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三十二章 神医驾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小柳腰间的伤,看起来严重,其实并没有太大关系,只不过是划开了皮。在休息几天后,已经可以下地行走,她第一件事就是赶去看萧惜言,说是要给他道谢。

    由于何默然给暗杀事件吓着了,所以小柳的此次的出行队伍非常浩浩。其中包括常驻人员展颜展笑两姐妹、天天耍着小柳玩的李惜缘、见美男就发花痴的筱尤,不定时增加的临时人员有专门来调戏姑娘的莫惜心和三不五时骂小柳是笨蛋的小白,大BOSS何默然今有事暂不来临,算是给庞大队伍减了点负。

    萧惜言门前,莫惜心很不客气地狠狠敲了几下门,大声喊:“有人在吗?可以进去吗?”

    展笑在旁边给了他一个白眼:“萧师兄不会说话,咱们直接进去就好。”

    于是莫惜心直接一把将门推开,大家一块儿冲进去,七个人将房间占据得满满当当,却见萧惜言上**,没有穿衣服,正匆匆忙忙地拿起外袍披,却没来得及赶上。他无奈地看着满屋子的女孩,嘴角抽搐了几下,终究是没法笑出来。

    此时,健康的蜜色皮肤透露在空气中,他的肌均匀,构成一个完美的三角形,缠着一些白色的绷带,呼吸此刻因紧张而有些急促,脸颊迅速抹过一丝红晕,眼中却没有表,只是挥了一下手,示意大家先出去。

    筱尤尖叫一声捂住眼睛,然后从指缝里偷偷地看了好几下,然后扭头跑了;展颜展笑立刻识时务地退出房间,李惜缘却坏笑了起来:“萧师兄材不错,真让人羡慕。”

    小柳见他似乎有些生气,迅速地一手拖着李惜缘一手拖着小白离开了房间。离开后开始反省地问大家:“我们是不是太没有礼貌了?”

    “会吗?我们又不是故意的。”李惜缘坏笑着说:“小柳你脸红了。”

    小白“哼”了一下:“见到帅哥就这德,真是个蠢才!”

    “胡说!”小柳不客气地反驳:“你是在嫉妒人家有肌你没有吧。”

    “我年纪大了就会有了!”小白恼羞成怒,“不信将来等着瞧。”

    从花痴中回过神来的筱尤在旁边努力地附和他:“我相信小白哥哥将来一定会是帅哥的,肌大大地有,是柳儿小姐没眼光。”

    展笑急忙敲了一下她的头骂道:“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想死不成?”

    几个人胡说八道闹成一团,过了好一会,莫惜心在里面叫:“大家可以进来了。”于是再度蜂拥而入。

    萧惜言坐在上,扫了大家一眼,却对小柳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小柳深呼吸了几口气,定了定神,然后对他说:“谢谢你救了我。”

    他却突然笑了起来,笑得扯动伤口,又痛起来,大家都觉得他似乎不正常了的时候,他拿出自己的画夹给小柳看。

    上面画着看不到尽头的琴海,蓝色的海洋的颜色张狂,泛出点点波浪,海边有白色的神,金色夕阳投下,有种纯净无暇的感觉,美得像首诗似的。透露出作者的浓浓的思乡与寂寞。

    那是他的故乡,远在不能回去的另一方,而他却无时无刻在思念故乡的人。

    萧惜言放下画,用食指指了一下自己的心,又用右手食拇两指捏成半圆轻点下巴,然后指了一下小柳。

    小柳看了半天依旧不解这是什么意思,萧惜言见她神疑惑,又笑了一下,拿过画纸,似乎随意勾勒线条般地写上:Sorry。

    “啊,你不需要道歉,”小柳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赶紧招手,“是我连累了你,所以应该是我道歉……”

    小白也在旁边插口:“谢谢你救了小柳这个笨家伙,以后我们一定会好好看着她,不给她到处乱跑了。”

    萧惜言深深地看了小白一眼,只是笑着摇摇头,不予置否。

    大家该说的说完,该问候的问候完,一块儿告别离开,小白偷偷拉了一下小柳的手说:“我觉得那个家伙有点奇怪……”

    他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当然奇怪,小柳拍了一下小白的脑袋说:“别想那么多了,好好锻炼你的肌去。”

    “你找打啊!”

    “我是病人!”

    吵吵闹闹子又过了几天,药王派严神医终于传来消息,说是下午准时到达昆门。

    众人一片欣喜,唯独小柳有些不安。

    所谓神医,总有一些神神道道的地方,不知道他会不会看出自己是灵魂附体,不是何柳本人,也不知道自己的病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每想至此,总觉得天空中笼罩着一片乌云,怎么也无法驱散,好像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小白听了她的忧虑,直接骂她是胡思乱想自寻烦恼,李惜缘说她是太担心自己了,神医没什么病是治不好的,让她放宽心,萧惜言用笔说灵魂这种事不可能给发现的,只要担心自己体就好,千万不要出事。

    在烦恼纠结中,严神医终究是到了。

    他一进昆门,没有理会招待,也没有喝茶,直接就让何默然带他来小柳房间把脉。

    当见到何柳就是那天和向云天在一块的姑娘时,他也不由楞了一下,却没有多问什么,反让小柳有些不好意思,急忙打招呼:“严神医……好久没见。”

    严罔只是冷漠地说了句:“你不过是病人,我是个医生,没什么见不见的。”

    于是两人只好沉默不语,把脉的把脉,看病的看病。

    严罔诊断了半天,皱起了眉头,何默然顿时紧张了起来,连忙问道:“小女的病可要紧?”

    “扎针细查。”严罔没有废话,直接掏出装针的袋子,抽出十来根又细又长的银针。

    小柳见针寒光闪闪,顿时紧张了起来,连忙问道:“这针……要扎哪里?”

    严罔用看白痴的眼色看了她一眼后说:“脑袋有问题当然是扎脑袋,难道还扎你脚板不成?”

    于是……小柳看着渐渐近自己脑门眼角上的银针……拼命用当初劝说大傻扎针的话来劝说自己,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最终还是不争气地跳起来逃跑了……

    “我不要扎脑袋!!不要!!”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