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生死决断(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何门主判断别下得太早,先看看此物。”楚天行从怀中拿出一个用金丝镂出来的小盒子,按了一下上面珊瑚珠做的盖子,缓缓打开,里面露出一颗朴素的红色宝石。

    他将红宝石举高给众人观看,有人立刻惊呼出来:“可是冰晶髓?”

    “正是冰晶髓,”楚天行将盒子递给小柳说,“你可认得此物?”

    小柳伸出手,将盒子接过,仔细看了又看,脸色瞬间变白了,盒中正是当年作价五十两银子,交由红郎赎回小白的红宝石。

    小白急忙上前,抢过盒子看了眼问:“这不是普通的红宝石吗?什么冰晶髓?楚门主别吓唬人。”

    “下去!”何默然喝退小白,站起将盒中红宝石取出,对着阳光看了看,这颗看似普通的宝石经过光线的投(射shè),中间透出幽幽蓝光,似乎有液体在轻微流动,顿时变得诡异美丽。他将宝石放回盒中冷冷地说,“确实是冰晶髓,不知此物和小女有何关系?”

    “此物虽像宝石,却非宝石,而是冰峰之巅上琼树的果实,中间汁液可解天下万毒,是五仙门至宝,如今琼树已死,天下仅余这一枚冰晶髓,于是我送给笑儿作嫁妆,让她常佩(身shēn)上,”楚夫人幽幽说,“可是随着笑儿死的时候,这颗冰晶髓也随之失踪,直至前些(日rì)子方将它寻回。”

    楚天行笑道:“是青阳城倚栏轩一位名叫红郎的小倌将这枚冰晶髓当成普通宝石送去当铺时,被当铺老板发现,于是将他扭送至官府,并报于越门,这才使宝物没在污浊之处蒙尘。我与内人赶去官府拷问此人时,他说是洛水镇一位叫陆小柳的姑娘为了赎个小倌,不够钱用来做抵押的,陆小柳这个名字似乎是何门主你女儿在隐居时的化名吧?呵呵,你真是养得好女儿啊。”

    旁边一阵哄笑,何默然给气得脸色发白,他直直地瞪着楚天行,拼命将愤怒压下。

    小柳赶紧结结巴巴地解释:“我……我醒来的时候,此物就在我(身shēn)上……我不知道是怎么来的……我……真的以为是普通的红宝石……”

    楚夫人又笑着说:“那个小倌就是昆门新入门的弟子叫何小白的吧?好像何门主你还亲传武功与他?是不是站后面那个?果然是个漂亮孩子。”

    旁边哄笑声更大,许多人都在偷偷看着小白指指点点,不时有不堪入耳的悄悄话传来。

    “哈哈,老子初见那家伙时,还纳闷呢,怎么好好一个漂亮丫头没前没后的,原来是只兔子。”

    “这等货色,不知道睡一晚要价几何。”

    小柳赶紧转头望去,见昆门众人神色亦有震惊,皆悄悄地打量小白。小白的头深深地低垂着,脸颊通红,他突然小心翼翼地看了小柳一眼,眼中尽是畏缩和害怕。

    看着小白,小柳的心突然抽痛了起来,她知道,这孩子在小馆馆的经历,一直是心中最大的伤痕。所以他一直都在害怕,怕自己给人看不起,怕给人鄙夷,所以他用孤僻和高傲伪装自己,不愿太过接近人,讨厌肌肤接触,讨厌和陌生人说话。

    一年多的时间正在渐渐治愈他的伤痕,可是此时,这块让他屈辱得想死的伤痕却被当众狠狠地挖了出来,撒上盐,((逼bī)bī)着他面对一切痛苦,这无疑是最大的折磨。

    小柳不由轻轻牵了牵小白的手,小白却抬头看了看周围人的目光,急忙将手抽回,莫惜心想拍拍他的肩膀也给甩开,旁边龌龊的议论声仍不断传来。

    “丰城绿袖楼的花魁也莫过于此吧?”

    “似乎嫩了点。”

    “这种事当然嫩的好,滋味**啊,何门主有福气,他女儿眼光真好。”

    “……”

    话语,一声比一声刺耳,传入心里最深处。

    “闭嘴!”小柳终于忍不住尖叫了起来,“都给我闭嘴!”

    所有人震惊地望着她,小柳环顾四周,虽觉失态,却不愿退缩,她狠狠地对着其中说的最厉害的男人大声地说:“为你的发言道歉!”

    那个男人不屑地说:“你有脸做莫非没胆让人说?那么龌龊出(身shēn)的人,竟然也可进入昆门为徒,简直是可笑。”

    “我只知道没有龌龊的出(身shēn),只有龌龊的人,”小柳不甘示弱地反驳,“就好像你一样!快点给小白道歉!”

    小白见状不妙,将自己的事抛之脑后,他什么都不顾,急忙上前拦住小柳小声说:“算了算了,这个时候你别惹出事来。”

    “你这个杀人犯有什么资格说我?未出阁的姑娘家还去小倌馆赎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发出一声哀鸣,“我的脑袋!”

    只见他脑袋上给什么砸中,划开一道大口子,沁出血来,他定睛一看,地上滚动着居然是一枚铜钱,于是急忙抬头怒喝,“谁用钱砸老子!”话音刚落,却见萧惜言在冷冷望着他,双眼中满是恐怖的杀气,他的手按在软剑上,似乎随时要将它拔出。

    何默然正低头转动自己手上的杯子,突然冷笑一声:“巨峰堂堂主,如果你嫌自己的舌头是多余,我不介意让弟子帮你割了它。”

    “他(奶nǎi)(奶nǎi)的!你昆门未免太过仗势欺人了!”男人暴怒起来,抽剑(欲yù)砍,坐旁边的向峰突然站起上前侧(身shēn)一把紧紧抓住剑端,男人急忙要将剑抽出来,却无法动弹分毫,不由急红了脸。

    “休得在问武堂秽语污言!”向峰大喝一声,手心用力,将剑一折两端,又抓起那个男人狠狠地往外扔去,直接扔出了十丈高墙外,然后回头与所有人说,“谁若在此牵扯此类话题,此人便是榜样。”

    然后他深深地看了小柳一眼,又和楚夫人拱手道:“与案(情qíng)无关的事(情qíng)请不要多提,莫让向某为难。”

    “我只是无意随口提了一句,没想竟会如此,若是惹何门主不开心了,就先在此赔罪,”楚夫人假笑着站起弯弯腰,然后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就别提了,还是先问何柳姑娘为何会有我派的冰晶髓吧。”

    在座所有人的视线,顿时集中在小柳(身shēn)上。

    ————我是囧囧有橘的分割线————

    预告一下,明天向云天出场……

    但……也要上架了……

    请各位多多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