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三十七章 柳笛声声(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一夜无眠,雨依旧淅沥沥地下,打着窗外的柳树,落在青石地板上,有一种凄凉的感觉。

    那或许是我的心

    小柳坐在门前的回廊长凳上揉了揉哭红的眼睛,任由小雨轻轻飘撒在自己上,却无法冷静纷乱无章的思绪。

    “天寒,别着凉了。”后传来熟悉的嗓音,她转过头去,是小白撑着一把红色的油伞轻轻挡去她面前的飘雨。

    小柳抬头看着他,发现自己从前似乎没注意,他的形已经高了许多,脸上的稚嫩已经脱去不少,少女般圆润的面庞有了些许青年的棱角。只是他那双黑宝石般的眸子充满了血丝,有深深的黑眼圈,显得人有几分憔悴。

    两人沉默许久后,小柳终于开口,小心翼翼地问:“你怎么来了?”

    小白也在长凳上坐下,将油伞轻移,确认她不会被雨淋到后才开口:“我想有人应该会抱着被子偷偷哭一夜,变成红眼睛兔子,所以过来看看。”

    鼻头一酸,小柳又几乎掉下泪来,嘴上却逞强地说:“谁是红眼睛兔子,你自己眼睛都成熊猫了。”

    “什么是熊猫?”小白不解。

    “眼眶是黑色的一种熊。”小柳简单解释。

    “没听说过,你又是诓我玩吧,”小白笑笑摇头,两人又陷入一片沉默中,耳边只有雨的声音飘

    “你也觉得是我杀人了吗?”小柳终于轻轻地问了出来。

    小白叹气答道,“昨天莫惜心他们和我说了许多你以前的事……”

    “我也问过展颜她们……”小柳喃喃地说,“那些事真的很过分……连我自己都受不了……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讨厌。”

    “嗯,是很讨厌。”小白突然转过头,伸出手轻轻抚上小柳的脸颊,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但无所谓,只要是你就可以了。”

    小柳给他的目光看得有些慌乱,急忙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不管你是谁,我也不管你做过什么,”小白坚定地说,“对我而言都是一样的,只要你是那个当年将我救下来,还收留我的你就够了。”他的手突然一松,油伞落地,双臂一收将小柳拥入怀中,“那天,你抱着我的时候……我就决定这辈子,无论你去哪里我就跟你去哪里,只要是你就可以了,所以你别担心,我会和你在一起的。”

    “傻瓜,”小柳的鼻子又酸了,“怎么可能跟着人一辈子,莫非我死了你也跟着不成?”

    小白没有回答,只是双臂抱得更紧了些,似乎怕松手小柳就会消失似的,许久后他才说:“不知为何,我觉得他们说的何柳和你不是同一个人。”

    “体是同一个人。”

    “我不明白。”

    “我不能说。”

    “那我就等你愿意告诉我的时候。”

    “小白……对不起。”

    “你这个傻瓜。”小白松开手,伸出手指弹了一下小柳的脑门,笑着说,“居然还和我道歉?笨死了。”

    “你的伞掉了,上都淋到了,到底谁笨……”小柳也笑着反驳。

    “还是你笨……”

    两人就在廊下,窃窃私语许久,研究问武堂之约和杀人事件,越谈越感到不安,小白提议两人干脆逃跑去找个什么地方隐居,小柳问他如何过门外有人看守着的吊桥而不给人发觉时,他就郁闷了,只是一个劲地埋怨自己的功夫进展太慢,没办法带小柳跳过去。

    综合下来的结果是,如果想离开昆门,非何默然同意不可,可是他会同意吗?若是小柳离开昆门,那就绝对会给扣上畏罪潜逃的帽子,越门定会全力追杀,昆门声誉一落千丈,这些事算起来根本就是得不尝失。

    一筹莫展之际,远处展笑匆匆跑来,向小白点了个头后,对小柳说:“门主有请柳儿小姐去后山。”

    小柳赶紧和小白告别,随着展笑去后山,刚出门,就听耳边传来一阵悠然柳笛声,随着细雨飘扬风中,音中含着无限哀痛,又似乎将人带入过去美好回忆,两相对比,更让人肝肠寸断。

    走进温玉墓碑,见何默然修长影孤伶而立,他依旧着锦织白色长袍,腰间配一条绿色绣暗花腰带,垂着块羊脂美玉坠,满头长发简单拢在耳后扎成一束,鬓边可见些许白发,一双保养得很好的手折柳为笛在专心地吹着,连人走近都没放在心上。

    展笑行了个礼就自行退下,小柳走上前,将手中油伞举高,隔断了飘落他上的雨点,她静静地站着,听着哀怨笛声不由让心泛起阵阵伤感。

    约莫半个时辰后,他将笛声停了转过看着小柳,笑着说:“以前菱娘很喜欢柳笛,我跟她学着玩,没想到如今却成了思念她的声音,可惜我怎么也吹不出她那么美妙的调子。”

    小柳不知他话中何意,只是说:“爹爹已经吹得很好了。”

    他接过小柳手上的油伞撑着,又抬头向远方眺去,眉头紧锁,眼里似有无尽烦恼,沉默许久后说:“柳儿……当年你娘吹柳笛的时候你最在她旁边缠着她,要她也给你做柳笛玩,还记得吗?”

    “不记得了……”

    何默然并不回答,只是将伞搭在肩上,伸手挑下一条柳枝,用手指捏住柳条的上下两端,转动外皮,再抽出中间的芯,轻轻剪齐,又细心地在上面钻出几个小孔。他做得很慢很慢,仿佛在做一件绝世艺术品般。

    终于,半响后他将做好的柳笛放唇边试吹了一下,悠长清亮的声音与他原来那只的哀怨低沉之声不同,似乎充满了青的动力。他将柳笛替给小柳说:“你试试吹。”

    小柳拿着柳笛,放在唇边用力一吹,笛中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她看看柳笛的形状,模仿何默然的样子,又轻轻地一吹,这回声音是发出来了,却如同破锣般难听,丝毫没有任何美感。

    吹了又吹,吹得满脸通红,柳笛曲调依旧无法成章,小柳终于丧气地将柳笛交回给何默然说:“我吹不好,还是爹爹吹吧。”

    何默然拿着柳笛沉默许久,眼中闪过一丝绝望,最终他慢慢地问:

    “你……到底是谁?”

    ————————橘子有话说——————

    明天就可以精品推荐了~好兴奋

    大家喜欢这个文文的请多多收藏推荐啊

    橘子谢谢你们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