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六十一章 小白蒙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曾经倚栏轩中快消失的梦魇,为何再次重现?

    似乎在深深地呼唤记忆中的耻辱印记。

    此刻小白的脸色苍白似雪,他正站在湖边梧桐树下喘着气,手指狠狠地掐入树干中,心中愤怒与憎恨不断泛上来,几乎忍不住呕吐。

    终于,他无力地扶着树干坐落在草地上,抬头望着明月发愣,直到一滴冰凉的水珠划过脸颊,又被风吹干形成泪痕时,才发现自己竟然哭了。

    他俯取水清洗泪痕,却见月光下的湖水平静无波,倒映出一张绝世容颜,那是自己的脸,也是带来不幸的脸。

    “这张脸有什么用?有什么用?”小白一掌打散水中倒影,笑了起来,他越笑越疯狂,终于拔出靴中短刃贴上自己的脸。

    短刃刃锋冰冷,碰触皮肤有丝丝寒意,额上慢慢划出一道血痕,正顺着伤口往下滑落,蔓延至脸颊,破坏这张完美无缺的脸。

    “住手!”一声尖叫传来,一件物品随声而来,将短刃打落地上。小白回头看去,是小柳披头散发飞奔而来,击落短刃的正是她的发簪。

    “你?”小白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小柳会在此刻过来沁园,脸上就火辣辣地挨了一巴掌,他捂着发烫的脸呆立当场。

    “笨蛋!笨蛋!”小柳的拳头不停地往他上招呼,一边打一边骂。“你又想对自己做什么蠢事?非要吓死我才好吗?”

    “不是的……不是……”小白任拳头落在自己上,没有躲闪也没有回避,额上地伤口沁出丝丝鲜血,血顺着鼻梁滑落,看起来煞是凄凉。[君#子#堂 首 发 junZitang.com]

    拳头一下比一下轻。小柳停了手,将头伏在他怀里,终于忍不住抽泣起来:“你这个笨蛋……到底出什么事了?”

    “没有出什么事。”小白决定将今晚发生的事全部隐埋入心中,不告诉眼前心的女孩。

    小柳猛地抬头,揉着红眼睛骂道:“没事你割什么脸?”

    “我……我拿刀出来把玩,不小心碰到额头而已。”小白的理由非常牵强。

    “胡说八道。”小柳知他不想说,从怀中掏出手帕替他擦拭着额上的血,见割得不严重才舒了口气,眼角视线却划过不小心没掩好地衣襟。隐约见到里面有个吻痕淤青。顿时心中一惊,抬头看着小白说不出话来。

    “是……是不是……”小柳踌躇着问又不敢问。

    小白见她发现自己上吻痕,心中更是羞愧,急忙一把推开小柳,慌乱地低下头。

    “是莫惜心吗?”小柳牙关咬得几乎格格作响。“那个畜生怎可做出这种事!”她的双手握上腰间寒蝉双刀,刀心却冰冷。

    “没你想得那么糟糕,”小白急忙拦下小柳。犹豫很久后说,“他……刚刚来我房间,似乎喝了许多酒然后说胡话,我非常生气想赶他出去,他却抱住我……想做无耻之事。于是我狠狠给了他一掌挣脱开跑了出来。”

    小柳听到此处。又是心疼小白又是心惊莫惜心居然真是断袖之人,却算是略略放下心来。她见小白的手在风中颤抖。知是恨得厉害,于是抓过他的手安慰:“以后离他远点,断了他的邪念,要不我们告诉爹爹?”

    “不要!”小白叫了起来,“绝对不要告诉别人,这种混账事……我不想给人知道。”

    “嗯,那我不说。”

    小白展臂,轻轻将小柳拥入怀中,呼吸着她发间的香气,脆弱地问:“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我不会离开你的。”小柳揉着他的发,声音里只有坚定。

    又是一声尖叫划破昆门地上空,方向似乎是沁园中,小柳与小白互相望了一眼,急忙运起轻功奔了过去。

    一个名叫吕英地守夜小弟子正在小白门口发愣,小柳顺着他视线往屋内看去,瞳孔瞬间放大。

    莫惜心嘴角沁出鲜血,满脸发青,竟是已经断气。

    “这……这不可能……”小白不敢置信地睁大眼望着屋内尸体,他急忙一把抓住小柳叫道,“我只是将他打晕了,没有杀他!”

    小柳连连安慰紧张到不行的小白说:“我相信你,你不会杀人的。”

    “到底出什么事?”李惜缘从外面冲了进来,见到屋内尸体也一时呆住,却立刻回过神来对吕英发令,“还楞着干什么?立刻去通知师父。”

    虽然事出突然,但昆门众人办事麻利。不多会,除了躺在上爬不起来的萧惜言外,大家都集中到了大厅中。何默然的双眼充满血丝,显然是十分愤怒。

    李惜缘验尸后上前汇报:“惜心师弟约摸一炷香前去世地,是……一掌击于前,造成肋骨尽断,内脏受损,当场死亡。”

    能一掌打死莫惜心的人,昆门能有多少?除了何默然与五大亲传弟子外,就算小柳也不行。

    所有人视线都悄悄向李惜缘等人。

    何默然面如死灰地望着他们问道:“你们可有解释?”

    卫惜行第一个站出来大声说:“我自成亲后已不在沁园居住,今夜听到此噩耗后才立即赶来。”

    展笑急忙站出来附和道:“师父,无敌今夜发烧,我们正在照顾他,所以惜行不可能分。李惜缘正色道:“我正在睡觉,听见尖叫立刻起赶来,但我和惜心师弟自幼感和睦,实无理由杀死他。”

    展颜又补充:“来前我去看过萧师兄,他听见这个消息立刻挣扎着想来,但是伤势实在没办法移动……如果需要的话得派人去将他用担架搬过来。”

    “不必了,他地伤势如何我们都清楚。”何默然摇摇手,将视线转向小白,“惜心为何死在你房内,可有解释?”

    “我……”小白吞吞吐吐无法说出今夜之事。

    旁边一个小弟子突然跳出来喊道:“今天惜心师兄喝醉的时候说过去找你!他说他喜欢你!不要你和柳儿小姐在一起!所以凶手肯定是你!”

    “竟有此事?!”何默然拍案而起,一脸惊怒。

    众人哗然,所有眼睛直勾勾盯着一个方向,小白顿时涨红了脸。

    明天要不要更三千字呢?伤脑筋ING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