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二十章 还君明珠(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芸娘拉着孩子缓步走上小柳面前,小柳以为她要责怪自己私藏大傻,却没想她竟带着孩子一起双膝落地跪了下来。

    尚未反应过来,芸娘已抚地,结结实实给小柳磕了个响头,又拖着孩子让他也磕头。吓得小柳赶紧也跪下扶起叫道:“你这是干什么?”

    芸娘抬头,流泪缓缓说道:“叩谢陆姑娘对云天的救命之恩,芸娘定当铭记于心。他能活着,芸娘本应没有其它奢望,可飞儿尚小,不能没有父亲,将来我一定细细将这儿的事告知云天,让他记得姑娘的恩,求姑娘成全。”

    朱能闻言大声叫:“嫂子你那么多废话干什么?直接把云天师兄绑了走就是了。”

    “住口!”芸娘回头大喝一声,眼睛严厉地盯着朱能,看得他心里直发毛,然后认真地说:“你也是秦门的人,知恩不报莫非是你大师兄教的吗?”

    “这……”朱能脸色微微一红,大步走到小柳面前说:“我老朱说话冒犯了,请姑娘恕罪。”

    “哈哈,”白瑾在旁边嘲笑道:“你就是这样才老得罪人的。”

    小柳此刻已经慌了手脚,她赶紧扶起芸娘说:“大傻……不,向大侠的伤当然要治,那么优秀的人,怎么能一辈子做傻子,多可惜啊。”

    严神医在旁边轻咳了一声说:“既然这样,就不要浪费时间了,赶紧送他去药王谷吧。”

    小柳不放心地问:“怎么送他去?”

    “捆着去!”朱能拿出一条长长的粗大铁链走上前笑着说,“嫂子、姑娘让开下,看我老朱的。”

    小白见小柳还在发愣,赶紧一把将她拉开,朱能锁链出手,如流星般像大傻缠去,大傻见势不妙,急忙望上一跃,踏着屋檐借力,整个人飞到围墙上,冲着小柳喊:“姐姐!他们真的是坏人,他们要打我!”

    朱能粗壮的体十分灵活,他手腕一抖,锁链变换了方向,再次向大傻脚转去,大傻狠狠飞起一脚,竟将围墙踢倒砸向朱能。 白瑾赞一声“好手”,和周全一起抽刀拔剑,飞加入战局。

    大傻见形势不妙,迅速在地上一个打滚,将柴刀拔起狠狠挡下砍来的一刀一剑,柴刀顿时缺了两个口子。此时锁链立刻扫向腰间,他奋力将刀剑一推,子一侧,锁链没有缠上他的体,却绕上了柴刀。

    朱能立刻狠狠拉扯锁链,想将他手上柴刀拉掉,却被大傻反手扯了回来,整个人几乎摔了出去。

    小柳见刀光剑影来来去去,招式简单却凶猛无比,感到阵阵害怕,生怕不小心就砍出个致命伤。

    四人缠斗不休,大傻一神力,虽然失去记忆,但武功招式早已和本能一起深深刻在心里,远胜其他三人,一时间占了上风。

    “你们撑上三刻!”芸娘对他们喊了句话后,向小柳道了个歉,匆匆从后门闪了出去。

    三人立刻变换招式,从进攻改为防守,大傻杀得兴起,狂吼一声竟换成了主动进攻,三人在缺了口的柴刀猛烈攻击下,也有些臂力难支。小白在旁边对这些武功看得直发呆。

    没多久,芸娘就回来了,只是手上沾了不少泥土,她拍拍手对三人喊道:“往右边三十米石头边去。”

    小柳不解地望向她,芸娘苦笑着解释:“我们花间派虽然武功不行,却擅长机关陷阱,我刚去旁边简单布下个小陷阱,待他们将云天引过去,就可以发动过了。”

    这时,战斗已经开始向右边转移,朱能故意往右闪,并不停用锁链袭击大傻,吸引他的注意力,周全和白瑾配合默契,封锁了他左边退路,一步步往机关上引。

    此时,传来大傻一声吼叫,震得小柳心惊跳,赶紧跑出去看,却见周全三人已经和大傻保持距离不再进攻,而大傻急忙抬脚,拔下上面的一颗细小钉子丢开,然后大骂:“是谁在地上撒钉子!!痛死我了!”

    芸娘从袖中摸出个吹筒,轻轻吹出一阵粉红色烟雾,顺着风势,向他那方面悠悠飘去。大傻闻见烟雾,脑子似乎眩晕了一下,险些跌倒,却依旧强撑着,他见周围人没有继续攻击,苦着脸向小柳走来,埋怨地说:“姐姐……我头好晕,大傻是不是病了?”

    他一步走得比一步吃力,走到小柳面前时,终于撑不住扶着她,体重压来,小柳不由坐下,看着他渐渐倒下,听着他轻轻地说:“姐姐……大傻好难受……”

    小柳呜咽着摸着他的脑袋说:“没事的,很快就不难受了,大傻忍忍。”

    “可是……为什么大傻想睡着?”

    “那就睡吧,睡醒了大傻就是大侠了……”

    “大侠是什么……”

    ……

    大傻的眼睛,终于闭上,他睡得很香,很香。

    是将他还给他的女人的时候了。

    小柳抬起头,见到芸娘的眼里,有说不出的忧伤,闪动着痛苦的泪珠,她只好苦笑着说:“带他去治病吧。”

    芸娘点了点头,挥手让周全他们将大傻抬上车,回再次和小柳道谢。

    小柳低头笑笑说:“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

    “陆姑娘但讲无妨。”

    “如果他醒来忘了我的话,就别告诉他我的存在了。”

    “这是为何?”

    小柳忍泪抬起头,笑着说:“因为他是向云天,不是大傻,所以让他忘记这里吧。”

    芸娘呆立许久,似乎松了口气,她猛然一把将小柳抱住,哭了出来,空中反复传着她不止地抽泣声:“谢谢……谢谢……谢谢……”

    “没关系……”小柳的声音终于忍不住带上三分哭腔,几乎砸垮她伪装的微笑面具。

    旁边周全走过来说:“嫂子,车备好,可以走了。”

    芸娘一步三回头地登上车,此时周全拿出一张银票塞入小柳手中说:“这个……虽然很失礼,可是我们实在没什么好补偿姑娘的了,还望收下。”

    小柳推开银票问道:“如果,我想送那个叫小白的孩子去秦门学武可以吗?”

    周全看了看小白,犹豫地说:“秦门功夫讲究刚猛一道,他子骨似乎有些单薄了,应走轻灵路子,若是入秦门恐怕难有进展。”

    “这样啊。”小柳低头不语,周全将银票一把塞入她手中说,“你救了我大师兄,若还当周全是个人的话,就收下吧,千万不要推辞。小白虽不适合秦门功夫路子,但替他推荐去相识的帮派找个适合的习武地方还是不难,等我将大师兄的事解决掉就帮他联系。”

    “谢谢姑娘了。”说完他跳上马,回首对小柳笑了下,一扬鞭子,匆匆追上众人脚步离开。

    小柳望着车子远去的轻尘,一阵心绞痛再次袭来,不由慢慢弯下腰。

    小白见状急忙奔上来扶起她入房,问道:“你怎不找严神医替你看看病呢?要不我去追他们回来?”

    “算了……追不上。”

    刺痛翻山倒海地蔓延至全,小柳抓着小白开始颤抖,眼泪不停流下。

    她在心里轻轻地说。

    “大傻……我舍不得你……”

    “舍不得……”

    “舍不得……”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