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二十四章 小白拜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紫衣公子这一声何门主,除了女人外,就连男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小柳这桌上,顿时将何默然份认了出来,议论纷纷。

    本想低调行事的何默然只好拱手回礼:“清秋世侄,许久没见,你父亲尹掌门体还好吗?”

    “家父子还是老样子,天寒时不时会咳,”尹清秋回答,“不知晚辈是否打扰了何门主与女儿出游的兴致。”

    “也不怕惹人笑话了,”何默然摇摇头回答:“劣女前阵子出游不归,我是去接她回家的,清秋世侄又是往何方去?”

    “药王谷,去替家父取些药,顺便看望向大哥,据说他受重伤,何况家父天天唠叨我们几个儿子加一起比不上一个向大哥,一听说他受伤顿时关心得不得了,让晚辈都有些嫉妒了,不知谁才是他亲儿子。”尹清秋苦笑着摇摇头说。

    “要不要坐下陪我共饮一杯。”何默然邀请,“记得你是海量,可惜已两年未曾共饮。”

    “不了,晚辈曾立誓,杀死笑儿凶手一不出一不饮酒。”尹清秋拱手推让,眼中闪过一丝坚决之色。

    “痴是好事,但死者已往,也不可让自己太过伤心伤。”何默然叹息,“笑儿确实是个好姑娘,也难怪你如此,楚门主一年来也在追查凶手,希望可早点水落石出。”

    “可怜天下父母心,皆是一般。”尹清秋转对小柳淡淡笑道:“柳儿姑娘似乎已经在外游一年了吧,以后应好好陪着父亲,免得昆门主担心。”

    小柳见他笑容绽开,仿佛满天忧郁的乌云被清晨阳光吹散般,竟不由脸上泛起些许红晕,小白在桌下狠狠踩了她一脚,才回神赶紧胡乱点头。

    尹清秋又问:“柳儿姑娘可有听过越门血案的消息?”

    小柳摇摇头说:“抱歉,我没听过。”

    何默然接口道:“我女儿因事故,一年前失去了记忆,正准备晚点请严神医来给她看看。”

    “也是一年前吗?”尹清秋低头掩唇,似乎若有所思,“有没可能是杀害笑儿的凶手做的?”

    何默然突然不说话,他转动手中的杯子许久后,缓缓开口:“如果……柳儿是被人所伤至此,我会让对方付出相应代价。”

    一道杀气转过,小柳不由打了个冷战。

    尹清秋不由笑道:“何门主多虑了,也许只是巧合。”

    “但愿如此。”

    尹清秋以茶代酒,两人推杯换盏,席间小柳总觉得满客栈的人都在注视自己这桌子,让她有几分不舒服,又听他们说了一堆在案件发现的线索什么的颇为无趣,再后来何默然有些醉意,甚至流露出一些天下何处无芳草,自家女儿就不错,大有想将女儿往外推销的意思,尹清秋看着小柳无奈地笑了几下,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小柳赶紧抱起二傻让莫惜心带自己与小白回房休息。

    莫惜心见小柳尴尬,不由笑道:“怎么?以前你不是说过尹清秋很好看的吗?怎么今天不偷看了?”

    小柳只得回他一句:“忘记了就不喜欢了。”

    “哈哈,”莫惜心大笑起来:“柳儿居然不帅哥了,难得难得,看来那些家伙又有希望了。”

    小柳有些困惑地问:“什么意思?”

    “你忘记了也蛮好玩,回去就知道了,”莫惜心玩味地看了她一眼:“你很受欢迎……起码想娶你的可以从昆山顶排到昆山脚去。”

    小柳沉思了一会说:“因为是昆门门主的独生女?”

    “哈,失忆后变聪明了啊!”

    第二天一早,歇息已够,客栈掌柜陪着笑脸亲自出门送人,大家准备再度出发,临行前何默然邀请尹清秋来昆门做客,他却只是客气地说:“待晚辈报了笑儿大仇后,定当登门做客,观赏昆山美景。”说完后拱手告别。

    尹清秋告别离开后,何默然也没有再和小柳一起坐车,而是自己上马骑行。

    小白在车内冷不防问小柳:“你觉得那个尹清秋很帅?”

    小柳不明白他为何这样问,只好老实地点点头。

    小白又问“比西施还帅?”

    男人和西施怎么比?小柳愣了一会后才回过神明白他说的是豆腐西施那个谎话,于是在心里将他和现代社会中的帅哥明星对比了一番后,凭着良心再度点头:“好像是比西施还帅。”

    “就知道看西施,你没救了!”小白似乎有点生气,不理小柳直接躺上马车的软塌,闭目养神。

    “旁边人都在看啊,二傻也有看!又不止是我”小柳给他闹得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莫非这年头说老实话有罪吗?只得好心安慰小白道:“你将来一定也比西施帅的。”

    “是是是,你和二傻一样。”小白闻言更加生气,干脆转过头去了……

    ——————————————

    车子停停走走,连续走了五,经过一座长堤,旁边环绕着被冰条包裹着的柳树。莫惜心说昆门快到,要不是怕马车行太快柳儿会颠簸劳累,早就该回来了。

    小柳好奇抬头张望,却见马车转上一条碎石铺就的小路,旁边全是高大树木,同样挂满了冰条。接着车子就上山转入羊肠小道,何默然让小柳下车,说是昆门最后一段路没法坐车过去。

    小柳往前走几步,风刮得脸有些生痛,她见一道约30米的深深悬崖盘踞面前,上仅有一道宽约半米的铁吊桥,铁吊桥没有护栏,在冰雪凝固下更是滑溜溜地无法站人,她在悬崖边往下一看,寒风凛冽吹过,吹散长发飘扬空中,眼睛都似乎打不开。顿时有些脚软,回头苦着脸看何默然,心想他总不会要自己爬过去吧。

    何默然见小柳犯愁,笑了一下,抽出腰中佩剑往对岸投掷,随即抱着小柳飞跃起,速度竟追上了先掷的佩剑,他在飞行的剑上轻点了一下借力,瞬间人已到对岸,他轻轻转,此时佩剑刚好准确入鞘,没有偏差分毫。

    小柳在这高速运动下,甚至连惊叫都没叫出来,只觉得十分平稳,还没反应过来就到了对岸,不由对何默然的功夫大为佩服。

    二傻见小柳过去,于是爬上吊桥以猴子灵活的手跑了过去。

    莫惜心转嬉皮笑脸地问小白:“娘娘腔的小子,叫声好哥哥,我就抱你过去。”

    旁边人顿时哄堂大笑起来。

    小白只是看了他一眼,将小包裹背在后,系紧帽子绳带,自个儿走到吊桥边,青着脸将视线扶直,小心翼翼地踏了上去。

    大家顿时收了笑声,静静地望着他,见他一小步一小步地往前走,强风吹过,瘦弱的躯有些颤抖,似乎随时就要跌下去。

    小柳不由往前,跳着脚大喊:“小白你别意气用事!快回去!”见旁边何默然面无表地站立不动,又拉着他求道:“他会掉下去的,你去救救他吧。”

    “待我看看他有多少骨气。”何默然只是冷笑一声,对吊桥喊道:“自己走过来!谁也不准帮他!”

    又一阵风吹过,小白脚一滑,迅速稳住了形,却吓得小柳心脏快跳到嗓子眼上,她揪着自己棉袄领口,连大气都不敢出。

    小白又小心翼翼地挪动了两米,见风势太强,于是将形蹲下,整个人打侧,横着前进,约又移动了三米,小柳突然灵机一动,喊道:“将你包里棉衣拿出铺在桥上,可以增加摩擦!”

    听见喊声,小白立刻打开包裹,拿出件冬衣,铺上地面,粗糙的棉布遇冰立刻紧紧粘上,他手脚并用地站上衣服,顿时稳了许多,于是又拿出一件衣服,铺着前面的路继续缓慢前进,然后揭起原来的衣服,再铺去前方叠递前进。

    小柳不由走到桥边,凝神望去,忘记了寒冷,只是阵阵害怕,心里是随着小白的前进而跳动,竟将周围风雪全忘了。何默然见她如此神,又是思索不语。

    风,越近桥中心越猛,连吊桥亦摇晃得歪歪斜斜,旁边小白已经是手脚并用地爬着走,一刻也走不了一米距离,就这样渐渐行到三分二处,视力极好的小柳隐约可见,他额头已经挂满汗水,有几滴甚至凝冰,双手冻裂出道道血痕。

    突然,脚下一滑,他直直往下掉去,赶紧伸手抓住吊桥整个人吊在半空中挣扎,大风吹过,在空中摇摇坠,爬不上来。

    “小白撑住!”小柳脑子一急,立刻想往桥上跑,却被何默然一把拉住拖后,只好抓着他衣服疯狂地叫:“快去救他,会掉下去的!”何默然轻轻向对岸点了点头。

    转眼间,莫惜心已经飞到了桥上,一把将小白捞了起来,笑笑对他说:“居然能到这里,小子不错嘛,还是让我送你过去吧。”

    小白上桥,深呼吸了几下稳定乱跳的心脏,甩开莫惜心的手,继续小心翼翼往前走。一寸寸,约摸到了还差2米的时候,他突然猛地一冲一跳,扑到岸边,躺在雪地上长长呼了口气,双手掩面,仿佛在地狱逃了回来一样。

    小柳上去,抓起他的手,看着上面道道血痕不由心疼:“何苦呢?”

    小白缓过气来说:“对不起,你给我买的衣服已经破了。”

    “你知不知道自己是个白痴。”

    “知道。”

    此时莫惜心和众弟子已经过来,他看着地上的小白无奈地说:“我开个玩笑而已,你不用那么玩命吧。”

    小白只是冷冷地说:“我是男人。”

    “好了好了,我不叫你娘娘腔得了吧。”莫惜心嘟囔着说。

    “好一个不要命的孩子,”旁边传来一阵鼓掌声,何默然缓步行来问:“我若收你为徒,可愿否?”

    小白眼睛一亮,却先望小柳,小柳想想后轻轻点了点头,他立刻翻跪下,大声说:“愿意!”

    “你叫什么名字?”

    “何小白!”

    “竟也姓何?”何默然细细端详了下他的脸,看了看他的骨骼,然后说道:“你以后就入住沁园吧。”

    “是!”

    听到此言,周围弟子眼中顿时充满嫉妒,莫惜心亦一脸惊讶,他轻轻问:“师父让他入住沁园,莫非……”

    何默然扫了一眼周围弟子,再缓缓地对小白说:

    “从此你就是我何默然的亲传弟子!莫要令我失望。”

    “是!”

    小柳却看着激动的小白,心里有些不安和惆怅。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