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二十六章 同门兄弟(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昆门内的建筑皆典雅,亭台楼榭错落别致,一眼看去十分朴素,细看却是处处典雅,透露着历史沉浸下来的韵味。

    踏过微微作响的木质的小桥,跨过九曲十八弯被冻结的小溪,远见到一片冰晶雪白的柳林,走进看见一道拱门,旁边有块巨石简单地书写着“柳园”二字。

    何默然引着小柳进去,里面被柳林掩着几处房屋,建筑风格和外面的房屋也无太大区别,只是门上垂着秀气的湘妃帘,窗户雕刻成各种复杂的花样,给整个园林添加了几分女儿家的羞。

    人未进屋,一阵幽香传来,不知是否香炉烧的气味,两个长得一模一样,梳着双髻的女孩匆匆上前撩起帘子,略略弯腰,将二人迎了进去。

    屋内更是秀气,处处都有镂空的架子,上放着漂亮的瓷器和古玩,将空间隔开好几间,让人无法一眼窥得全貌。

    何默然在正中一张椅子上坐下,指着两个女孩说:“展颜、展笑,都是一直服侍你的,也是昆门弟子。”

    展颜和展笑立刻和小柳行了个礼,小柳赶紧点头回礼,只见两个女孩长相材几乎一模一样,约14、5岁,皆白净俏丽,只是服装打扮不同,展颜穿的是浅绿衣,展笑穿的是深绿衣。

    何默然对她们吩咐道:“柳儿受过伤,脑子现在不太好,以前的东西都不记得了,你们要多加留神。”

    两人立刻麻利地应了声。

    将一切事交代完毕后,何默然就离开说是要去处理几天积压下来的公务,让展颜和展笑替小柳治疗伤口。

    小柳点头答应。

    何默然走后,两个女孩走了上来,亮出比五星级大酒店的礼仪小姐还灿烂的笑容,用比收到大笔小费的侍者还殷勤的态度,将小柳请去旁边软塌,把她上衣剥了个精光,又用一些散发着清凉味道的药油,一点点涂上她背后。

    其实被打的伤一点也不重,顶多有几条轻微红肿,展颜却紧张地说:“小姐啊,平门主从来不打你一个指头的,今只是恼狠了,你可千万别怪门主。”

    展笑在旁边也接口道:“这次是小姐离家太久了,门主以为你出事了,一年多来茶饭不思的,你看在他鬓边白发都多了不少份上,就别计较了。”

    听见这两人异口同声地说让小柳别和门主生气,倒是让她有些诧异,不由问:“莫非我平总恼他?我平是怎么样的人?”

    “小姐聪明伶俐,天赋过人,长得又美貌无双,从小就是门主的掌上明珠。”展颜急急说道。

    我长得好像也不算非常美貌吧……小柳趴在上听着不太对味,又问展笑:“你说呢?”

    展笑犹豫了半会说:“小姐做事爽快利索,笑,对自己喜欢的东西会很专注,是大家的学习榜样。”

    小柳分析了一下她们俩的话,发现说了半天,就是没说脾气好坏,干脆直接问:“那……我是不是平时脾气不太好?”

    话音刚落,她们俩立刻争着说:“小姐平时很好,非常好……你现在体不好,就别想太多了。”

    肯定是不好,小柳听着她们明显是谎话的抢白,心里十分不是滋味,于是又问:“你们觉得……我真的是你们小姐?”

    “怎么不是?”展颜眼中有些许同:“你背上还有小时候练功摔伤的疤呢。”

    “小姐最恨人家说她上的疤痕……”展笑在旁边赶紧推了她一把小声道。

    展颜连忙回过神结结巴巴地解释:“呃……那个疤其实很浅很浅的,不留神看不出……真的……”

    小柳揉着脑袋,觉得一阵烦闷,最终决定想不出就不想了。

    反正何默然为一门之主,绝不会是弱智,他对这女儿已经是认定,任何行为都被他以女儿失忆、撞坏脑袋、长大后开始懂事等各种理由自动解释完毕。如果他心里开始否认自己的话,那么任何伪装也是徒劳,还会给留下恶劣的欺骗印象,不如不去研究,省得麻烦。

    药上完后,小柳想起小白上也有伤,于是和展笑讨了些药,想往沁园去。

    展颜听她说要出门,急忙翻出绸缎做的纱衣替她换上,又拿出鹅蛋粉胭脂膏什么的,将小柳按在凳子上一番狠涂,展笑在后面替她挽头发插簪子,折腾了半天,贴上最后一道嫣红的额饰点缀后,总算完成了妆容。小柳看着银镜中的自己,目瞪口呆,里面那个媚艳的女子是谁?难怪莫惜心在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时候,说认不住来。

    “小姐,你平时不化妆从不肯出门的,”展颜见小柳捧着镜子,一脸震惊的表,不由在旁边得意地说:“如果不喜欢的话,我再重化一次。”

    “不……不用了……”小柳无言了,“再化下去,我怕小白都认不出我了……”

    展颜留下来收拾屋子,展笑陪着小柳,两人走了大约半盏茶时分就到了昆门弟子住的地方,没想一进门就给不少弟子围住,纷纷对她的伤势表示了深切的关怀,又对她离开的一年多经历,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小柳只得耐着子和他们一一客,整整花了一柱香的功夫才摆脱围观的人群,闯进沁园内部。

    沁园里面房屋不多,旁边古木苍苍,十分幽静,小柳正左右张望中,突然听到惨叫声响起,贯彻云中:

    “你他妈的混蛋!不要碰我!滚!”

    小柳认出是小白的声音,急忙到处寻找,转了几圈后,发现声音是从角落一个屋子里传出。

    小柳走进,又听见里面传来莫惜心与小白争吵的声音。

    “不要脱我衣服!你这个混蛋!”

    “白痴!不脱怎么行!”

    “很痛啊!不要插了!”

    “才插了这么一点!你给我老实一点!叫什么叫!是男人就别怕痛!”

    “不要摸我的背!!很恶心!!”

    “轻也不行重也不行,你想我怎么样?”

    听见这种充满暧昧的对话,在穿越前世界对文化造诣颇深的小柳急了,这不是霸王硬上攻的经典对白吗!肯定是莫惜心那个混蛋见小白貌美!想对他下毒手!

    完了完了……小白的清白完了……

    平时看小说是一回事,看边人发生这种事是另一回事,关键时刻小柳的义气十分靠得住,她见门似乎没锁,立刻如狼似虎地一脚踹开门闯了进去,以城管巡街般的威风,充满正义地大喝一声:“你要对小白做什么!”

    屋内两个人都呆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