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八章 杀猪秀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第二午后,阳光正好。洛水镇平安巷和其他几个巷子连成一块,像张蜘蛛网,让帮忙捎话的小柳迷了方向。本想问嬉戏的孩子杀猪的黄大哥住哪,没想他们一见大傻就立刻哄散,就算没跑的几个也给娘亲拖走了。恨得小柳很不淑女地偷偷比了个中指,在心里暗骂:都是一群以貌取人的笨蛋。转念一想自己当初也是个同样的笨蛋,赶紧又将手指缩了回来。

    转悠中,围墙内传来朗朗读书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小柳认得这是《论语》中的篇章,不由惊喜了起来,她想不到还可以在这个世界发现和自己原来世界同样的东西。于是赶紧拖着大傻悄悄走去那家人门口,探头进去。

    里面有几丛翠竹掩着简朴房屋,一位衣裳整洁,看上去有些斯文的男人,头扎四方巾,正坐竹林旁边捧着书籍念得摇头晃脑。正念着,旁边一个大伯跑出来拿着只草鞋往他脑袋上砸去:“读什么书!中个秀才有用?活不见你去干!鸡不见你去喂!柴也不见你去劈,就那么一转眼功夫不盯着你,又来念你的破书!念来有用?!还不如学别人习武去,隔壁家小二子给秦门收为徒弟后,他那个赌鬼爹一见到我,眼睛都朝天上去!”

    “爹!住手啊!”那个据说是秀才的男人给砸得到处躲避,绕着竹丛直转圈圈,不停求饶。看得小柳目瞪口呆。他爹嫌砸得不够爽,又将另一只脚的草鞋取下扔过去,这次准头有点偏差,直往小柳脑袋上飞来。

    大傻见小柳受袭,急忙一伸手将草鞋接下,结果正在追打的两人停下来,与在门口的他们大眼瞪小眼,双方都说不出话来。

    小柳第一个反应过来,赶紧推门上前赔礼笑着说:“我们本是来问路寻人,却没想听到书声,觉得那书念得似乎很有道理,于是停下来听了会,千万不要见怪。”

    秀才闻言立刻喜上眉梢,上前鞠躬笑道:“没想到这位姑娘也书,真是难得。”他爹见外人在场,不好发作,丢下一句让他呆会赶快去劈柴后就转入了屋内。

    小柳见对方文绉绉的行礼,赶紧鞠躬回礼:“听先生念的文章精妙非常,我学识浅薄,请问出自那本书?何人所作?”

    秀才见小柳回礼,赶紧再度回礼:“这是一百年前颜回圣人写的《孔子》,据说出自他老师孔子的言行,但孔子是何人却无从考究,也许是颜回圣人谦虚编造。”

    颜回是孔子的徒弟,30岁不到就去世了,或许也穿越来此?小柳心里正寻思着,见秀才行礼又忍不住鞠了一躬:“先生莫要太客气了。”

    大傻见两人礼来礼去,不由哈哈大笑:“你们弯来弯去的,是玩什么新鲜游戏吗?我也来弯。”

    接着他开始不停地鞠躬,小柳和秀才红着脸赶紧制止了他,互相又开始赔礼,赔了几轮后突然发现不妥,两人都忍不住笑了。

    秀才自称姓黄,平素最读书,尤颜回。只是如今天下皆重武轻文,又遇上个武成痴的爹,因此总被指责。当小柳问到为何天下重武轻文时,他不由叹息:“太祖皇帝当年是武林中一大高手,打天下平叛乱也是借武林众人之力,后来登基为平伏各门派争议和管理武林事宜成立问武堂,戏剧说书总是不停地说武林的趣事,那番快意恩仇的世界让少年人着迷,纷纷投入武林。我爹也是自小迷恋,可惜天赋不足,无缘拜入门下,于是寄望与我,但我始终不这番打杀。”

    小柳闻言更是不解:“快意恩仇?武林中人杀人朝廷不管了?”

    黄秀才笑道,“武林中人自是武林管,只要入了武林正式的门派后,除了问武堂或皇上亲自下的圣旨外,是谁也管不得。”

    “问武堂主不是很厉害?能和皇帝圣旨比肩?”小柳有些吃惊。

    “你这姑娘别乱说话,小心挨刀子”黄秀赶紧左盼右顾后说道,“问武堂的堂主不是一个人,而是由武林五大门的门主一起担任,每五年换一个人做问武堂堂主,但重大事件都得联手处理。捕快也是他们各派弟子出任,谁也不肯服低。这也是朝廷故意如此,让五大门派互相制衡,以防他们作乱。”他摇摇头苦笑着说:“也因此让天下文风低落,人人都习武,不重读书,真是可悲可叹。”

    小柳见黄秀才神色黯然,不停反复说“天下如此,读书何用“,不好意思继续挖他伤疤,于是转入正题:“请问这巷子里有位姓黄的杀猪大哥,家住何处?”

    黄秀才愕然:“姑娘找在下何事?”

    “我帮人给杀猪的黄大哥捎句话,请问他住哪儿?”小柳正重复着,突然回过神来,指着黄秀才鼻子,眼珠子都快掉了下来:“你是杀猪的???”

    黄秀才不好意思地轻咳了一声:“正是在下,家中经营铺,自幼跟着父亲学杀猪,念书反倒是兴趣……大家一般都不叫秀才,只叫在下杀猪黄。”

    小柳自觉冒失,赶紧将手指放下,连连道歉。看着眼前怎么也像个读书人的黄秀才,脑子里不停自我解释:以前电视上都报导过大学生自强不息地去农村种菜卖,所以杀猪的秀才何必大惊小怪,

    她赶紧将惠儿的话转告给黄秀才,黄秀才一听顿时脸红得像个苹果,不住地搓着手说:“都已经和她定了亲,婚前见面恐怕不合礼法,不合礼法啊。”

    “那你不去见她?”

    黄秀才正色道:“在下总得当面告诉惠儿小姐,婚前见面不合礼,否则她不懂的。”

    看着眼前口是心非的囧人,小柳不知该说什么了。

    离开时,黄秀才送了小柳几个鸡蛋,说是感谢她捎话,小柳推辞不过就收了,回来时又转去洛水客栈,见盲眼说书先生依旧在拉着二胡说他的书。

    无视小二见到大傻的恐慌和白眼,她凑过去要了壶茶和三十个包子,再次警告他不准抢别人东西吃不准拍桌子后,专心地听了起来。

    昨天的向大侠血战黑风寨却已经讲完,说书人讲的是玉面侠盗莫烟戏耍黑心盐贩子的故事,满场笑声不断。中场休息时,记甚好的小柳就竖着耳朵听其他客人东家长西家短闲聊,将有用报一一记下,那些青阳城院来了美丽新姑娘或小倌馆有了新货色什么的无用东西中筛选出这个世界的物价、常识、历史和地理等报。

    一下来,收获甚多,大傻也吃下了二十七个包子,不由感叹,客栈果然是个好地方。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