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四十一章 夜半美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我……是否打扰了……”小柳见自己唐突佳人,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女孩子似乎有些疑惑,却摇了摇头。

    小柳见她眼中充满悲伤,不由问道:“那个……你是谁?”

    “我……我叫颦颦,”女孩子不好意思地回答,她拿出手帕擦了擦眼泪,“让姑娘见笑了。”

    小柳走过去,在她边坐下,笑着说:“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哭鼻子。”

    “因为我未婚夫离开了我……我见不到他了……”女孩说着说着又哭了。

    原来是给男人抛弃了,小柳心里顿时无名火起,那么可的姑娘都抛弃,那男人的良心绝对是给狗啃了!于是她急忙对颦颦安慰道:“别哭,你那么可,为一个负心汉掉眼泪太浪费了,喜欢你的绝对要从山上排到山下去。”

    “可是……”颦颦扭捏着说,“我心里只喜欢愁君……”

    “那他为什么抛弃你?太没眼光了吧。”小柳不解。

    “呃……因为一些没办法的事……”颦颦突然认真看着小柳说,“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没有吧?”小柳有些疑惑地问,“为什么这样问。”

    “真的没有吗?你真的没见过我?”颦颦再次追问。

    小柳侧着脑袋,认真地想了想说:“抱歉,我印象中是没有……如果是很多年前见过你的话,我现在想不起了。”

    “也许是我弄错了,”颦颦顿时松了一口气,“你可以拿杯水给我吗?我心口很难受。”

    “好的,”小柳闻言立刻去倒水,回到池边时,却不见颦颦,她等了半响,心里突然起了一些不安,急忙回去推醒了睡得正香的老妇人,问她颦颦是谁?

    老妇人打着哈欠对她说:“什么平平凸凸的,夜那么深小姐睡觉要紧,你莫不是做梦做迷糊了吧?”

    小柳见问不出什么,只得回躺下,总觉得今夜遭遇如做梦般,想着想着,她终于渐渐睡着了,梦里颦颦成了只狐狸精,笑着在她边转圈跳舞,跳得人心慌意乱。

    第二一早,何默然亲自来接她,梳洗完毕后,他对自己说了声:“做得好。”小柳听得莫名其妙,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追问起来却又没有答案。

    一路上,小柳想象问武堂的大厅是否和公堂一样,向峰就和包青天一样坐大堂上,然后向云天啊周全啊等人在下面拿着水火棍,见到她来就大喝一声:“大胆犯妇,见到本官还不速速下跪!”她越想越觉得可怕,一直跟着何默然走到个朴素的大厅,见这里围着圈凳子,中间放着五张红木雕的椅子,旁边都是坐着或站着的人,仿佛宴会一般,互相拱手打招呼,连忙问:“这里是休息的地方吗?”

    何默然轻轻地咳了一声,说:“这里就是问武堂的大厅,旁边的都是武林老前辈,你可要多多问好。”

    小柳环顾四周,见他们打扮各自不一,有些极度豪华,有些又非常朴素,又有些打扮得和乡村的大叔大婶一般,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部行礼行过去,突然听见一把声音颤抖着响起:“小姐……俺……俺是扫地的……不是前辈……”

    她连忙抬头望去,一个中年妇女正拿着把大扫把瑟瑟发抖,小柳大囧,急忙说:“没……没事……俺是在敬老……”旁边一个刚被她行过礼的漂亮妇人闻言立刻回过头狠狠地瞪了小柳一眼……

    莫惜心他们此时已来到,一起望着小柳忍不住笑了出来。

    何默然**着嘴角,将笑意强压下去,拉着丢脸丢大了的小柳直径走上首席,坐在正中五张椅子的第二张上。没过多久楚天行也来到,他瞪了何默然和小柳一眼,就坐在第四张椅子上,又过了阵子,一位二十来岁的白净后生走了过来,不停地和楚天行与何默然打招呼,似乎有些害羞的样子。小柳本以为他是同辈人,也准备打个招呼,没想他却坐在了第五张椅子上,于是急忙将准备伸出去的手收了回来。最后进来的是向峰与一位朴素的灰衣妇人,妇人的面貌平平无奇,丢在人群中亦是随处可见的那种普通人,却坐了第一把椅子,而向峰坐的是正中间第三把椅子,也是首位。下面原本在散乱互相打招呼的人,见各大门主就坐,也纷纷坐下,整个大堂刹那间变得鸦雀无声。

    小柳这些属于晚辈又尚没有地位的,就全部站在各自门主后头,展颜在旁边偷偷给她扫盲,告诉她那个白净后生是京门的代理门主曲风声,灰衣妇人是川门门主花无容,除了曲风声现在实力还略逊外,其他都是武林正派中第一流的人物。下面来的人多半是依靠昆门与越门旗下的各大帮派,楚夫人和尹清秋、严惘也在其中。

    楚天行见众人安静下来,立刻站起,将楚笑之死前后缘由说出,又将指着小柳道:“笑儿死前用‘鸠梦’击中她,她上的毒就是杀人的证据,今楚某请各位上问武堂,就是要为死去的女儿找一个公道!让这个恶毒的人替我家笑儿填命!”

    顿时大堂上众人视线纷纷投向小柳,略有一丝鄙夷,小柳急忙将脑袋缩了缩。

    何默然听他骂得难听,不由怒从心起,拍案而起反驳:“我家女儿是人,那我是什么?楚门主我敬你为女复仇心切,不免失态,但也莫要在天下人面前丢了你楚门的面子!我家柳儿一年前受重伤,记忆已全部抹去,但你不可因此就将罪状推于她上。”

    “何门主护女心切,颠倒是非我们是明白的,”楚夫人在下面冷笑说:“何柳失去记忆?有谁可以证明?这种事不难装吧?”

    “未必不能证明,”坐着小口喝茶的川门门主花无容却笑了起来,她伸出手指指了一下门外,用和外面完全不相符的媚声音说:“看。”

    所有人都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却见一白衣少女披头散发地站在门口对着所有人盈盈微笑。

    楚天行夫妇与尹清秋都不由自主地叫了出来:“笑儿?!你……你还活着?”

    小柳却吃惊地问道:“颦颦?你怎会在此?”

    ————我是囧囧有橘的分割线————

    今天就不胡闹了。

    为了感谢各位的支持~明天继续双更,依旧是0点和下午5点。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