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二十三章 何处为家(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人是很喜欢主观判断事物,尤其是充满自信的人,总是认为眼里见的就是真实。

    就如同昆门门主何默然一样,他压根儿就不相信小柳的拼命解释,尤其是她开头叫的那声“爹”和耳后的红痣,自己做父亲的人还能认错女儿不成?他只觉得女儿还在闹别扭,耍任,再不是就真摔坏脑子需要请大夫了。

    何况他家宝贝女儿何柳出了名的刁蛮、任和骄纵早就不是一天两天了,想到这里,何默然不由叹了口气,扶了扶额头,他可以教出无数的优秀徒弟,就是教不好自己的女儿,这也许是大部分独生子女家长的通病。

    小柳见无论如何也无法解释清楚,也只好见一步走一步,如果他将来发现自己是冒牌货发飙要杀人时,再听天由命,只是有些担心连累小白。

    入房收拾行李的时候,小柳偷偷和小白提议:“此去我根本不知道结果如何,你还是别去了吧,拿着银票过子,万一陪我出事怎么办?”

    “我能去哪里?”小白只是笑笑,简单地收拾起几件衣服说道:“莫非你想像丢下大傻一样丢下我?”

    “怎么可能,可是……”小柳止。

    小白有些疑惑地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可能会有危险,你要相信我,说不定会死。”小柳只能这样回答。

    “我信,可我想跟着你走,你去哪里我去哪里。”小白神色凝重起来,认真说道:“如果你是去死,那我也陪你一起死。”

    “你这傻瓜!”小柳骂道。

    “你才傻!不单喜欢傻瓜还喜欢做傻瓜!”

    一句话将小柳顶得半死,只得闷头去收拾东西,想了半觉得没啥好收,于是去底将大傻遗落的刀拿了出来,沉甸甸几十斤,用布包好拖起带走。二傻知他们要走,急忙飞扑到小柳肩上,死活不肯下来。

    门外,莫惜心已经将马车好,他见到小柳拖着武器,肩上挂着猴子,有几分吃惊,不由笑道:“你打算带猴子回昆门耍猴戏吗?师兄一定多给你几个赏钱。”又见小柳包裹里兵器巨大,于是要来打开看了眼,惊诧地说:这不是向云天的斩龙刀吗?怎会在此?”

    “啊……这猴子是我养的,很乖,唯一会的把戏是拿着破碗收钱,”小柳讪讪回答,“这刀是前阵子向云天出事落在这里的,晚点要还他。”

    “我倒是听说你和他一块住了一年多,”何默然有些不高兴地说,“你未出阁的女孩子,连名节都不要了吗?还耍猴,真是想气死爹不成?”

    小柳乖乖闭嘴,见他虽然不高兴却也没反对,就抱着二傻拉着小白爬上马车,何默然见她迟钝的姿势不由一愣,于是飞上车抓过她手腕把脉察看,竟发现内力丝毫无存,顿时惊讶起来:“柳儿,你的武功呢?”

    “什么武功?”小柳也惊讶了起来,她没想到这个体居然还会武,可除了体比平常女子强壮些外,一直没感觉到有丝毫不同处。

    小白在旁边突然说:“小柳每隔三十天左右,就会心里绞痛一次,寻遍周围大夫,却都未能给出答案。”

    “怎会有心痛毛病?看那些庸医又有何用?”何默然又急忙细问发病时况,越听越是心惊,于是回头对外面吩咐道:“卫惜行,你不必跟我们回程,立刻快马往药王谷去,请严神医来昆门替柳儿看病。”

    车门外面一个面无表的黑衣冷酷男子站出来应声。

    小柳急忙喊道:“严神医不是正在给大傻……向大侠看病吗?怎么分得开?我这问题不急的,不急的。”

    “哼,你对他倒好,”何默然有些生气,又转头想想说,“不过严神医脾气甚差,惜行你去药王谷呆着,等向云天那小子看完后病后立刻请他赶来昆门,记住礼金备厚些,礼数要周道些,若是他骂你打你也需忍忍。”

    “明白。”男子领命后拨转马头飞驰而去。

    车夫甩了个响鞭,马车渐渐开始前进,车内相当宽敞,厚实的帘子挡住风雪,地上铺着羊毛毯子,脚边一个小暖炉让车内气温不至于太过寒冷,更备有软榻和茶几供坐车人休息吃饭,二傻舒服得趴在角落昏昏睡,小柳和小白虽觉得这种高级车新奇却也没敢到处多看,他们俩笔直地坐着,因为何默然正笑眯眯地坐在马车内和小柳不停地说她以前的事,试图唤醒她对“爹爹”的记忆。

    “你娘最柳树,你出生的那年,正是三月光最美时分,昆门种的柳树开花了,满天都是白色柳絮,就好像雪一般,美极了,所以她给你取名叫何柳……”

    “你三岁时的天,你娘就去了,你总是哭哭啼啼地扯着我的衣袖要娘亲,我只好骗你说娘亲去外婆家玩,于是你天天傻坐在门槛上说要等娘亲回来……”

    “五岁的时候,我教你练武,你天资聪颖过人,一点便通,可是总是不用功,于是我拿板子吓唬你,说要打,结果你一哭鼻子我没忍心打下去,你这家伙就趁机越来越懒,差点气死我……”

    “你七岁的时候,玩耍时掉下水,幸亏有人经过救了你上来,脑门左侧却磕了个小疤,莫惜心这混小子笑话说你从此破相嫁不出,你气得砸了所有镜子,谁劝都不听……”

    “十二岁的时候,你开始美,胭脂水粉一样样学着往脸上涂,大家都说这样对子不好,你却不管,还反过来说爹爹老顽固,我也只好随着你去,只是让采买的人将这些东西全部挑最好的上品买,免得弄坏你的皮肤……”

    “十五岁,你和我吵架,任何事我说东你非要西,在外头惹了一大堆烂摊子回来给我收拾,其实不是爹爹我想骂你,但你练武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老是仗着昆门权势在武林上瞎混,迟早要出乱子,到时候有不给爹爹面子的人出手狠狠教训你,就不是事后可以轻易补救的了……”

    父亲的絮絮叨叨落在耳边,小柳心头不由有些酸痛,即使是贵为昆门门主,也依旧是个父亲,与天下大部分平凡父亲的心是一般的,不停地宠溺自己的孩子,即使是孩子有错有不好也要护着,而叛逆期的孩子总是不知珍惜父母的心,仗着宠,不停地用刀刺伤他们的心。

    可是,若没有他们对你的,你那有伤他们心的刀?

    面对何默然如此错,自己担当得起吗?

    马车缓慢而平稳地行着,旁晚到了云城,何默然传声让人去给小柳与小白添置厚实冬衣,然后带着他们入客栈隐蔽一角用餐。

    云城中云归客栈的五味鸡可称一绝,小柳吃得却毫无滋味,倒是二傻在旁边啃鸡骨头啃得很香。

    正烦闷中,窗外传来一阵女孩子的喧哗声,她不由也往门外望去,却见一位着紫衣公子,缓缓走入客栈。

    记得曾有服装设计师说,没有气质千万别穿紫色,那是最容易穿坏的颜色。

    可是眼前这位公子却将紫色的美丽演绎到了极致,他体态修长,略略偏瘦,细看五官虽非绝色,却偏偏全部组合得恰到好处,一双慵懒眼睛,更是将整个人笼罩在说不尽看不清的忧郁中,让人再也移不开视线。

    就连素来不追明星帅哥不花痴男人的小柳心跳都不由快了几拍,连连多看了好几眼。

    紫衣公子在客栈轻轻环顾一圈后,突然视线落在了小柳上愣了一下。

    小柳捧着茶杯暗暗发誓,当他眼睛看自己的同时,自己也给其他女孩子狠狠地剜了好几眼……

    她正在感叹蓝颜皆祸水中,这位比偶像明星更具吸引力的紫衣公子却笑着走过来施礼道:

    “何门主好,柳儿姑娘好。”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