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十五章 寒潭苦钓(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寒潭银鱼数量稀少,而且天胆小容易受惊,钓的时候必须端坐悬壁上,鱼钩入水轻且快,位置要在整个寒潭的正中心,持鱼竿的手不可抖动分毫,否则前功尽弃。

    小柳很快就为自己拜师学习钓鱼,感到一丝丝后悔。徒手挖蚯蚓抓毛虫这些恶心的饵算是小事,坐姿保持不动才是最艰难的一关。吴老先生说的什么凝神静气、天人合一她都不理解,只晓得坐久后手酸、腰酸、腿也酸,可是每次稍稍一动都会挨一尺子教鞭,打在上火辣辣的痛。

    她在心里只得不停念叨着二百文来给自己打气,努力保持正确姿势不动,只有吃饭的时候才可以稍稍轻松一会。

    就这样,连续一个月,每个下午都去学习钓鱼,却丝毫没有进展,只钓到一些不太值钱的杂鱼,拿回去给大家加餐,两百文只是心中梦想。

    大傻曾经和二傻、小白一起来看过她,见到如此严苛的练习方式,都劝她不要继续下去,可是小柳的脾气也相当倔强,发誓最少要钓到一条银鱼才肯回去。

    吴老先生见到大傻的时候倒是有些吃惊,他左捏捏右捏捏大傻上的肌,不停赞好汉子,问他要不要去帮自己劈柴,大傻听他说给自己糖吃,就乐呵呵地去了。

    小柳依旧枯坐寒潭,摸索着如何才可以将所有精神集中在钓竿上,不受任何外界影响,凝神静气。最后,她突然想起自己曾经死了后的世界,那片永无停止的混沌黑暗,似乎和现在状态有些相似。

    眼、耳、鼻、舌、、意六识全部像死亡般封闭,再慢慢集中一点上。

    渐渐,又过了两月,多次尝试后,小柳终于可以入定,她再听不见风吹树叶的声音、感受不到冷暖变迁、嗅不到花香的气味,心里、眼中只有手中钓竿,其余一片空白,甚至连吃饭睡觉都可以忘记。

    吴老先生见状笑嘻嘻地摸摸山羊胡子,走近坐着的小柳,在她耳边呼唤:“丫头,吃饭了。”

    小柳目不转睛看着手上鱼竿,纹丝不动,她根本注意不到耳边的声音。吴老先生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走开一边打开饭盒,将小柳那份饭菜一块吃了……

    夜色降临,鱼钩略动,线在空中移动了几毫米,正是小心翼翼的银鱼快上钓的前奏,这种触觉细微地传入小柳手中,她继续保持不动,等待着。直到约半小时后,鱼线再稍稍大力一动,这是吞食饵的瞬间,也是钓上银鱼的唯一瞬间。周围空气一片寂静,人更加沉稳,她迅速提竿,果断地将线划过空中,用最快的速度将鱼甩上岸。

    银色鳞片的小鱼在地上翻滚,被月光映出点点光辉,小柳看着自己努力钓起来的第一条银鱼,欣喜得跳起来,一把抓住旁边的吴老先生道谢,又慌慌张张地去将鱼放进桶中。这时她才发现已经入夜,回头看了眼,不由叫了起来:“师父,你又偷吃我的饭!!”

    “呃……为师教导你钓鱼会肚子饿的,”吴老先生厚着脸皮解释,赶紧转移话题,“没想到丫头你居然可以三个月就钓起银鱼,天赋优异啊,我还以为你用不了几天就会放弃呢。”

    小柳笑着看桶中游的小鱼,心中成就感顿生,也不计较没饭吃,乐呵呵地说:“师父来我家,我今天晚上炖鱼汤大家吃。”

    “不是天天念叨要拿去卖钱吗?”吴老先生看着眼前活泼的女孩子,忍不住笑道。

    小柳一把提起木桶,拉过他,边走边说:“第一次钓上的鱼,当然要给大家尝尝鲜,赚钱的以后再钓。”

    “那就不客气了。”

    “师父你啥时候有客气过?”

    “哈哈……”

    当晚,小柳家里闹纷纷,桌子上摆着小白做的酿豆腐、炒豆干;小柳做的青菜和一小锅鱼汤,甚至还有吴老先生带来的一瓶酒。

    银鱼虽小,味确实鲜甜,甚至比起她上辈子去海边吃的贵价海鱼更加好,大家抢着落筷子,吃得赞不绝口。

    有几分醉意的吴老先生吃得兴起,给小柳斟了杯酒,小柳推辞,他立刻摆出师父的架子说:“师父敬的酒都不喝?”

    大傻急忙过来抢杯子:“姐姐不喝我来喝。”

    “没规矩,这给徒弟的酒是谁都能喝的吗?”吴老先生一筷子打落他手上,打得他捂着手缩了回去。

    小柳见推辞不过,只好接杯一口饮尽,浓烈的酒味呛得她连连咳嗽,吴老先生倒是十分高兴,拍着桌子说:“这才是我的乖徒弟!为师没白收你。”

    “没事吧?尽硬来,”小白细心地过来替小柳拍拍背,帮她缓过气来,又斟了杯水后不满地望了吴老先生一眼道,“小柳不会喝酒,你怎么能灌呢?”

    大傻也想过来学着拍,结果一巴掌下去小柳差点趴桌子上。

    吴老先生看看三人,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所有人莫名其妙后说:“丫头,为你好,将来跟了这个白小子吧,那个傻小子跟不得的。”

    一句话下来,小白脸都红了,赶紧大声争辩:“小柳救过我命,我把她当姐姐看,你别想歪。”

    小柳也急忙辩白:“他们俩一个小孩一个傻子!师父你喝醉酒在乱说啥?”

    吴老先生只是笑着摸胡子,不说话。大傻一个劲问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小柳不可以跟自己?

    小白转过头回答大傻:“他在说醉话,别理他。”

    “白小子,我可没说胡话,”吴老先生不高兴地拍着桌子说,“活了那么多年,看人难道还不准吗?你肚子里那些小算盘以为我不知道啊?帮你还不领!”

    小白立刻一口青菜塞入他嘴里,不停劝:“知道你厉害了,吃菜吃菜。”

    “为老不尊,满口胡言,带坏小孩。”小柳也忍不住白了他好几眼,下了总结。

    吴老先生只是叹了口气,将剩下的老酒喝完,歪歪斜斜地站起来告辞离开。小柳赶紧送他出门,见满眼醉意忍不住问:“要不我们送送你?”

    吴老先生只是摆摆手,对她重复了一次:“千万不要跟那个傻子,他再好也跟不得……跟不得啊……”

    小柳不解他的意思,回头见到大傻抱着二傻在门口笑呵呵地对她招手,心中不由又涌起一阵暖意。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