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三十一章 残酷武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吃力地睁开眼,周围有点点烛光,将房间照得如同白昼。

    手似乎被什么抓住,小柳回过头,看见的是小白关切的脸,他双眼红通通的,布满血丝,却充满了关切与惊喜。

    “你终于醒了?”他开心地转过头叫:“小柳醒了!”

    后面展颜姐妹和莫惜心急忙奔上来看了一眼,又匆匆让人去报告门主小柳苏醒的消息。

    “你现在好点了吗?”小白轻声问。

    小柳吃力地轻轻扯动嘴角,用沙哑的声音说:“还好……就是……”

    “就是什么?”他急着问。

    “就是醒来……见到一只红眼睛的兔子。”小柳笑了一下。

    “我不是兔子!”小白将手松开,握紧拳头想往小柳脑袋揍下去,可是真伸过去又不由化拳为掌,轻轻覆上她的额头:“好像还有些发烧。”

    喧哗声想起,一群老大夫拥入,将小白挤去一边,纷纷给小柳把起脉来。

    “这……这不可能啊……”一个略年轻些的大夫喃喃说道:“明明都快死了,怎么又活回来了呢?”

    他还没说完,整个人就给丢了出去,莫惜心拍拍手呵斥道:“胡说八道什么!明明是你们医术垃圾,竟然说她快活不成了!还让我们准备后事?你们先给自己准备后事吧!”

    “把这群庸医打出去,狠狠地打!”何默然匆匆从外面走来,声音冷冽,小柳从未见过他那么残酷的表,心中涌起阵阵害怕。

    展颜上前,抽出鞭子甩去,落下处皆皮开绽,抽得他们哀叫连连,纷纷连滚带爬地往外逃。

    小柳听他们叫得凄厉,地上甚至溅上些许鲜血,不由脸色发白,急忙挣扎着起来抓住何默然的袖子说:“爹爹,饶了他们吧。”

    何默然的表突然转得温柔,他摸着小柳的头发轻轻说:“不打紧的,他们既然看不好病,又乱说话,挨顿打是应该的。”

    “可是……”小柳脑子飞速运转,寻找理由,“如果把他们打出去,那以后女儿病了还有谁敢看?”

    “我给你去请药王派的严神医了,很快就会到。”何默然安慰道。

    小柳求助地望向旁边,莫惜心却随着何默然一起安慰她:“你别怕,以后你要看医生,我一定去药王派给你请,再不让你见那些乱说话的家伙了。”

    “可是……我的意思不是这个。”小柳又拉了一下何默然的袖子。

    “门主也是急坏了,而且那群庸医说话也太难听,坚持地说你必死无疑,旁边人给他打眼色都看不到,”小白细心地替她拭去额上的汗珠说,“这种脑子的人,还是别做大夫好,这次落师父手里是他运气,换了其他脾气不好的武林人,估计一刀砍了他。”

    门外的惨叫声,已经渐渐远去消失,小柳只得无奈地祈祷,对不起,希望你们自家的金创药好用吧。

    此时,李惜缘快步进来对何默然拱拱手说:“剩下的那个杀手服毒自尽了。”

    何默然怒道:“难道你们就没调查出什么吗?”

    李惜缘回答:“他们的衣服和面具布料都是出自祥庆源的最普通的货色,祥庆源分号四处都有,销量甚大,暂时无法查出是那里来的人,请师父恕罪。”

    “一群饭桶!”何默然愤怒至极,手中不由使上劲,捏着的红木椅子扶手变得好像橡皮泥一般,松开手时,扶手上没有任何纷飞的木屑,却留下入木三分的清晰指印,让人不由惊叹,他想想后又问,“那么惜言呢?他在交手过程中有发现什么吗?”

    李惜缘为难地说:“萧师兄是哑巴,我和展笑一起盘问了半天,只知道那些人似乎是冲着柳儿小姐来的,却不知道为何会埋伏在后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我将死去的杀手尸体肚子剖开,发现里面食物很少,估计已经埋伏了很长一段时间。”

    何默然沉思一会说:“去将前几年柳儿得罪的人家全部翻出来查一次,看看是否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小柳听着觉得不对,急忙问:“我以前得罪过很多人?”

    “没什么,都是一些小门派,起不了什么大风浪的。”何默然笑着说,“结果没出来前,你都乖乖呆在门派里,让人跟在你边保护,绝对不可以离开大门,明白了吗?”

    关乎自己命,小柳连连点头,又问道:“萧惜言还好吗?”

    “没什么事,就是伤口多了点,要躺个把月。”李惜缘笑着说,“你怎么会去他哪里?萧师兄怪的,不过还好这次出手把你救下了,没想到他这几年丢下的功夫又回来了不少。”

    “我只是见他画画,好奇过去看而已。”小柳解释,“那些人杀我的时候似乎不要命一样……应该不是普通杀手吧?”

    “嗯……那……”李惜缘正想说什么,何默然立刻打断道:“也不过是些鼠辈,不足为俱,这段时间加强守备即可,柳儿无需太过担心。”

    “可是……那些尸体……”小柳眼前似乎还能看见跌落地上的头颅,睁大眼睛望着自己,突然感到阵阵作呕,她这辈子唯一接触过的尸体,恐怕只有自己上辈子的体,这次倒好,一见见几个,还死得特惨,心中总觉得好像在看恐怖片一样,偏偏故事的主角还要是自己。

    展颜笑着安慰她:“早就安排人处理掉了。”

    小柳心里却有些恐惧,萧惜言杀人时眼里闪过的光芒,似乎沉浸于这种快感,而何默然杀人的时候,似乎也觉得这是件顶平常不过的事。

    展颜、展笑、李惜缘等人,都很适应这种事,唯一不适应的恐怕只有自己和小白两个初来咋到的人,但小白对他们的手段做法,却极为推崇。

    如果在一个世界上,大多数人奉行的想法算是正常的思维。

    那么在武林的世界中,自己的害怕杀人的思维反而是个异类?

    那么,是应该继续异类下去?还是和他们同化?

    无论选择哪一条路,都要面对的是将来的血雨腥风。

    入江湖易,出江湖难。

    小柳突然开始有些怀念起在洛水镇的和平子了。

    —————橘子有话说————————————

    码字码得好痛苦啊……橘子一小时顶多写一千出头,天天着自己存稿……

    为啥群里作者都可以一小时就写出几千呢

    嫉妒死我了……

    PS:这文好不好看……有啥地方需要改进……各位读者大大请吱个声吧……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