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三十八章 柳笛声声(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何默然一句质问,吓得小柳魂飞九天,没多久后,又迅速地镇定了下来。

    她早就知道,迟早有这一天,亲生的父亲怎么可能一直发现不了自己女儿灵魂给调换?可是自己到底是谁这个问题却非常难解释,甚至连她自己都想不清楚自己该是陆小柳还是何柳。犹豫中,何默然又发问了:“这个体是柳儿的体,我当初带你回来时,就让展颜和展笑仔细查看过,但是你并不是柳儿,格相差太远了,而且柳儿自小跟母亲学吹笛,怎可能患病后就完全吹不出了,你到底是谁?”

    “我是陆小柳。”小柳见无法隐瞒下去,心里一横,吐出实话。

    何默然继续喝问:“为何你的体与柳儿一模一样!”

    “我……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这样了。”小柳结结巴巴地说,“我并不知道为何如此。”

    “你把所有的事都告诉我,不得有任何隐瞒。”何默然的手在轻微颤抖,脸色变的苍白,他狠狠地说,“如果你骗我,我就杀了你。”

    “我可以说,但你未必会信……”

    “信不信由我决定。”

    小柳将另一个世界的事稍稍隐瞒,只说自己是遥远国度的灵魂,死后附在何柳上,然后发生的事都一五一十地交代了出来,一边说一边暗暗埋怨自己绝对不是做报工作人员的料,稍一供什么都招了。

    说完后她不安地望着何默然,何默然的神色有点古怪,一直看着她发呆,直到很久后才小心地问:“你确实没有癔症?”

    小柳顿时一囧,急忙答道:“我说的是真的……”

    “世上怎会有借尸还魂这种荒谬的事!”何默然怒道。

    “我也觉得很荒谬啊,我都觉得自己差不多是癔症了。”小柳小声分辩,“反正,我脑子里知道的就是如此,是不是病我也不知道。”

    何默然说:“我原本以为是昆门的对头刻意找人假扮柳儿,伪装得一模一样混进来,可观察许久,又觉得不可能。 ”

    小柳问:“为什么不可能?”

    “谁会找那么多破绽的伪装者?”

    小柳顿时哑口无言。

    两人沉默许久后,何默然轻轻地问:“我的柳儿……真的已经死了吗?”

    “嗯……”

    何默然缓缓伸出手,放在小柳的脖子上,突然抽紧,小柳顿时觉得压力传来,几乎说不出话来,他温柔地问:“如果我杀了你,我的柳儿会回来吗?”

    小柳脸色憋得发红,抓着他的手不停地挣扎,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柳儿虽然脾气不好,任又刁蛮,可毕竟是我唯一的女儿……”何默然喃喃地说,不知在告诉谁,“她再不好,也是我的女儿,任何人都不可以代替……”

    窒息的感觉袭上脑部,小柳觉得自己马上又可以再死一次之刻,何默然突然放了手,她狠狠地坐倒在地上,抚摸着发痛的脖子恐惧地望着他。何默然将手收回,看着自己的手掌发呆,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做了什么一样,突然长长地叹了口气说:“你死了柳儿也不会回来……我不会再让柳儿的体死一次的。”

    何默然见小柳害怕的神色,突然眼睛红了,伸出手扶,小柳却吓得往后一缩,整个人坐在雨后泥地中瑟瑟发抖。

    “不是你的错……不是……”何默然不停地劝说自己,他神色复杂地看着小柳,“让我好好想想……你……先回去吧。”

    小柳恐惧稍平,挣扎着站起来,对着何默然鞠了个躬说:“对不起……我以前不敢说出真相,而且你长得太像我以前的爹了……所以……欺骗了你……”

    道歉完后,她也不敢看何默然的表,头也不回地跑下山去……

    她心里明白,有些事,既然已经做了,就要坚强地去面对,无论是福是祸。

    跑了至中途,小柳回过头,看着何默然蹲下,抚着温玉墓碑在颤抖的背影,就好像看着自己父亲在难过一般,心中似乎给千斤巨石压着般的揪痛起来,无法平息自己的难过绪,这种疼痛渐渐蔓延至全,让她倒在地上,陷入昏迷。

    醒来时已是半夜,却不是自己的房间,旁边灯光昏黄,何默然坐在头看着她。

    小柳心中一紧,不敢看他的眼睛,只是看着灯火,不知该说什么。

    “昆门与你从此恩断义绝,没有任何关系。”何默然冷冷地说。

    小柳心里一酸,连连点点头。

    “我虽不杀你,却也不希望你继续留在此处,”何默然拿出一个包裹递给小柳,“这里面有银票和一些生活用品,我会派惜缘悄悄送你去昆山山脚,那里有一部马车在等着你,车上有我拜托的易容师替你易容,然后送你去一个偏僻的地方过子,如果你继续在外面游给昆门发现,我定会杀了你,因为我不想再见到你的脸,明白吗?”

    “是……”小柳抱着包裹回答,然后轻声问,“那小白呢……你也要赶他走吗?”

    “他既是我亲口收的弟子,自当留下!”

    “那就好……”小柳挣扎着站起,往门外走去,又回过头望着何默然说,“爹……何门主……你往后……要多多保重。”

    何默然转挥手,没有说话。

    李惜缘已在门口等着,见她出来急忙接过包裹,悄悄带她往门外走去,小柳看她神色有些不安,心中觉得有些解不开的疑惑,却不敢多问。

    门外,吊桥给风雨淋湿,轻轻摇弋着,李惜缘柔声笑道:“走吧,走了后就不要回来了,山下有易容师在等你呢,要给你弄个绝色美女的相貌吗?”

    小柳突然心中如惊雷劈了一下,终于明白了何默然的意图。

    他并不是要赶自己走,而是要救自己。否则赶她离开为何还要易容?说什么不要给昆门发现,其实是不要给越门发现。何柳在越门千金被杀一事上,多半是逃不了干系,上了问武堂怕是有命危险。何默然不是傻子,她不是何柳这件事,应该早就有察觉,拖到今天才做最后的质问,还出手装作要杀她,不过是想自己逃跑……

    他早就什么都知道……早就认了自己,现在是宁可赔上昆门数百年的威望和自己的名声,也要救自己命啊……

    眼泪满眶,小柳不顾李惜缘的催促,突然转头就跑,跑至昆门门口,却见何默然痴痴地站立在那里,见她回来,整个人顿时一愣,恶狠狠地说道:“你还回来做什么?还不快点滚!”

    “我不滚……”小柳丢下手中的包裹,扑入他怀中,“爹……让我上问武堂吧。”

    “说什么傻话!你给我滚!”何默然伸手推开小柳,却怎么也下不了狠手,声音也有些颤抖起来。

    “爹,如果我走了,就得背上杀人犯的罪名活下去,还要像蚂蚁一样到处给人追杀……昆门百年声望为此一夕尽毁,这不值得……”小柳哭着说。

    “别说傻话了……难道你想我亲眼看着自己女儿被杀吗?哪怕是有一分可能都不行!”何默然脸上的假面具终于脱落,他急忙说,“现在惜行查出来的结果对你相当不利……你是个好孩子,柳儿做下的事与你无关,还是快走吧。”

    “不,我不走,与其过生不如死的生活,我宁可上问武堂一博,无论是好是坏,都有个痛快。”小柳抬起头,坚决地看着何默然说,“你把我当女儿看,我做女儿决不能让昆门的因我而折损,更不能让爹爹因我而担上徇私包庇的罪名。”

    “你这个笨孩子……”何默然一把抱过小柳,久久不能言语。

    小柳的肩上感到一丝的湿润,她将头埋入何默然温暖的怀中,轻轻地说:

    “谢谢你……”

    ——————我是有良心橘子的分割线——————

    啊啊啊啊啊啊,推荐了推荐了~~

    感动中

    各位读者大大,请用收藏、票票和留言抽打我吧

    码字这种事,多抽打抽打才会勤快的撒

    所以请尽地抽打橘子吧~来吧来吧~~

    BY:近来发现自己神经线路不太正常的橘子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