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七十一章 重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走入多年未回的洛水镇,周围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就是多了一点建筑,街上的行人大多不再相识罢了。

    左边青石夹道,种着几株菊花,旁边是卖杂货老张家铺子,里面东西总是放得东倒西歪,购买的时候就如淘宝似的。右边黄阿大家的彪悍媳妇又开始和隔壁家的庆嫂对骂,旁边围着群女人在看闹,边看还要边把自己家孩子赶回去。

    往前走的那个挑担子后生似乎是林家的三小子?走的时候他才十岁,如今已成了壮大个。济生堂的药铺依旧开着,往门口悄悄望了一眼,不知道那个骗外地人的老狐狸大夫是否还在。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乡已成了故乡?

    小柳脚步轻快,她几乎是三步并两步地往前走,一边走一边招呼后面的筱尤和肖没,后者对她的兴奋态度,只是笑着摇摇头不予置否。

    一直走到洛水镇外郊,熟悉的桃树如今结出了小毛桃,柳树满绿低垂,随着清风摆动,屋子似乎比五年前破烂了些许,门上褪色的年画依旧存在,却斑斑驳驳不成样子。

    小柳深深地吸口气,将手轻轻抚上枣红色的门,用力一推,大门“吱”地一声向后推开,露出熟悉的院子。

    “我回来了。”她叫道,又左右四顾,却没人回应。“莫非小白不在?”随后进来的筱尤皱着眉问,“小姐你以前住这儿?太简陋了吧?肯定吃了很多苦。”

    “不苦啊,很开心的。”小柳笑笑,跑去小白的房间找他,却发现他的房间屋顶破了,漏下阳光,上东西似乎没怎么动过,还积着灰尘。

    满心的欢乐突然塌了下来。莫非小白没有回来?

    肖没也四处看了看。他从厨房出来笑着对垂头丧气的小柳说:“恐怕他回来了,厨房里有火种,锅子也有用过的痕迹。[君#子#堂 首 发 junZitang.com]”

    听了此言后。小柳又急忙推开大傻地屋子,发现里面被铺整齐,打扫得干干净净,显然是有人住过地样子。

    可是人呢?在哪儿?

    筱尤走上前看了看说:“会不会来这里过了阵子后,就走了?”

    小柳低下头,想了许久,然后拔腿就往外跑去。肖没和筱尤对视一眼,急忙跟上她的脚步。

    她跃过小溪,穿过竹林,爬上斜坡,越过草坪。映入眼前的是寒潭,潭边有人垂钓。

    筱尤想欢呼着冲上前,肖没却拉拉她地袖子制止了她的行为,两人默默退去一旁,将空间交给小柳。

    小柳将脚步放得很轻很轻,她走到那人的旁边坐下,看着他的侧脸发呆。

    纤长的睫毛在风中微微抖动,睫毛下的眼睛中有全世界最美丽的星星,鼻梁笔直高。双唇正慢慢地勾起一个漂亮地弧度,他转过头说:“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小柳倚上他的肩膀,含笑道,“小白。你怎么也开始钓银鱼了?可惜不够专心。”

    小白笑得更灿烂了。他的手轻轻一抖,收回鱼线:“我知道你会回来的。不过怎么让我等了那么久?”

    小柳还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就被一把揽入怀中。他抱得很用力,仿佛要将自己揉碎再不分离,又仿佛怕松手后自己会消失不见。

    纠缠着,两人缓缓躺下,小白地发色如墨,低垂在自己脸上,抓一把轻吻,嗅见柔顺如丝的发间有淡淡的幽香,再也舍不得放开。于是用手指不停地玩弄他的发,打出一个又一个的漂亮的结,可每一个结结成后又迅速地滑落散开,从不会停留发上、心间。

    “别玩了。”小白声音有些嘶哑,他轻轻抓住她的手,就如同抓住世上最宝贵的明珠,唇吻上有些冰凉的指尖,轻轻将它呵。又见她红润地双唇更加可,不由放开指尖,轻轻覆上唇间。

    舌与舌间从轻轻互碰再到交缠,指与指间从抚摸到相拥,交换着彼此的度,寒潭边的蝉鸣与风声消失在耳边,我们只想在一起,就这样在一起,直到地久天长。

    唇依依不舍地终于分离,小白的呼吸开始急促,眼中弥蒙起阵阵**的味道,小柳地心跳开始混乱,脸颊比发烧更加滚烫。

    双眸对视,瞳孔中只有对方地影,长长墨发交织盘绕,混绕在一起,仿佛宣告着与对方的誓言。

    “噗”小柳忍不住笑了出来,微微破坏了一片意乱迷地氛围,她再次拿起小白的发梢,又拾起自己的发梢轻轻地问:“你可知同心结怎打?”

    “不知,但我可以慢慢学。”小白笑道。

    “学不会怎办?”

    “那就学一辈子。”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是确认了彼此真实的存在,小白终于依依不舍地松开了手,又忍不住啄了一下小柳的额头重复再问:“为什么让我等那么久?快成石头了。”

    “发生了很多事,”小柳将思绪拉回了现实,又有些忧郁了起来,“筱尤和肖没也来了,呆会我慢慢说与你听。”

    她开始从何默然赶小白走的目的说起,一直说到最近的被追杀和昆门事变,小白听得神色大变,急忙问:“你受伤了吗?师父有碍吗?”

    小柳摇摇头道:“我没什么事,就是师父和惜缘师姐不知现在如何,我们非常担心呢。”

    “我们回去从长计议吧。”小白摸摸她的脑袋,小柳顿时发现自己和他的高差异如今已不是一点两点的大,不由又有些郁闷起来。

    “别推我!”

    后面突然传来一声惊叫和“噗通”两声,转头看去却是肖没和筱尤趴在地上不好意思地摸着脑袋,呵呵傻笑:“打扰了……打扰了……”

    小柳的脸开始发烧,她直接从地上捡起两块石头丢了过去:“你们看了多少!”

    “没有没有,其实没看多少。”肖没一把抓着筱尤往后退,一边退一边挡,“别打到女孩子了。”

    “算了,”小白摇摇头笑着说,“没想到你们会来,吃的喝的都还没预备下,一块儿吃青菜?”

    “钓条鱼回去好了。”小柳笑道,“来这儿不吃银鱼多浪费。”说完后她接过小白的钓竿甩入潭中,坐了下来,小白见她准备留在此处,于是舍不得离开,就坐旁边看了起来。

    “我回去劈柴。”肖没急忙告退他们二人世界,筱尤连连说回去做饭,也跟着离开了。

    路上,筱尤连连劝说肖没:“算了,暗恋柳儿小姐是没结果的,你的脸哪点儿比得上小白师兄啊。”

    肖没想起上次在昆门大厅说的谎话,不由眉毛抽搐了几下,没有答话。

    筱尤以为他还在难过,于是良心发作,继续说道:“失恋是正常的,多失恋几次就习惯了,需要心理安慰劝说吗?我很有经验。”

    “要!”肖没顿时乐开了花。

    祝月亮亲的生快乐!!(请殴打我吧,晚了一天……)

    PS:明天起更新改为上午1点,敬请留意。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