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三十九章 虎山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何默然、萧惜言等人骑着骏马在外面驰骋着,小柳再次坐在昆门的马车上,心态比第一次上车时放松了不少,她翻着小抽屉里的零食不停哄冷着脸的小白吃,小白却扭过头不理她。

    何默然在窗外撩起帘子对她说:“柳儿,前面不远就是平安镇,我们今夜在那儿落脚,明……就可以上问武堂了。”

    小柳连忙点点头,又回过头对小白说:“别苦着脸了,你才入门几个月,不会骑马是正常的,就别耍小孩子脾气了。”

    “我不是因为这个才生气!”小白气急败坏地叫了起来,“都不知道你猪脑子里装的是什么,一团糨糊,有机会跑不跑,居然自己要上问武堂找死。”

    “能跑吗?跑了还不是一样给追杀?说不准还要死更惨!你才是猪脑袋!”小柳反驳。

    “蠢材!”小白恨恨地骂了声,“你怕的是连累别人罢了,烂好人!”

    “那换了你该怎么办?你会跑吗?”小柳问。

    小白唇间动了几下,最终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小柳摸着他的脑袋轻声说,“这是我家乡的谚语,我觉得自己福大命大不会死。”

    “我不想你死……”

    “我知道。”

    说着说着,马车骤然停下,展笑撩开车帘让两人走下,小柳抬头看了看天空,深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连来的雨已经消失,满天尽是鲜明的蓝色,这是代表宁静的颜色,也是代表忧郁的颜色。

    萧惜言在旁边走过来,将一件大红色披肩披上小柳的肩膀,她回头轻轻地笑着点了点头,踏入客栈内。

    没有人有心思吃饭,何默然的更是沉默得可怕,小柳简单地动了动筷子,就告退回自己房间,看太阳悄悄落下在远处山的另一边,血红的余辉笼罩了天地,远处有乌鸦悲鸣,街道上人都匆忙回家去,原有的繁华迅速清净下来,一切都静悄悄的。

    能亲眼见到这些古老的街道,或许本就是一种幸运,这份景色比电视剧里刻意伪装出来的更美更自然,这是否算是不枉穿越一行?小柳突然笑了起来。

    很快,夕阳的光辉也渐渐褪去,属于夜色的深沉蓝色帘幕挂上天空,一轮皎洁圆月渐渐升起,街道上又突然繁华了起来。小柳惊讶地望去,见他们手持灯笼,步向河边,将点着蜡烛的小船渐渐放行,小河流经客栈,她可以清晰地见到蜡烛有红色、黑色和白色,顺着波光闪闪一直走,有些船很快就沉了,有些船却一直顺着小河流出城去。

    有人在窗外叫她的名字,小柳急忙望去,却是小白正对她招手,他举起手,手上有一只小船。于是急忙叫道:“你在那里做什么?”

    “呆会再告诉你!”小白说完后,就将小船上的蜡烛点起,随着那些人的船一块放入河中,小柳见到他的小船一直飘啊飘,流到自己窗前,上面点着白色的蜡烛。小白正跟着小船走,脸色极为紧张。

    旁边有只黑色蜡烛的船碰了一下他的船,小船几翻倒,小白脸色顿时变了变,似乎有些紧张,索船只是摇晃了一下又继续向下流去,终于出了城门,他这才松了一口气,急急往客栈内跑去。

    小柳房间的门给推开了,小白将路上顺道买的糖炒栗子放上桌子,然后搬了张凳子跟她一块儿坐窗边看外面景色。

    “那个船是做什么的?怎么那么多人放?”小柳好奇地问。

    小白剥了一个栗子丢入自己口里说道:“那是这里人祈求运气的,白色是平安、红色是、黑色是悼念。”

    小柳笑了起来:“那你是去给我求平安了?”

    “我想……试试看其实也无妨……又不花钱。”小白脸突然红了,他转过头,不停地剥着栗子边吃边说,“其实我原本不想放这个的。”

    “那……万一我出了什么事,你会不会再给我点黑色的蜡烛?”小柳望着窗外放着黑色蜡烛小船的人,突然问。

    突然,她头上传来一阵剧痛,回头一看正是小白狠狠地在敲自己脑袋,她赶紧摸着脑袋上的大包求饶道:“小白大侠,我错了,不应该乱说话,你饶了小的这一回吧。”

    小白正想敲第二下,听见她这番说话,顿时不由笑了出来,又觉得此刻大笑得不妥,急忙掩唇迅速恢复正经的模样,看了小柳良久后突然说:“我不会给你点黑色蜡烛的,永远不会。”

    “喂……如果你做什么傻事,我不会原谅你的。”小柳也收敛了笑容,认真说道。

    “你想太多了,”小白移开了视线,突然指着远处叫道,“是展笑和惜行在买东西,叫他们再买点栗子吧,快吃完了。”

    “就知道吃。”小柳无奈。

    大家一个接一个地进入小柳房间,凑成了两桌牌,大家笑笑闹闹地玩个不停。

    小柳终于有机会看清展笑的未婚夫模样了,他的脸颊比较瘦削,表有些不苟言笑,木纳的一个人,虽不俊美却给人稳重可靠的感觉,和说话爽快利索的展笑相配的,于是忍不住陪着莫惜心一起打趣他们,惹得展笑终于脸红逃跑了,卫惜行急忙追出门去。

    没有人提明天的事,也没有人提将会怎么样。小柳感激地看着大家,知道他们希望自己开心一些,将心态放宽面对即将到来的考验,也知道他们是真心关怀自己,希望自己没事。

    大家玩着玩着,不知不觉已是半夜,何默然推开房门冷冷地咳了一声道:“都什么时候了,明天还要赶路,回去休息!”

    大家立刻一哄而撒,何默然掩上房门对小柳说:“经过细细思量和查证,我已找到将整件事推翻的方法,你且放宽心,切莫害怕。”

    “请爹爹放心,女儿不怕。”小柳坚定地点点头。

    何默然笑着摸摸她的脑袋,转离开。

    小柳吹灭了桌上的油灯,仿佛催眠似地对自己说:“不怕……不怕……我已经死过一次了,顶多再死一次,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怕……不怕……”

    ————我是有良橘子的分割线——————————

    由于很多大大都会在文中设立小剧场让书中角色进行拉票,于是橘子决定效仿。

    首先给拉出场的是人气很高的萧惜言,只见观众注意的目光落下,他却冷着一张脸,站在台上不肯张开进口说半句话。

    “你就帮我拉拉票吧!”橘子劝说。

    萧惜言:“……”

    “你不帮我拉票!你就小心死很惨!”橘子威胁。

    萧惜言:“……”

    “你帮我拉票,我就把小柳脱光打包绑红蝴蝶结丢你上去!”橘子利

    萧惜言眉头抽搐了一下:“……”

    “靠!你个软硬不吃的!我不活了!我白养你那么大了!”橘子耍赖。

    萧惜言扭头就走。

    橘子哭了:“我怎么会写出个哑巴男配来呢……拉个收藏拉个推荐都不好拉……这子怎么过啊……”

    旁边展颜展笑赶紧上场,把丢人现眼的橘子拖下去了。

    空中余留她凄惨的叫声:“我要收藏!!我要票!!!如……如果……到今天晚上0点,票票能过600!我……我就破天荒加更一次!”

    PS:橘子的QQ群在旁边的小公告处,有兴趣者可以加入进行交流噢~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