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三十六章 步入漩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赔我女儿命来!”

    楚天行形一动,已到小柳面前,双手成爪,狠狠向她咽喉掐去。

    他的速度实在太快,小柳连尖叫都来不及,已经见到一只粗壮的大手伸到自己面前取自己命。

    她闭目等死之刻,旁边何默然看似柔柔一掌击来,四两拨千斤地从侧打在楚天行的手腕上,化解了这雷霆一击,又顺势将小柳拉着退开三步,冷冷地说:“楚门主在昆门杀我女,未免也太不将何某放在眼中了吧?”

    旁边昆门众弟子见势,立刻抽出长剑,将大厅围得水泄不通,剑锋全指着中间楚天行等人。

    一时间,杀气弥漫开来,空气中充斥着紧张,所有人都如石雕般保持着不动的姿势,观察着对方的行动和弱点,小柳双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衣摆,脑中一片空白,额上冷汗淋漓,不知如何是好。

    何默然将小柳掩在后道:“柳儿虽然任了些,但杀人这种事,她是不会做的,此事疑点甚多,楚门主可要调查清楚些!”

    “什么证据?‘鸠梦’就是证据!她定是在杀死笑儿时,被笑儿打中!”楚天行大声叫道。

    “此毒怎会是‘鸠梦’?你早先说此毒命中必死,可柳儿还活得好好的。”何默然冷笑。

    “那是因笑儿习此毒时间尚浅,未能完全掌握出手心法,因此效果有些偏差,但毒定是‘鸠梦’无疑。”楚夫人也有些激动了起来。

    事变故时一直站在旁边忍了又忍的小白,此刻终于忍不住喊了起来,“你胡说,小柳不会杀人的!她连杀鸡都不太敢!怎么可能会杀人?”

    “杀鸡都不敢?呵呵~”楚夫人笑着说,“两年前因为小小的口舌之争,立刻一刀将奇术门三弟子右臂砍下的人,怎么不敢杀鸡了?你这孩子说的笑话真好笑。”

    “楚夫人,那时候柳儿年龄尚小,不明是非,和奇术门的纷争已经调解,往后请不要再提。”何默然说。

    此言一出,小柳觉得脑袋中仿佛给道雷劈了一样轰轰作响,反反复复地盘旋着:何柳居然可以因生气砍人手?居然砍人手?砍人手?这……这不和金庸小说里的郭大小姐一样吗?当年看《神雕侠侣》的时候,几乎对那个女人看一路骂一路,莫非何柳就是这样的人?一句不明是非就可以换人家一条手?

    小柳不由愤愤然起来,她知道何柳以前的刁蛮任,却万万没想到竟任意妄为到这个地步,旁边莫惜心他们脸上表没有什么变化,似乎对这些事已经早已明了。

    突然回过神来,小柳想起何柳就是自己,无论她做了什么,都可以算是自己做的,包括砍人手臂,甚至这次的凶杀案的嫌疑。她抬头看着小白,见他此刻正望着自己,眼中流露诧异的神色,顿时觉得心里绞痛起来,只是不停地摇头,却无法张口反驳一切。

    心开始彻骨寒了起来,仿佛跌入一个深不见底的冰窟,没有出去的方法。谁可以救自己?

    楚夫人又开口了,说的正是她想的话:“莫非一句不明是非可以换一条手臂?那么我也对柳儿姑娘不明是非一回如何?”

    “胡说八道……”小白沉默一会后,转向楚夫人,很不客气地说,“你血口喷人……小柳不是这样的人,你撒谎!”

    楚夫人脸色一变,袖中三把飞刀出,莫惜心立刻扑了上来,将小白推到一边笑道;“小孩子乱说话,楚夫人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小柳决不是哪样的人……”小白推开莫惜心,低头喃喃说,“我认识的小柳善良……乐观……总是会为别人着想……我不准你们说她坏话!”

    最后一句话,他是直接对楚夫人吼出来的,眼睛中坚毅无比,周围所有人都看着他沉默不语,没有人附和他。

    “别闹了。”莫惜心轻轻推了一下他,小声说,“失忆前的柳儿确实做了不少不太恰当的事,不过这个时候应该研究的是楚门千金的被杀事件。”

    一直没有说话的尹清秋上前一步拱手说道:“何门主,晚辈无意冒犯,但柳儿姑娘上疑点确实甚多,楚门主夫妻女之死总要彻查清楚,恳请何门主不要阻拦。”

    “是她做的如何,不是她做的又如何?”何默然冷冷地问。

    “是她做的自当杀人填命!若不是她做的,楚某也不冤枉好人!”楚天行喝道。

    “柳儿一年多前跌落悬崖受伤,已经失去了记忆,恐怕难以调查。”何默然说。

    严惘却悠然说道:“是不是真的失去记忆还可以查一下,癔症这种东西也可以装出来的。”

    何默然怒道:“柳儿癔症可是严惘你亲自诊断的!”

    “况不同,不同,”严惘摇摇头说,“我可以确定何柳的头脑是没问题,而你们坚称她失忆,所以只能下癔症的判断,但是否有心伪装的癔症,我还没有进行深入的诊断。”

    “哼,我看你们是联手想把我女儿往死里推。”何默然恨恨咬牙道,“何某绝不会将女儿交出的,你们请回吧,否则别怪刀剑无眼。”

    说完他挥挥手,昆门剑阵近了一步,杀气更是人,楚天行骂道:“你想将我们诛杀在这里恐怕没那么容易,此事来前我们已经派人上书给问武堂,你以为包庇女儿能包庇到几时?”

    何默然脸色变了变,低头思索,久久无语。

    尹清秋开口说:“何门主,不如将此事交由问武堂审理,今年主持问武堂的是秦门门主向峰,他为人光明磊落,铁面无私,想必不会冤枉了柳儿姑娘,你看意下如何?”

    楚夫人又道:“真不是柳儿姑娘做的,我们也不会白赖着她,交给问武堂审理此事,已是我们越门最大的让步了,若是这样也不肯接受,天下将如何评价昆门声威?此事望何门主三思。”

    “天理昭昭,何门主莫要因一己之私,让昆门数百年的颜面尽失!”楚天行将桌上茶水往地上一倒,转大步往门外走去,走到门口又回头说,“如果一星期后何柳不到问武堂,越门将与问武堂联手上门讨人!

    说完此话后,楚夫人、尹清秋和严惘纷纷与何默然鞠躬道别,领着门口弟子随着楚天行一块离开昆门。

    何默然缓缓坐在椅子上,脸色似乎苍老了十岁,他拉过小柳问:“柳儿……告诉爹爹,这事真的是你做的吗?”

    “对不起,”小柳看着他的表,心里感到阵阵难过,于是老实地回答,“我真的什么都想不起了。”

    “你可知道,若此事真是你做的,上问武堂只有一死。”何默然无奈地说。

    “可是不上问武堂,天下都会认定是我做的。”小柳轻轻说,“只有去问武堂,还有一线生机,或许这事确实不是我做的。”

    何默然点点头,他轻轻地摸着小柳的头发柔声说:“柳儿你先去休息吧,爹爹会想办法帮你处理的。”

    他虽然在微笑,可是笑容却充满苦涩,手在轻轻颤抖,小柳也笑着看了他一眼,强忍眼泪转离开往柳园跑去,小白在后面没叫住她匆忙的步伐。

    很多事,小柳很早就清楚。

    穿越到另一个体后,除了要承受她所有的,还要承受她所有的罪,这很公平。

    她获得了何柳的体、父亲、朋友等一切美好的事,也要面对何柳犯下的一切罪行。

    哪怕是死罪。

    只是,她看到大家对她失望和怀疑的眼神,又或者是无条件包容的眼神,仿佛都在说,你确实是个坏人,你肯定做了这样的事,你就是这样的人。

    这种眼神刺得小柳心里疼痛不已。

    没有人知道她真的什么都没做,没有人知道她体里是另一个灵魂,她没有做过任何坏事!没有!

    突然一只手拦住了她的去路,小柳轻轻抬起头,见萧惜言站在面前对她轻轻微笑,拦住了去路。

    他打开手上画本,用英文轻轻写了几个字:别哭,你绝对是无辜的。

    天下还是有一个人知道的。

    小柳愣愣地看着萧惜言,眼泪掉了一地。

    ————————橘子有话说————————————————————

    今天更新都要三千了……给俺票票鼓励吧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