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七十章 昆门之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有什么比被冤枉更痛苦?被喜欢的人冤枉。

    筱尤的脸上尽是狐疑,在目前的困境中,她不相信眼前无事献殷勤的男人。

    肖没的脸上尽是凄然,在目前的局面中,他不知如何解释自己是因为慕对方才跟随了她的脚步。

    “我……我爹受了重伤?这怎么可能?”小柳迟疑了许久,才缓缓开口,就连她的眼睛里也透露着质疑。

    “我不会骗你的。”肖没叹了口气,伸出手指轻轻推开了筱尤的刀尖:“大家有话好好说,不如去旁边客栈喝杯茶吧,说不准还有雅座,你们这染血的衣裳也该换了。”

    “喝个茶!”小柳急了,她有些手足无措,“我们现在快点回昆门,马,先要弄马车,筱尤我们去找车。”

    “是,我们马上去找车。”筱尤也跟着没注意地直点头,拉起小柳就要跑人。

    肖没却拦住了她们的去路:“我理解你们心急,但你们不能回去。”

    “为什么?”小柳不解。

    “何默然武功在武林屈指可数,他若是在外面中埋伏受伤尚可理解,但这次受伤的地点确是昆门,而且据说伤得很重很重,连外人都不能见。”肖没将最后一句话,字音咬得很重,“所以你们决不能回去。”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处于失神状况中的小柳脑筋还没转过弯来,她坚持地说:“我……我非要回去看爹爹……”

    说完就拉着筱尤往旁边走,急得肖没冲上去,拖住了她的袖子。

    见到两人在大街上拉拉扯扯,筱尤生气了,她一耳光甩去肖没脸上大声骂道:“你什么意思?以前偷偷摸摸上门来就算了,现在还拉着人家姑娘家不放手!简直就是流氓!”

    “我……我流氓?”肖没不敢置信地指着自己的鼻子。又看看眼前怒气冲冲的人儿。不由阵阵心酸,“你们不相信我就算了,回去送死吧!”

    “送死也不关你事!”筱尤毫不让步。此时的她心乱如麻,几落泪。

    失魂落魄的小柳,听见响亮的耳光声,才回过神来,她看见肖没涨得通红地脸颊和旁边双目含泪地筱尤,混乱的头脑终于恢复理智,急忙拦去两人中间。和肖没道歉:“对不起……是我们心乱了。”

    “你真的要相信他说地话吗?”筱尤急了。

    肖没大声辩解:“我说的是真的!别人不信我就算了……你……你……”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下去,小柳却明白,她咬牙定下心思,安抚激动的筱尤道:“咱们先去客栈听听他说什么吧,回去……不急在这一小会。就算雇车什么的,也要先打听清楚现在所处位置,何况背后还有追杀我们的人。+++ junZitang.com 君  子堂 首 发 +++”

    筱尤再打量了肖没几眼,狠狠一跺脚,转往客栈走去,肖没看着她地背影,失神片刻后跑开了,小柳叫他也没有叫住,只得埋怨筱尤做事太过冲动。

    筱尤玩弄着衣襟。突然委屈地哭了起来:“惜行师兄好得很,我上次和江师妹一块儿掉入陷阱时,他为了救我们这两个刚出道的笨弟子,受重伤,差点连命都丢了。这样的人怎么会是坏人?打死我也不相信!那个人一定是污蔑他!”

    小柳听见他们间竟然还有这样一段往事。不由愣神,但是肖没和自己也算是交深厚。曾冒着风险帮自己偷溜去玩,又在昆门甘愿受罚也救下了小白,这份为人,她无论如何也难以相信他是坏人。

    确实应该详细问一下,可惜筱尤将对方气跑了。

    一边安慰筱尤,一边叹息中,肖没又跑了回来,手上捧着两衣衫,他见筱尤神色不善,于是递上小柳面前,结结巴巴道:“你们衣服……很多地方都给血弄湿了,在……在外头很容易引人注目,而且穿着也不舒服……我去成衣店给你们买的衣服,先凑合一下吧。”

    筱尤见他态度很好,终于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接过衣服道了声谢,肖没脸上微微一红,似乎害羞了起来,他急忙掩饰说:“算了,发生这种事,你绪激动也很正常。”

    小柳也上前,低头小声说:“对不起。”

    “没关系。”

    肖没挑的衣服非常简陋,就如乡下村妇穿地款式,而且破破旧旧,只是非常干净。筱尤有些不解,小柳却明白肖没惯来的行事手法:此时必须低调,越不起眼越好。

    换好衣服,小柳估摸自己年龄,于是梳了个已婚妇人发型,她见筱尤还在细心地盘双髻打扮,不由摇摇头上前将她头发弄乱,参照街上灾民的发型有多丑弄得多丑,弄得有认真打扮习惯的筱尤十分不适应。

    “这种时候将就一下吧,”小柳拿起肖没一并送来的木簪随便给她插上,然后问,“你对肖没这个人怎么看?”

    筱尤看着镜中的自己,还是忍不住整了整仪容道:“长得丑了点,其他不知道。”

    “皮囊会老,如果只是长得帅,其他什么都不会做的男人你也要?”小柳对她的观念不敢苟同。

    “只要帅就好了!大不了他不会做的事我去做,”筱尤将簪子重新整理一下,“真羡慕你有小白,如果我有这样地相公,绝对一个指头的活都不给他碰,只要他打扮得漂漂亮亮每天看着我就可以了。”

    “你肯定要可以不用吃饭的人。”小柳看着她满脸的小女孩神,唯有再为肖没的漫长追妻之路鞠一把同之泪。

    “你怎么会突然说这种事?现在还是师门地问题比较严重。”筱尤不解,“不过我还是觉得他是骗人地,师父那么厉害怎么会受重伤!”

    “我现在也希望他是骗人的……”小柳叹气。

    两人打扮完毕后进入客栈包间,肖没拿着一堆干粮和易容等物在等着她们,又解释起整件事地来龙去脉。

    当时他虽说是被何默然赶下山,但其实执行鞭刑的是李惜缘,打得看起来虽然皮开绽。但不过是皮之苦。很快就好了,送他回师门地人走到半路就丢下了他,说是有事让他自己回去。他这才明白何默然堂上发怒要惩罚自己不过是做做样子,其实早就放过了自己。

    他死心不息,伤好后一直在昆门附近城镇徘徊,总期望能再看某个人一眼,没想却听说小柳她们出门要去参加武林地七夕会,想着自己似乎刚够参加的资格,急忙收拾准备过去。没走多远就听说有貌似魔教中人入侵昆门的消息。

    他联想起最近发生地事。顿时觉得关联甚大,知道自己功力弱小,不敢过去支援帮忙,于是只在事后做了打听,说是何默然在这一战中受重伤。连外人都无法见,由于萧惜言无法说话,所以卫惜行担负起代理掌门之职。

    他说道此处,连忙和筱尤解释:“我怀疑他也只是随便说说,你可千万别恼我。”

    小柳却想着何默然离别前对自己说的话,越想越害怕。

    他说三个亲传弟子中有可能有内鬼,李惜缘被他派来保护自己,说明他在一定程度上还是最信任她,而卫惜行与萧惜言是最大怀疑目标。

    如今何默然受伤。卫惜行成了代理掌门,这背后又代表了什么?为何离开不久就有人袭击自己?被魔教掳走的李惜缘又在何方?何默然的伤到底有多重?

    问起肖没的时候,他说上次给打怕了,没敢进入内部调查,只是悄悄在外围弟子中打探了一圈。最后他问小柳:“你还要回昆门吗?”

    小柳当然想回去。回忆着何默然往点点滴滴,她现在很想哭。因为深着自己的父亲。

    那是会傻乎乎地在大雪中等她睡醒,一等就等上几个时辰的男人。

    那是会为了保全她地手臂,甘愿放弃名誉在众人面前下跪的男人。

    那是希望她过得比谁都好,将一切事都打点得妥妥当当的男人。

    就连昆门出现危机的时候,他也将她的安危放在了第一位。可是,当他重伤在最需要女儿地时候,她却不在边。

    可是小柳现在决不能在他边,因为事如果真的是发展到这个地步,她就不能回去,若是连自己都落入敌人手里的话,就真的完了。

    何默然只有一个女儿,若是两人都死了,门主的位置就只能由反叛者掌控,再没有任何余地可以考虑,所有一切将不可收拾。

    闭上眼,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强忍内心的不安与痛苦,小柳点头说:“我不能回。”

    筱尤却犹豫着嘴硬:“怎么……怎么知道你说的不是谎话。”

    肖没急忙说:“这种事我骗你干嘛?既然卫惜行成了代理门主,那很快就会传遍全武林,何默然一倒,五个亲传弟子去了三个,昆门实力大减,很快就会被人找上门去,所以内部大概会暂时瞒下他的伤势轻重。”

    “那……爹爹很危险?”小柳抬头问。

    肖没摇摇头道:“如果卫惜行不是叛变者,那消息属实他不过是重伤,如果卫惜行是叛变者,那么多半不会杀死何默然,只会用手段将他控制住,因为那是掌握昆门的筹码。”

    “我还是不能相信……不相信……”筱尤神有些呆滞,昆门几乎是她从小长大地地方,许多人都是小时候的玩伴。她还记得惜行师兄为人很老实,以前总是悄悄让她帮忙打听展笑师姐喜欢什么,展笑开玩笑说喜欢冰山上的花,他找不到,就用天龙雪峰上的冰雕成牡丹送回昆门,因此也赢得了展笑芳心。

    她还记得惜缘师姐嘴巴虽然开玩笑,但是自己和小弟子做错什么事,她往往是第一个出来帮忙求的人,她心好,从来不忍心看别人受苦,就连非大大恶地贼人,或是有可原之处,她也是尽量能不杀就不杀。自己总是借着她地好脾气,撒,她也不过是笑笑而过。

    她还记得惜心师兄,那个最疼她的人,每次出门都给她带小玩意小点心,摸着她地脑袋笑着让她叫哥哥,有谁欺负她,只要告诉惜心,就一定能解决。所以她在昆门中最喜欢的人一直不是最帅的小白,而是惜心,只可惜他走了,再也不会回来……

    至于惜言师兄,她总是去偷偷看他画画,可是柳儿小姐走后,他好多天没有画画,后来画的画上全是柳儿,让她羡慕不已。

    他们怎会是坏人……怎会?

    肖没看着低头哭的筱尤,心中不由一软,他急忙安慰道:“其实都是我乱分析的,你别瞎想……”

    小柳拍拍筱尤的肩膀,将她拥入怀中,任她哭泣,直到很久很久才停歇下来,然后她轻轻地做了决定:“我们先去把小白找来再做打算吧,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他……总比我们懂得多一些。”

    “你知道他在哪儿?”筱尤擦了擦红肿的眼眶。

    “嗯……大概知道。”

    修改了这章,超过四千字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