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七十三章 再上青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到达丰城时,天空下起了朦胧细雨,将整条花街柳巷笼罩在薄纱中,和小柳从YY小说中读到到的青楼,周围都是穿红戴绿的姑娘满街拉客不同,也和当年青阳城的见到的小倌馆不同。这儿整条街非常狭小,道路皆是青石板铺成,两旁屋子布置淡雅,树木成荫,宛如深宅大院,并无人在门口走来走去,只有屋檐上挂着的大红灯笼和里面时不时传来的笑语声,宣告了这不是个平凡的居所。

    能住在这条巷子里的姑娘,都是丰城一等一的头牌,轻易不见外人,平的排场比富家的千金还要矜贵。

    小白见小柳在好奇地探头探脑,满的不自在,于是将她往回拉:“正经人家姑娘最好不要在这附近出没。”

    小柳拍了一下他的手,怨念道:“为什么就你们俩进去,我们不能进去看,其实我觉得肖没给我化妆成男人还像的。”

    同样好奇的筱尤在旁边跟着点头。

    “胡闹!”小白气得狠狠一个暴栗敲在小柳脑袋上,大展夫纲骂道,“男人走路是肩膀用力,女人走路是腰部用力,你就算装扮得再像,这些体天生的因素也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若是敢进这种混账地方耍!小心……小心我……我休了你!”

    “开个玩笑罢了……我还没嫁你呢,怎么休?”小柳抱着脑袋,见小白生气,赶紧低下头道歉,“其实这里面的姑娘也很苦吧……”

    “还好吧,”正说着,肖没在旁边换了华贵衣服走了出来笑道,“其实大部分是不为受穷而来的姑娘,特别是每年灾荒的时候。许多人家里孩子多难养活的。就将女孩子卖给人牙子换饭吃,即使是来肮脏地方也比饿死强,好歹保住一条命。也有不少慕虚荣的穷家女。图富贵自个儿上门的,还有些是被抄家贩卖出来的姑娘,至于给人贩子拐骗卖来地在小地方多,这种地方却极少,丰城地老鸦们犯不着为几个小钱冒和官府作对的风险。”

    “你怎么懂那么多?”筱尤见他说得头头是道,坏笑着问,“你以前经常来吧?”

    “胡说。”肖没低下头,“我小时候灾荒,邻居家的小姐姐就自个儿将自己卖了,换了几两银子给家里度灾,我地三个姐姐虽然运气好。(君子 ^堂 首 发 junZitang.com)没卖去这种地方,但是大姐嫁给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子做续弦,虽然家境不错,待她尚可,但我知道她原本心里头是有人的……”

    “对不起……”筱尤自知失言,再不说话了。

    所谓生命高于一切只限于和平富裕的世界,在乱世饥荒中,生命就如纸一般薄,只要能吃饱肚子。其他都是废话。

    老实下来的小柳和筱尤,看着肖没弄了些不知道什么的物品,在小白脸上东涂西画,硬是将他绝代姿容画得只剩三分,然后匆匆离开。走前交代她们俩人要老老实实呆在在茶馆等。

    小柳看着自己未来相公和人手牵手往青楼奔去。虽然明白他们是有其他目的,心里依旧觉得阵阵郁闷。于是用阿Q精神自我安慰:还有比我更贤良淑德地老婆么……这一次就算了,若是有下次,就让他跪键盘……不,搓衣板去。

    小白在她刀子般的目光注视下,不由打了个寒战。楼的分割线

    丰城七大胡同,有最美的酒和最美的花,可叹地是美景依旧,年华易老,往的花魁罗莹莹如今从良而去,成就另一段故事。

    七月天气还有些炎,白瑾斜斜躺在玉石串成的凉席上,无聊地眺望窗外湘妃竹,打着哈欠。旁边伸来一只几乎没有任何饰物,却无瑕到让人心动的手轻轻地抚了一下他的脸,似乎想唤回他的魂魄。他回过神,一把抓住这只调皮的手放在唇边轻吻,于是手赶紧缩了一下。

    手的主人是沁心楼的任冰冰,亦是丰城现任第一花魁,她地脸除了将眉毛修成弯弯月芽外,不施任何粉黛,肤色却白腻如脂。她在浅浅地笑着,一对眼睛似怒似怨又似喜,回转瞬间仿佛已有千种媚态,偏偏穿的是端庄无比,任由左一层右一层的白色带暗花刺绣绸子和轻纱将整个人掩得除了脸和手以外,丝毫不露分毫,两相反差对比下,更是让人想入非非。

    “有些……无聊了。”豪门世家出的白瑾已经在此醉生梦死了三个月,突然生出些许厌倦。

    任冰冰不拦他,也不求他,只是回眸看了他一眼,将手中花茶轻轻吹了几口,递上笑道:“无聊了你随时可以走。”

    “可是有你在,我舍不得走。”白瑾望着她,眼中似乎深无限。这个女人很聪明,她知道有些男人绝对不能求,总要留着三分空隙,才有更好的转弯余地。

    所以他喜欢任冰冰,不光是因为她地美貌和才华,还有她地聪明,若是不小心,就会连心都偷去,但他不能被偷。

    屋外传来喧哗的声音,白水晶串起地门帘被掀开,一个相貌平平的年轻人闯了进来,他没说话,满屋子美人风华却被他掩尽,后面进来的另一个年轻人虽然衣裳华丽,却成了满屋中最不起眼的人。

    白瑾叹了口气,喝光了手中温茶,无奈地说:“小白,我觉得你易容的效果不大,而且闯入别人正在寻欢作乐的地方,似乎有些不妥。如果你喜欢这儿,就提前说声,我下次请你。”

    “少废话,”小白懒得和他客气,直接大大咧咧地往太师椅上一坐,“我是来找你有事的。”

    “有事?”白瑾笑了起来,对旁边的任冰冰说,“去将你们经验最丰富的姑娘叫来,这位大爷是雏儿,恐怕是来学习洞房花烛之道的。”

    “胡说八道!”小白气得脸色发青,差点跳起来。旁边肖没忍不住笑了起来,边笑边说,“待我晚点告诉小柳去,你为了她来这儿刻苦学习……哈哈!!”

    “你敢!”小白脸色开始发黑。

    任冰冰笑着站起告退,她知道白瑾不过是随便找个借口想和对方单独谈话。

    “不和你开玩笑了,有事快点说吧,”白瑾觉得再刺激小白下去,他就快挂了,不由摇头道,“哪有你这种男人,也老实过头了些吧?”

    “蝙蝠刘氓,你知道在哪儿吗?”小白开门见山,不与他嗦。

    “知道,”白瑾慢悠悠地说,“但我不说。”

    “他绑了我的师姐。”小白见他如此态度,有些生气。

    白瑾却不恼怒:“又不是绑了你老婆。”

    “绑了我老婆你现在就不是在坐着喝茶,而是给我刀架脖子抬出去了。”小白忍不住冷笑了下,“还是兄弟就告诉我刘氓在哪。”

    “你是兄弟,刘氓也是。”白瑾伸出他漂亮的手指,摇了摇,“不能为了兄弟出卖兄弟,更何况你已非昆门中人,你师姐自然也不是师姐了。”

    “白瑾,求你。”小白站起,认真地看着他,“昆门有难,我不能不管。”

    “这个……”白瑾略略犹豫。

    小白趁打铁道:“刘氓这次强虏我师姐,也不符合你平怜香惜玉的作风吧?如果他没伤害师姐,我不会对他做什么的。”

    “也罢,”白瑾叹了口气,“我可以带你去找他,但是有条件。”

    “说。”

    “等见到刘氓后有必要我再说。”白瑾狡猾地笑了笑,“你答应吗?”

    “你一肚子坏水,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小白疑惑地皱眉道。

    “总之不会是伤害你们的。”白瑾保证。

    小白思前想后,最后咬牙回答:“好!走吧。”

    “别急,起码喝多两杯茶,听完任冰冰姑娘弹的琵琶再走啊。”

    “等什么!小柳还在外面等着我们呢!”小白和肖没使了个眼色,一块儿上前架着他就往外走去。

    远处琵琶声响起,似怨似泣,隔着沁心楼的水榭传入耳中,肖没不由低声问道:“你要不要去和任冰冰姑娘告别一声?”

    “不必了。”走出大门后的白瑾仿佛变了另一个人,扯开两人抓住他的手,脱落了围绕上的脂粉气息。

    “这样不太好吧。”肖没看了眼琴声传来的方向,“你不是很喜欢她吗?”

    “喜欢?”白瑾突然笑了,斜望了他一眼,“此处女人怎有真心?你在开玩笑吧。”

    说完后他大步离开了沁心楼,再也没有回头。

    后琴声猛然拔高,突然又静了下来,宛如一声叹息。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