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十八章 婚宴惊变(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全场被突然而来的变故吓了一跳,再度沉默数刻后,发出阵阵喧哗议论声。

    “秦门大师兄?莫非是向云天向大侠?”

    “向大侠怎么可能来这小地方?他可是问武堂第一捕快,忙得很啊。”

    “呀,就算向大侠肯来这里,也不可能是个傻子!”

    “某非你以为周大侠会认错人吗?”

    ……

    正在努力啃鸡腿的大傻被周全这一跪吓到了,赶紧起往小柳边躲,小柳也有些震惊过度,她结结巴巴地问:“周……周……周大侠……你……你可是……可是认错人了?”

    周全见大傻如此反应,也变得有些不敢确定,于是站起又端详了会,肯定地说:“这是向师兄没错啊,当年入秦门的考试就是向师兄主持的,我在他手下没走过三招,怎可能认错?”

    “可……可是向大侠怎么会在这种地方?”小白接着问道。

    周全低头沉思片刻,叫声“得罪”,突然一掌狠狠向大傻心口劈去,小柳见到掌风袭来不由尖叫一声,潜意识让反神经发作,不知死活地伸手去拦,大傻赶紧将她拉后,抄起个家伙扣上去。

    周全收掌回来,却见手上**、油腻腻地,正是一盘红烧。于是又一把将腰间大刀抽出,连鞘一起往大傻头上砍去。

    刀势来得刚猛,似有千钧之力,避无可避,小柳不由心跳再次停顿,紧紧抓住旁边小白的手。

    大傻却哈哈笑了声,随手抄起边凳子迎上钢刀,只听“咔”的一声响,凳破碎,只余一条凳腿在手。周全刀舞得更猛更快,大傻手无寸铁,被退了好几步,他眼角左右环顾片刻,将婚礼吹的唢呐拿起狠狠和钢刀拼了过去。

    唢呐虽是铜做,但钢刀并无出鞘,大傻力大无穷,总在刀势似乎避无可避的况下,找到方法进行反击,周全攻势越来越猛,大傻的招数越来越妙,小柳和小白面面相窥,他们感觉到面前的并不是平时的大傻,而是绝顶的高手。

    几个转手间,唢呐狠狠砸中周全肋骨,将整个人打飞出去几米,他急忙在空中翻个,却依旧未能稳稳定下形,后退了几步。

    大傻打得兴起,正想冲上去再敲他几唢呐,小柳赶紧喝止他的行为,以免酿成大祸。

    周全站起,忍痛走上前笑道:“真是向师兄!错不了!”

    他伸手想扶大傻,大傻却狠狠将他甩开,走到小柳边,孩子气地说:“那个家伙是坏人,他打我!”

    周全楞了下,觉得太过奇怪,急忙伸手要抓大傻:“向师兄,你怎么了?我是周全啊!你不认得我了吗?”

    大傻连连摇头:“我是大傻,不叫向师兄……”

    周全顿时傻了眼,他求救地望向小柳。

    小柳想想,觉得似乎不应该隐瞒下去,只好硬着头皮说道:“自从相识以来,就是如此,他一直将我当姐姐,跟着我……”

    周全急了,又去摇晃大傻的肩膀:“自从向师兄失踪一年来,秦门上下都快翻天了,差点都以为你死了呢,怎……怎会这样?”

    大傻狠狠一巴掌拍开他的手,只是拖着小柳衣角说:“姐姐,我们回去……回去……大傻不想在这里。”

    “不成啊!向师兄你要跟我回去!我们马上去给你找大夫看看。”周全不死心地继续拉大傻。

    大傻终于生气了,猛然回一把抓住他的衣襟,狠狠一摔,砸出门外。周全正在分神中,竟未能提防这一摔。

    他爬起来,再次进去对小柳叫了声:“这位姑娘请帮着看好向师兄,我这就回秦门叫兄弟和大夫来看看他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过几就能到。”

    说完他连貂袍都不及穿,就往门外跑去,出门后又觉得不对,赶紧回头问小柳姓名和家住何方,待小柳告知说明后,他感激地一拱手,直接跳上来时的骏马飞驰而去。

    小柳抬头,痴痴地看着大傻的脸,心中百感交集。她曾想过大傻应该是武林人士,想过他该有另一个份和另一种生活,却久久不想承认,她自私地将让他在自己边,享受他的依恋和关怀,陪着她过活。

    可是,天空矫健的雄鹰永远不能一辈子做小鸡。

    她用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问大傻:“大傻,你想回家吗?”

    “想!”大傻肯定地点头,“姐姐,我们快回家吧。”

    “好……我们回家……”

    婚宴满天红色似乎都变暗了,沉沉重重如自己的心。

    小柳和黄秀才道了个歉,带着大傻和小白一块回去,他们踏着积雪,在路上走得很慢很慢,冷风吹过,来带阵阵寒意。

    大傻不由将小柳拥入怀中说:“姐姐,好冷。”

    小柳听到此言,眼泪几乎掉出来:“大傻……你以后会不会忘记姐姐?”

    “大傻怎么可能忘记姐姐?”

    旁边小白看了二人一眼,默默走着,没有说话。

    进屋内,小柳赶着去烧炕,哄着大傻先睡了,然后一个人披着斗笠坐门槛发呆。

    “不会那么快来的,”小白过来,陪她一起坐下,“而且……他未必能治得好。”

    “应该治好的……他不能一辈子做傻子。”小柳回答。

    “既然你知道,那就开心点。”

    “可是……”小柳将头伏下,不想让小白看自己现在的表,良久后才断断续续地说,“我知道,他好了后会离开……我不想他离开……可他会走的……”

    小白叹了口气:“是的,他会走的,你应该很清楚。”

    “嗯……我知道,”过了许久后,小柳抬起头,已是满脸泪痕,她轻声问道:“我是不是很自私?我现在的脸是不是很丑?”

    雪又开始下了,轻如柳絮,小白轻轻伸手替她拂去沾落上的雪花:“可得很,哪里丑?别瞎想。”

    “可是……我居然希望他一辈子做傻子……陪着我……”眼泪跌落地上,迅速化作冰珠,小柳赶紧用袖子拭泪,呜咽着说:“我简直是个王八蛋。”

    “胡说,小柳最好了,如果没有你,我早死了。”小白看着她的眼泪,心中不由涌上一阵阵尖锐的疼痛,仿佛蔓延至骨髓,至全,这是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我喜欢的是大傻……”

    “我知道的。”

    “我不喜欢向云天……”

    “我知道的。”

    “小白……”小柳强忍难过,自嘲地笑笑,擦尽眼中的泪,开始絮絮叨叨地对小白说起自己和大傻见面时的故事,仿佛怕忘记了一般。

    “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差点给他吓死,他满是血,提着大刀,可吓人了,他问我名字,我说不知道,他就以为自己真的叫不知道……”

    风雪漫漫,只余细小私语声飘散空中,带来一阵阵忧伤。

    ————作者有话说————————————————

    一一更,橘子是坚定不移的两千党

    喜欢这个作品的童鞋可以加橘子的群,群号在文章旁边的作者公告栏噢。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