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六十二章 勇敢的胆小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巧取心法”若是练至高层,可以将人与自然融为一体,只要不释放出杀气,就无法感觉不到使用者的存在。这和“壁虎功”一起是神偷帮可以跻武林的双宝。

    肖没此时正运起心法,悄悄地蜷缩在昆门大厅屋顶的一角。他将体尽量贴紧砖瓦,然后很小心地借着风偶尔吹过树梢的声音,微微挪动稍一片些许松动的瓦片,直到出现足以窥视内部的小小缝隙。

    他只看见筱尤满脸担心地站在角落,这小丫头胡乱披着衣裳,头上两条发带也用错了不同颜色,双眼却泪汪汪的,似乎伤心万分,肖没不由心里开始有些疼痛,呼吸也急促了片刻,差点乱了自己的心法。

    是什么时候动心的呢?为什么会胆大妄为闯入昆门?肖没皱皱眉,努力地思考起来。

    肖没不是没见过美女,他曾经去偷过号称天下第一美女傅琴心手上的琴甲,他曾经去偷过名满丰城的花魁罗莹莹边的玉佩。可是见到筱尤那天他却发现自己的脑袋似乎转不过弯来了,她不是非常美丽,却十分可,她穿着嫩黄的衣裳,眼睛笑成弯弯月芽,脸上笑出淡淡酒窝,整个人笑得就像朵迎

    就是那一天后,一切都变了。

    他吃饭想着她,喝水想着她,走路想着她,就连做梦也想着她。终于他忍不住鼓起勇气悄悄潜入昆门,只为再看她一眼。只为想和她说句话儿。

    可是他没有勇气开口,他只敢躲在暗处悄悄看她。

    因为昆门的女弟子和神偷帮地废材弟子,简直是天上星星与地上青蛙的区别。

    肖没趴在屋顶上静静地看,看着她又抬手抹了一把眼泪,心里更是难过。这丫头不应该哭的,她应该天天笑,笑得开开心心,这才是最适合她的脸。

    走神中,屋内发出剧烈的喧哗,筱尤地脸变得十分惊愕,他顺着她的眼神看去,却见到小白直直跪在大厅正中,小柳哭着拉着何默然。

    小柳在哭什么?肖没一阵惘然。他认识小柳那么多年以来。最欣赏的就是她的坚强和善良,就算被关望天崖依旧可以笑嘻嘻地接受面对一切,可是为什么她现在哭了?

    不对,她不是第一次哭,上次在向云天枪下救下自己的时候。''君子堂''她也流过泪。但是这次她哭得更厉害,更伤心……

    肖没开始留神地听,他听见周围弟子一片怒骂声。似乎是在骂小白“叛徒”“杀人凶手”“狼心狗肺”什么的。

    他看不清背对自己的小白神色,只见他的肩膀似乎在微微颤抖,似乎忍受着极大的悲愤和不安。

    何默然地脸上非常愤怒,他地拳头松开又握紧,似乎在极力克制自己的绪。而旁边那个叫李惜缘男人婆似乎正在努力解释什么。

    “我没有杀人!”暴怒的喝声响起。是小白终于地上站起,他将腰得笔直。再也不肯低头。

    随着喝声,其他弟子的议论声戛然而止,大家都看着小白不说话,只有小柳的带哭腔地声音飘空中:“小白决不可能杀人!!他出手不是那么没分寸的人!”

    “师父,请详查,我也不认为小白会在自己房间杀人。”李惜缘努力地帮忙争辩中,“而且此事确实是惜心有错在先,请轻罚。”

    “惜心师兄和我们一起长大,同手足,”展颜在哭着叫,“就算他有错在先,但此错当诛吗?”

    卫惜行也跟着说:“惜心师弟就这样去了,若不追究,恕我无法接受。”

    何默然终于叹了口气,轻轻开口道:“小白,就算惜心有错在先,诛杀师兄弟之罪实不可饶。”

    小白大声地说:“我绝对没有杀人!”

    “可有人能证明?”何默然问。

    “没有……”小白的声音又低了下去。

    小柳急忙抢白:“我在柳园外地溪边见到小白,也许是他离开沁园的时候,莫惜心才被杀的。”

    何默然冷冷笑道:“那是谁杀的?李惜缘?卫惜行?还是萧惜言?还是我?”

    小柳顿时哑口无言。

    李惜缘在旁边过了很久才缓缓说:“师父……毕竟当时惜心已经喝醉,如果按小白刚刚交代的惜心已经被打晕地话,那么杀死他就会容易很多,一掌震断肋骨与内脏,就算普通弟子地话……似乎有些人也可以做到,也有可能是外人闯入隐藏在某处,见小白打伤惜心,就趁机补了一掌致他与死地。”

    “惜缘师姐!你太不公道了!这理由太牵强了吧?居然这样对我们!”后面一个普通弟子叫了起来,“我们怎么知道惜心师兄已经晕了呢?他不晕的话谁也不是他对手,怎么会冒这个风险?何况我们也没有杀死他地理由啊,可是小白师兄连别人叫他一声娘们都忌讳,何况惜心师兄做出这种事!定是他因受辱而怒一掌打去!出手过重导致惜心师兄死亡!”

    旁边有人附和:“生气下功力确实很难控制,也许小白师兄并没有杀人之心,但是一时重手导致惜心师兄死亡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我……我不知道……”小白低下头,自己也有些犹豫了起来,虽然他认为自己那一掌下去应该重不至死,或许是愤怒下出手失了控制?

    李惜缘有些犹豫地说:“如果他只是过失之错,师父你还是从轻发落吧。”

    “不……不是的,当时小白确实是和惜心打架,但只是打伤了而已……”小柳冲口而出,屋顶上的肖没心一下子给提到了嗓子眼。

    所有人望向小柳,何默然诧异地问:“你从何知道只是打伤了?还有为什么你那么晚会在沁园?”

    “我……”小柳咬着唇犹豫了起来,她不可以说出肖没悄悄告诉自己的事,如果追查起什么时候认识肖没和他擅闯昆门的问题,这些都是死罪,她不能为了救小白就害死另一个无辜的人。

    “说啊!”何默然疑心骤起。

    “我……”小柳咬着唇,心中凄然,“我只是猜测的,但是小白确实没杀人!”

    小白看着小柳苦笑道:“算了……说不准真的是我出手过重……”

    “不是的……真的不是的……”小柳不停地说,可是没有人相信她。

    “既然你都认了,”何默然冷冷说,“莫惜心有错在先,我也不治你死罪,就废掉武功逐出门去吧。”

    “不!”小柳死死地抱着何默然再不肯放手,“你饶了他吧!”

    “柳儿,虽然我宠你,但你要懂事,若是人人过失杀人皆如此求,门规何在?”何默然轻轻一指点上小柳哑与定,将她的手扳开。

    小柳哭无泪,急得发疯,但是没有用,因为此刻的何默然不是她的父亲而是昆门掌门。

    “如此处罚,你有无异议?”何默然淡淡地问。

    “没有异议,”小白再次跪下,凄然说:“弟子愿意领罚。”

    屋内种种变动,传入肖没耳边,他此时已无意再去看筱尤,脑中不停地盘旋自己今晚悄悄潜入昆门见到的事:小白是打了莫惜心一掌,然后就慌慌张张跑了出去,自己见到这番变故有些害怕,于是悄悄走进屋内看了眼,那时的惜心伤势没那么重,也没有死,还有呼吸。随后他又在柳园门口发现小白神不安,绪激动,恐怕会出什么事,于是悄悄通知了小柳。而小柳出来见到小白的这段时间并不长,以小白的表现上来看,绝无可能是他返回去杀死莫惜心。

    他是冤枉的,幕后凶手还有人。

    可是自己能站出去作证吗?若是给人知道他私下见小柳定会毁了她的清白,若是给筱尤知道自己暗恋她来偷窥,一定会被永远瞧不起,而且擅闯昆门之罪当死,就算不死回去也得给重罚,毁尽大好前途。

    肖没从不做没有计划,没有把握的事。

    他的良心在不断挣扎,在不断安慰自己就算小白是冤枉的,也不过是废掉武功,赶出师门,好歹不会死……。

    犹豫中,旁边有人送上小银刀,卫惜行接过刀叹了口气,小柳被定在当场死命想挣扎,一张脸急得通红,却什么话都说不出。

    银刀优美地划过空中,向小白的筋脉割去。

    生死就在一刻。

    “住手!”肖没仿佛用尽全的力气大吼一声,屋顶瓦砖上灰尘瑟瑟而落,他终于跃下大厅,双腿却因害怕的颤抖险些跌倒。

    人,活在世上,可以没有胆量,却不能没有良心。

    今天字数过三千赠送了。

    虽然下了强推后点击收藏骤减……不过还好有你们的支持来治愈橘子的心灵。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