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三十章 遭遇杀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为什么会有杀手,为什么杀手要来杀自己并不是小柳当前要考虑的问题。因为那剑在电光火石间,已经刺向前了,往前一公分就可以送她再次去“享受”永恒的死亡黑暗。

    可是,成功往往就只差那么一公分。

    那把青锋长剑与持剑的手一起跌落草地,动脉中的鲜血喷出,溅得小柳满脸星星点点,她吓得一**跌落地上。

    失去手腕的杀手没有惨叫,因为他的脑袋正随着手腕一起坠落在地,他的睁大的眼睛望着地上自己的手腕,似乎不敢相信死亡的事实。

    小柳缓缓回头,看见萧惜言的嘴角在微微上扬,他的眼睛中充满了残酷冷漠,软剑上的血滴流过,似乎在兴奋地颤抖。

    另外四个杀手丝毫没有被这场残酷的厮杀惊吓到,反而迅速结成剑阵,将矛头指向萧惜言。四把剑从四个方向同时进攻,仿佛天罗地网,又仿若绵绵细雨,将整个人笼罩其中,无处可避、无处可逃。

    萧惜言只是冷笑,他将体迎着剑势擦过,硬是让划出大腿和腰际划出两道深深的血痕,却反手一剑捅穿了另一个杀手的咽喉。

    剩下三个杀手立刻改变了进攻方式,而是用纠缠战术和他进行拖延时间,看他伤口的血慢慢流失,等待着体力衰竭的一刻。

    萧惜言几度想冲上去再下一人,却总是被闪开,随着失血过多,动作也渐渐似乎有些僵硬,脚步开始不稳。

    杀手立刻互相使了个眼色,一人迅速向小柳扑来,取她命。萧惜言大急,想回防救援,始终迟了一步。

    小柳见马上要死,害怕到极致后,无意识地顺手抄起地上死人手腕抓着的长剑,狠狠地挡下雷霆一击。

    脑海中无数招数如电光火石般闪过,心中阵阵刺痛发作,她看着眼前的敌人,心中招数仿佛早就熟悉得和握筷子、骑自行车一样,根本不需要思考,不要研究,就知道该出哪一招哪一式来抵挡眼前攻势。

    绪一阵激动,她只觉汹涌气血翻腾在,一股不知道是什么的流在体中乱窜不受控制,让她几乎想尖叫,想发泄。

    旁边的杀手见像个小猫似的人突然发威变成老虎,不由得楞了一下,于是小柳立刻一剑抢攻,竟也将他后了几步,心头的刺痛却又不住袭来,比以前发作任何一次都要痛,仿佛在制止她用力,制止她使用武功一般。

    小柳将牙关咬得很紧,几乎快咬出血来,在强忍剧痛下,一时间周围的尸体和鲜血都不害怕了,只想退眼前的敌人,救自己和萧惜言的命。

    因为她不想死。

    杀手见小柳体在不住颤抖,轻笑了一下,将剑光化成空中交织的蛛网,在剑光点点后,致命一击直取小柳咽喉。

    小柳举剑格架,却未料致命一击竟是虚招,在空中转了个方向刺向小腹,她急急往旁边侧了一下,却依旧被割开了一条大口子。

    痛上加痛,令她单膝跪下,只得用长剑强撑地面,不至于倒下。

    杀手不会放过她示弱的时机,继续狠狠进攻。

    就在此时,萧惜言软剑脱手,如暗器般刺来,贯穿了他的心脏,这位轻敌倒霉的杀手大哥,回过头,眼中透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

    而失去了武器的萧惜言已经无力抵抗其他两个杀手的攻击,眼看就要丧失剑下,他却没有一丝畏惧,反而迎向剑,伸手搏击,和杀手两败俱伤。

    “不要!”小柳急叫,她强迫自己站起,跌跌撞撞地挥舞长剑向前杀去。

    逃也是死,不逃也是死,不如一拼。

    就在这避无可避,将死之刻,空中飞来了两片刚发芽的柳叶,一片打在正向前冲的小柳剑上,让她不由跌倒在地,另一片割破了杀手的咽喉。

    “谁敢动我女儿!”

    随着一声怒喝,昆门门主何默然影出现在远处,洁净锦缎白衣随风飘动,脸上表却是怒极。

    后面跟着的展颜,见到如此战况,不由大惊失色。

    唯一幸存的杀手见势不妙立刻抽逃,可是他并没有逃出多远。又被两片柳叶刺穿了双腿,让他哼都没哼就倒了下去,在地上翻腾挣扎。

    何默然拔而起,瞬间飞到萧惜言面前,迅速给他点了几道大。又立刻转仔细查看小柳的伤势,当看见她腰上的伤口翻出皮时,不由露出阵阵心痛,只是轻声说:“柳儿,忍着点,爹爹带你去看大夫。”

    “爹爹……”小柳摇摇头,手中长剑落地,心中剧痛让她几乎昏厥,眼泪不整齐地大滴大滴掉了下来,她说:“他……好吗……”

    “他没事,我已经给他止血了。”何默然柔声安慰。不远处传来展颜的叫声:“门主,这个断腿的杀手还有气。”

    何默然将小柳一把抱起,抬头厉声说道:“找人来送惜言回去治疗,再让惜缘去查他们的份,查出后立刻报告给我!”

    “是!”展颜应道。

    小柳听着他们对话,只觉得心脏痛得在渐渐麻痹,仿佛生命即将消失一样,她紧紧抓住何默然的衣襟,轻轻地唤:“我害怕……”

    话音落下,意识渐渐消失,只有恐惧在环绕周围。

    后来何默然还和她说了些什么,她已经没有听见。

    小柳好像做了一个梦,梦中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周围满山遍野都是血红血红的,突然一只手冒出拖住她的脚不让她离开,地下有人在幽幽说:“我要你和我一起跌落地狱。”

    她吓得惊声尖叫,死命地去踢地上的手,却怎么也挣脱不开,突然天外飞来一剑,将手砍断。

    小柳回头正准备道谢,却见到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提着剑对着她微笑,笑着笑着突然眼珠里就流出血来,神色变得狰狞:“把我的体还来,陪我一起去地狱!”

    那正是死去的何柳。

    她伸出尖尖的指甲,抓住小柳往湖中按,小柳看着湖水中倒影出不属于自己的脸,恐惧的心中却不由有一丝安宁。

    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还了罢。

    闭上眼准备认命时,却被另一只有力的手狠狠拉住。

    她张开眼,却见到小白担忧的脸。

    何柳尖叫着让他放手,可是小白却死死拖着不放,连带着被步步拖入湖水,被湖水埋没了半腰。

    “放手。”小柳说。

    “不放!”他坚决地说。

    “快放手,你这个傻瓜,你会死的!”小柳有些急了。

    “不放!死也不放!”小白一脸倔强,“你不能丢下我。”

    既然如此,小柳狠狠一口咬下,挣开拖自己下地狱的手……

    她不能死。

    因为她有牵挂的人。

    因为有牵挂她的人。

    所以要活着,好好地活着。

    背后传来何柳嘲笑的叫声:“你会后悔的……后悔的……”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