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十三章 师父在上(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洛水镇商市一角,支起一个小摊位,摊位上有面红布做的旗幡,上书“豆腐西施”四个大字,笔法秀雅,显然出自本镇唯一秀才杀猪黄之手。

    卖豆腐的美人,肤似凝脂,眼如秋水,鼻梁高,薄唇紧抿,一头乌黑秀发随意束成马尾扎在脑后,朴素白衣衬得子柔弱修长,回眸间,眼光落处,任是无也动人。引得路边行人都纷纷侧眼,忍不住过来摊位搭几句话,买两块豆腐。

    “豆腐西施这块招牌果然没打错啊……”旁边有个清秀女子抱着只猴子,一边数猴子碗里的钱一边笑嘻嘻地赞道。

    “小柳……西施真的是你家乡的帅哥名字吗?”美人不满地回头望着她,又摸摸脸颊说,“那群瞎子蠢货,我长得没那么像娘们吧?”

    “二傻干得好,继续拿碗收钱,”被唤作小柳的女子数完钱后拍拍猴子脑袋,回头正色对他说:“西施当然是帅哥,当年在我乡下,他每次出门卖豆腐都会给一群姑娘追着喊‘西施西施我你’,还送花和水果给他呢,可惜小白你还不够功力。”

    小白不相信地“哼”了声,扭过头继续卖豆腐。旁边那只唤二傻的小猴子拿着碗,可地做着鬼脸示意让顾客将钱丢进碗内。

    “呀,今天都快卖完了,扣掉本钱赚了30多文呢,这回不怕没饭吃了。”小柳算完账欣喜地说,她觉得做豆腐卖实在太好了。

    前阵子财产几乎见底,小白自告奋勇地说自己以前家道沦落时,曾和人学过做豆腐,于是小柳用剩余的钱财买了个磨和黄豆等各种材料,让小白做豆腐卖。

    结果一番工作分配下来,大傻自是担任推磨的职责,他简单就可以让磨像玩具似地转得飞快,小白本来只是负责制作豆腐,由小柳去销售。却没想到他去摊位帮忙的时候,豆腐销量都会特别好。于是小柳干脆让小白也负责卖豆腐,又发挥现代营销政策,由黄秀才写上豆腐西施招牌,让以前大傻收留回来的猴子二傻负责收银,逗顾客一乐。

    豆腐生意甚好,虽然一块只卖一文,但每天扣除本钱外还能收二三十文,剩下的豆腐自己吃,后园小白也开了些地,教小柳种青菜,如此下来,在勉强解决大家温饱问题后,还能余个4、5文存起备用,就是每天青菜豆腐的吃得非常腻味,体重直线下跌,大傻天天吵着要吃,小柳只好每天买一文钱糖哄他。

    小镇对豆腐的消耗力就那么点大,如何再增加收入,是个大问题,小柳帮着收拾好豆腐空板子后,坐在旁边托着腮帮子努力思考。

    “让一下!”街道那头,马蹄声扬起,几个青衣客骑着高头大马极速奔来,小贩们纷纷将东西往路边挪。小柳和小白反应慢了些,一匹马奔过时,正好擦过,掀起了豆腐摊,卖剩的豆腐洒了满地。

    小白愤怒地叫骂起来,领头的青衣客拨转马头,又急急回来,看眼倒下的摊位,抬头见小白气得脸色发红,更添几分秀丽,不由愣神,立刻下马抱拳简单行了一礼:“海沙帮有急事通过,不甚撞倒姑娘摊位,不知姑娘芳名,家住何处,改定登门道歉。”

    “你瞎了啊!老子是男的!!”小白的脑神经终于断了,他暴走地叫了起来,“赔我豆腐!”

    听见小白不是女的,青衣客脸色立刻变了,叫了声“晦气”,甩下一块银子,扭头上马就走。

    小白听见对方这等言词,还想不怕死地冲上去对骂,小柳虽然也愤怒,但看了眼对方腰中大刀,还是赶紧捂着他嘴巴拖了回来,安慰他对方都赔钱了,就算了吧,谁叫我们没实力,不够别人横。

    青衣客给的银子足足有一两多,纵使再气愤,还是要拿的。小柳买了只鸡,又称了一斤桂花糖,边安慰气愤难平的小白边回去。

    晚上一桌丰盛,却只有大傻吃得欢,小柳和小白都不太想动筷子,心里似乎有什么噎着。

    夜里,小柳拿着桂花糖用梯子爬上屋顶数星星,她看着银河如一条闪闪发光的宝石腰带,划过天边,看着天上的星星组成各种各样的图案,想念起原来生活的普通世界,一丝思念渐渐涌上心头,红了眼眶。

    大傻见小柳不在,出来找她,寻了半,抬头见她在屋顶上吃糖,不由笑着说:“小柳姐姐一个人躲着吃糖,我也要吃。”

    “好啦好啦,我下来给你。”小柳偷偷拭去眼泪,站起正要下去,冷不防脚步一滑,将要往下摔去,大傻立刻几个翻凭空跃上,将小柳稳稳抱在怀中,满天星光撒在他的脸上,那张不精致,却坚毅无比的脸庞突然呈现出一种属于真正男子汉,可以顶天立地的魅力。

    温暖气息传来,小柳心跳突然有些加速,呼吸几乎停顿,她忘记思考大傻跳上来的轻功,也忘记思考自己现在的处境,直到砖瓦嘎嘎响起时,才突然惊悟起一个重要问题:

    自己高160左右,体重约40多公斤,大傻高190左右,肌结实,体重最少75公斤,两人加起来120公斤左右,而受力面积是大傻约39厘米长的一对脚,根据物理公式算的话……

    尚未算完,一声惊呼,屋顶破裂,两人直直堕下,大傻赶紧一个转,用自己的背摔落地上,减少小柳着地的冲击力。

    “姐姐,痛不痛?”摔在地上的大傻急急问小柳。

    小柳趴在他怀中抬头,正对上一对关怀的眸子,两人呼吸气息如此接近,让她不由脸红起来,赶紧摇摇头慌乱地说:“我没事,你呢?”

    “你们在干什么?”屋内,辗转反侧无法入睡的小白,在上跳起,睁大眼睛看着从天而降的两个人,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时小柳才发现似乎状态不对,赶紧不好意思地爬起,检查大傻体是否没事,一番检查下来,似乎只青紫了几处,没有大碍,才略略放心,回过头不住和小白道歉:“我刚爬你屋顶看星星呢,不小心掉下来了。”

    “两个蠢材!”小白起,铁青着脸检查两人伤势,又看看自己屋顶上的大洞,一字一顿地咬着牙说:“以后止爬屋顶。”

    “那么晚还不睡?”小柳只得傻笑着道歉,顺手将桂花糖都塞大傻手里。

    “睡不着,”小白叹口气,突然带几分犹豫地望着小柳说,“我想和你说件事。”

    “什么事?”小柳见他认真,也收起笑脸问道。

    “我……想学武,入武林。”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