。

    杀人杀的多,他见过许多人的眼泪,有哀求饶命的,有痛苦悲哀的,亦有楚楚动人的,遗憾的是他从来不会为这些眼泪所动,更不会因对手哭泣而饶恕他们的命。

    可是今天,出道多年的他终于动摇了。

    因为他从没想过格刚烈如男人的她会哭,像个普通娘们一样哭。

    哭得他心肠直发软。

    还记得,两年多前,他将眉山派掌门的人头送回眉山,惹起武林众怒。五大门派纷纷派出高手来追杀他,这场紧张刺激的赌命游戏最终将他到了雁山。

    中十几道刀剑伤,他居然没死,还使了几个小诡计,摇摇晃晃地冲出重围,本以为就此脱险,没想到遇上了昆门的高手。

    所幸高手只有一个,她穿男装,头发极短,举手投足间满是帅气,有着阳光般耀眼的光芒,抢眼得不由让刘氓心脏跳慢一拍。细细看去,却发现对方的喉结与走路腰与男人有异,竟是个女子。

    这女子轻松地玩弄手中长剑,仿佛已将他的命掌握股掌间。

    刘氓不由笑了起来,对于要杀死自己的人,是男是女有什么关系?于是无力抵抗的他豪爽地大字型趴在地上说:“过来,砍吧。”

    “我不过去,”总是打扮成男子的女子笑了笑,灿烂笑容比太阳更让人炫目,她盯着地上人缓缓开口,“你手上握了支流云针,我若过去,就要挨刺了。”

    “哈哈。被发现了。”被识破诡计的刘氓却大笑了起来。他摊开右手掌心,将一枚闪着幽幽蓝光的小针丢落地上,“现在可以过来了吧?”

    “另一只手上也有。”女子依旧没有上前。而是指着他的左手说。

    刘氓终于叹了口气,缓缓丢下了另一只手上的毒针。

    女子见暗器丢尽,终于走近,看着他却拿剑比划了一下,似乎在思考从哪里下刀子好,于是成为待宰猪的刘氓不高兴地再问:“怎么?莫非还怕本大爷地血污了你地剑?”

    “我比较少杀无抵抗的人,确实要研究一下。{君_子_堂 首_发 JunZitang.com]”女子将刘氓轻轻扶起。然后用一根长针指向颈后,这里杀人几乎没有任何痛苦。

    “为什么挑这里下手?”刘氓的脑子似乎秀逗了似地问。

    “眉山派掌门近年来霸占了周围渔场收益,让许多渔民活不下去,你杀了他是件好事,可惜师门下的命令是要我杀你。不得不听。”女子耸耸肩,口气中竟有几分惋惜。

    “本大爷杀那个窝囊废不是为了给渔民报仇的,你感谢错人了。”刘氓闻言,有些不高兴起来,他的心却突然对面前女子起了些许好奇,“你的名字是什么?”

    “随便你怎么说,我做事不用你管。”女子说完后又停了一阵子,似乎在思考,最后终于将自己名字告诉了眼中快死的他。

    “李惜缘。”

    “你惜缘?”

    “不。是李子的李。”

    “无所谓,我会记住你地名字,”刘氓笑得十分得意,他缓缓抬起头对她说:“因为……本大爷还死不了。”

    寒意袭满全,李惜缘顿时发现有些不妙。急忙抽后退。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刘氓的口突然张大,里面出一根银针。刺入她上,巨大的麻痹感迅速席卷神经。

    李惜缘瘫倒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挣扎着站起,还拍了拍上的尘土,嘲笑地说:“我一向准备三根银针,还有,我的伤没你想象中重。”

    只是第三根不是毒针,而是见血则化地麻醉针,毕竟刘氓再怎么狠,也要考虑自己误服毒的可能

    形势在瞬间逆转,刘氓拾回了地上的毒针,在李惜缘眼前比划:“嘿嘿,丫头,这回该我研究在哪里下手了,先把脸割了可好?”

    李惜缘用力想挪动自己的手指,却只能轻微抖动,最终她放弃了挣扎,只是冷冷地说:“请便。”

    这番淡然态度倒是让刘氓愣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被轻视的恼怒,他拾起李惜缘的手笑着问:“如果你求饶,本大爷就放过你如何?”

    “昆门中没有向敌人求饶的家伙。”李惜缘无所谓地说,“你剐都随意吧。”

    “你莫非以为老子不会动手?”刘氓这辈子没见过这种软硬不吃的女人,骨子里地残忍因子发作,他终于发狠拗断了她右手一根手指。李惜缘只是轻轻地“哼”了一声,面色并没有太大动摇。

    动摇了的却是刘氓,他在拗断对方手指的那一瞬间,就开始后悔了,总觉得眼前的女人,似乎和别的不同,让他心中生平第一次产生了有些舍不得地感觉。

    既然舍不得,就放过她。

    刘氓犹豫片刻,就有了决定,他转准备离开,却未防变故突然发生。

    地上李惜缘没受伤地手喷出一股轻烟,等原本已放下戒心的刘氓发现是迷烟时已经晚了,迷药迅速蔓延全得他直倒下,再也无法动弹,和同样被麻翻地李惜缘大眼瞪着小眼,变成一个哭笑不得的局面。“喂……你不是已经给放倒了,怎么还能放迷烟?”刘氓忍不住问。

    李惜缘“嘿嘿”一笑,不客气地说:“我手上本就握有软香罗,你刚拗断我右手手指的时候,我左手轻轻抖动一下,弄开迷药的盖子。”

    “你真卑鄙。”刘氓笑道。

    “彼此彼此。”李惜缘回敬。

    “老子好倒霉,倒下的位置好差,脑袋碰到石头了。”刘氓抱怨。

    “滚!”李惜缘顶了回去,“你的大腿还压着我,不要脸!”

    “靠!你不爽就自己移开去!”

    两个人拌着嘴,互相警惕地望着对方,他们都在赌,赌对方迷药的效力有多长,先动的人先赢。

    李惜缘明显劣势,毕竟她自己放出的迷烟是连自己一块儿命中,但她还可以多赌一样,如果有人在这段时间内发现他们,就是她赢。

    毕竟蝙蝠没有朋友。

    于是她放开嗓子喊救命,声音非常嘹亮。刘氓却在旁边贼笑着说:“只有尖叫时嗓子还像个女人,你喊吧喊吧,喊破喉咙都没人来救你,这儿荒山野岭的,就我们孤男寡女,小心到时候你名节毁了没人要。”

    “鬼才嫁人。”李惜缘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继续呐喊,声音在空旷的野外扩散,却只得到回音和旁边刘氓的大笑声。

    他们所处位置太过偏僻,李惜缘一直叫到嗓子快要嘶哑,直到夜幕降临,都没有人经过,两人又不敢睡着,于是继续胡扯。

    刘氓吓唬道:“呆会说不准会有狼来,把我们吃了。”

    李惜缘压根儿无视:“和你同归于尽也不赖。”

    “真感动,你居然想和本大爷做同命鸳鸯。”

    “滚!”

    周围传来不知是什么的野兽吼声,树稍给风吹得摇摇晃晃仿若鬼影,蟋蟀鸣叫响起,满天星光如银沙般洒落丛林,落在旁边女子的脸上,刘氓好奇地看过去,却见她不哭也不闹,只是不说话的时候静静看着星星发呆,心中慢慢浮出些许好奇,想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你知道有颗星星叫大熊吗?”他难得正经地和她说星星的故事,说各种奇闻逸事,想逗她开口,可是她始终没有说太多,只是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理自己。反而是故意气她的时候,她反驳起来的话语和样貌都会可许可多。

    于是他干脆故意气她,一直气,气得她半死不活,看着她表随着自己话语变了又变,好玩得不得了,甚至有些想一直这样和她呆下去,直到厌倦了为止。

    两人迷药都是优质产品,在不能动弹中,居然过了两天,是刘氓先动了。

    于是李惜缘认命地闭上眼,等待死亡的到来。

    可是刘氓没有给予她预想中的死亡,而是给她取来了清凉的泉水。

    一滴滴,滴入干枯的唇间,带来了生命的活力。

    她不解地望着眼前的人,他却只笑笑说:“你的命,先寄下,我将来再取。”

    说完后就转离开,只留下一个看似帅气的背影,让人心中不是滋味。

    不过李惜缘不知道的是,离开后的刘氓着实后悔了三天,他不停抱着脑袋想当时干嘛冲动犯傻走了,反正流云针上麻药还有,只要给对方补上一针,就不用担心自己伤重不是她的对手,可以抱回家去慢慢研究。

    要好好研究自己心里对她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反省后的他暗暗发誓,如果有下一次机会,就一定要抱回去好好想想。

    所以,当见到李惜缘被围困的时候,他真的这样做了。

    别忘记给我票票啊啊啊啊,各位亲的,你看我都加分量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