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四十二章 生死决断(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白衣少女的脸上没有昨天晚上的羞涩和害怕,感觉就像换了个人似的,楚天行坐在椅子上目瞪口呆,楚夫人急忙上去拉她的手,颤抖地问:“笑儿?”

    尹清秋也飞快地走了过去,却见白衣少女推开楚夫人的手,对着花无容轻轻鞠了一躬,清脆地说:“拜见师父。 ”

    “这不是楚笑姑娘,让楚门主失望了,我深表歉意。”花无容见大家惊讶,微微一笑站起,“这是我门下弟子刘纱,精通易容变装之道,昨应向门主之请,特意扮装成楚笑去试探何柳。”

    话音刚落,刘纱掏出一块帕子,撒上几滴药水,就涂抹起自己的脸来,并不停地从上面扯下一些不知名的东西。飞快的动作下,她的脸开始渐渐改变,原本小鹿般的大眼睛变成了精明的杏眼,脸型也尖了不少,竟是换了个人似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尹清秋急忙问,“究竟是什么试探?”

    向峰站起,开始与众人解释此事的来龙去脉。他说因为何柳是否真的失忆,是整件事的关键所在,于是在昨天昆门众人到的时候,让何柳单独住去问武堂的别院,陪伴的老妇人亦是已经叮嘱好装聋作哑。一切准备妥当后,刘纱在半夜装扮成楚笑的模样,用哭声将何柳引出去,如果真的是何柳杀了楚笑或者没有失去记忆的话,见到已死的人出现都会面部总有一些不自然的变化或动摇,但何柳见到假楚笑的表却仅仅是小小地吃了一惊,表现得非常平静。刘纱又不停地用言语试探,她说出楚笑的字颦颦,又说出女孩子私下对尹清秋的昵称“愁君”等,何柳依旧没有任何的不当反应,因此断定她确实是失忆了。

    小柳听得目瞪口呆,额上直冒冷汗,如果她知道昨天晚上见到的女孩是楚笑的话,估计会因见鬼而吓得半死,偏偏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只以为是问武堂里面一个普通受了委屈的小丫头,才幸运逃过一劫。何默然应该早上知道了这件事,所以才对她说做得好……

    想到此处,她不由庆幸起自己神经大条,从来不跟大学的室友去看《午夜凶铃》《富江》等恐怖片,否则就算不知道她是楚笑,恐怕会给半夜哭声吓到不敢出门吧……

    楚夫人看着刘纱卸下的妆容,红了眼眶,楚天行长叹一声,无力地坐下,就好像最后一丝希望给破灭的悲哀,尹清秋在旁边沉默,许久都没有发言。

    何默然见状,笑着说:“由此可见,柳儿确实没有杀害楚笑,至于管教不严,还是让何某回门自行处罚吧。”

    “何门主别急,”花无容笑着拦下道:“我只能证明你家姑娘没有失忆不是装的,但是失忆前有没有杀人,却不好下定论。”

    楚天行闻言急忙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大声地说:“对!何柳或许是杀死笑儿后才失忆的!莫非天大的恶行就因为忘记则可赦免吗?”

    “不能,”向峰轻轻地吐出两个字,拦下想走的何默然说,“任何犯下的错误都不能用借口掩饰。”

    “哼。”何默然坐下,向后面的李惜缘招招手,惜缘会意,立即走上前向楚天行拱手说:“楚门主,笑儿遭遇不幸的时候,正好代表昆门去参加婚宴,当时仵作检验笑儿小姐尸体亦在场,笑儿小姐上并没有太多其他的伤痕,口致命伤痕却是一把普通匕首造成,看不出是哪门哪派的武功,所以使调查陷入困境,是否如此?”

    “正是。”楚天行冷冷地说。

    “那么楚笑姑娘和我们何柳小姐的武功孰强孰弱?”李惜缘继续问。

    楚天行半天没有言语,楚夫人思索一会后回答:“笑儿体弱,习武并无天赋,虽平时靠勤奋补足不算太弱,却也难有进展,不过我曾听何门主无意间提过,何柳的体是习武的好苗子。”

    “虽然如此说我家小姐不太好……”李惜缘偷偷向何默然看了一眼,何默然点了点头后她才继续说,“但柳儿小姐向来懒惰,练武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平在外头惹事生非,都是大家看在门主面子上,才没让她吃过大亏,她的功夫如何,我想在场不少前辈都可以证明并不是太好。”

    “莫非你想说她们两人动手,不可能轻易杀了对方吗?”楚夫人笑着问。

    李惜缘点头道:“正是如此,若是柳儿小姐想杀死笑儿姑娘,恐怕不是一招两招间可以解决的事,可笑儿姑娘死因却是一刀毙命,刀法还没有显露出任何昆门的功夫,这不是柳儿小姐可以做到的事。”

    “如果笑儿小姐死前给下了或因故无法移动呢?”尹清秋突然发问。

    “你别忘了柳儿小姐中‘鸠梦’,若是笑儿姑娘中了,如何用发出这一招的呢?”李惜缘继续反驳。

    旁边有个光头壮汉突然叫了起来:“那还不简单!楚笑姑娘先用‘鸠梦’击中了何柳姑娘,然后何柳姑娘立刻放迷烟,一刀杀了楚笑姑娘!”

    楚天行夫妇听到此言后,突然脸色变得苍白,张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

    “这位前辈聪明,你说得真好!”壮汉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李惜缘转头对他笑嘻嘻地说,“若是楚笑姑娘先出手至柳儿姑娘于死地,咱们武林规矩,如果对方要杀自己,反击杀死对方可算是合合理的,你们说是不是?”

    “是!”坐在周围的武林人士一片附和声,小柳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顿时觉得心里石头下了一大半,不由对李惜缘暗暗感激,小白也面有喜色,轻松了些许。

    “你们忘了一点,”尹清秋突然说,“‘鸠毒’与其他毒药不同,是七后才会发作毙命,而天下间只有楚夫人拥有解药。而迷烟从察觉到发作也有一定的时间,笑儿完全可以在迷烟发作时意识到对方的杀气而击出‘鸠梦’,试图用此毒的解药来换取自己命,可是柳儿姑娘却不明白这个毒的作用如何,直接下手杀了她。这种说法也是合合理的。”

    “你这种说法也算能通,”李惜缘摸摸脑袋说,“可是,还有一个问题不明白,为什么笑儿姑娘会穿着嫁衣出来见柳儿小姐呢?柳儿小姐又为什么非杀笑儿姑娘不可呢?这没道理啊。”

    莫惜心在后面突然插嘴:“或许她们俩姑娘要私奔?”

    此言一出,旁边顿时起了一阵哄笑,楚天行白了脸,狠狠地向莫惜心望去,莫惜心只是耸耸肩,无辜地说:“我随便猜猜的……楚门主别见怪。”

    整个场面的紧张气氛由于他的一句话而缓和了不少,小柳看看何默然的表并没有变化,于是估摸应是他早就授意莫惜心做的,用来将气氛逆转,尽可能激怒对方,扰乱思路。

    事实上他们的这一场抢攻,已经将不少人的支持拉到了昆门这边,楚天行却突然露出了微笑,让小柳心里一寒。

    ————有良橘子分割线——————

    下午五点还有一章,支持我就给我票,啊……不,给我吧。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