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六章 古代狐狸(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楼下传来一阵喧哗喝彩声,小柳赶紧跑下去,在楼梯口抓住店小二询问大傻的下落。店小二见到她如蒙大赦:“陆姑娘,我正想去找你呢,快劝劝你家那位吧,再这样下去我们没法做生意了。”

    小柳迷惑地走去客栈大厅,只见一个说书的盲眼老头抱着把三弦琴在喝茶润喉。大傻坐在离听书最近的地方对着一桌子菜狼吞虎咽,前面还放着几个酒壶,时不时拿起来大喝一口。客栈掌柜苦着脸走过来道:“陆姑娘,本来其他客人正在吃喝听说书,没想到这位大爷一下来,就直接坐过去霸占了桌子,还拿起人家的酒壶就往嘴里灌酒,吃他们的菜,客人见他凶狠,不敢理论,所以逃了,我刚小心翼翼过去想问问那位大爷,可他冲着我傻笑不答话,现在这酒菜全部都没付账……您看……”

    大傻回头见小柳下来,开心地冲着她直招手:“姐姐过来听故事,我给你留了好吃的!”

    “吃!吃!你就知道吃!”小柳气得浑发抖,不及过去痛骂大傻,先转头讪讪笑着对掌柜道歉:“不好意思啊,我家哥哥小时候发导致脑子有点毛病,这酒菜多少钱?我赔就是。”

    掌柜顿时松了一口气,立刻伸出三个手指道:“一共三两。”

    在陈大婶家得到初步经济常识的小柳顿时惊叫了起来:“这里酒楼吃饭据说最好也就一顿一两银子!怎么能收到三两?你坑我啊?”

    “姑娘且听我细细算账,本来这酒菜确实只要一两银子,”掌柜也不恼,只是笑着说:“可是那位大爷刚听到人家说书的说到兴起处,往桌上一拍,结果桌子破了,小店这桌子可是上好黄杨木做的,也值得一两一张,不信您看那边的碎片。”

    小柳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角落确实有张断开两半的桌子,只好继续问道:“那还有一两呢?”

    掌柜的一摊手:“这桌子破了,菜自然也倒了,他又把旁边的桌子连酒菜搬来了……”

    给驳得哑口无言的小柳只得掏出银子付账,走过去大傻旁边气呼呼地敲了他一下脑袋,怒道:“你做的什么混帐事!”

    大傻抬头望着小柳笑了,他赶紧献宝似地指着菜说:“看……我给你留了好多好吃的,姐姐别生气,下次大傻不自己先吃了。”

    “吃!就知道吃!”小柳本想发火,看着他无辜的脸,不由心软,只得坐下来柔声说:“你以后不可以乱拿别人的东西吃,知道吗?”

    大傻抓抓脑袋问道“可是……我饿了,他们都在吃,所以我也想吃。”

    小柳耐着子循循善:“吃东西是要给钱的,你以后要吃什么都先问我一声,我再给你买,好吗?”

    “好,我以后想吃什么都问姐姐。”大傻爽快的回答,让小柳稍稍安了心,扒了一碗饭,夹了几大块,决定以后再慢慢教他生活常识。

    此时喝茶的说书人放下了茶杯,突然一拍醒木,大喝一声,将所有人都惊了一跳,他又将三弦琴轻拨,然后缓缓说道:“上回说到黑风十八寨平作恶多端,早已引发公愤,此次更趁魔教动乱时冒充魔教中人杀了武林排名第三的美女梁年年,本以为做得天衣无缝,没想却被问武堂中最是铁面无的向云天向大侠查出。向大侠冲冠一怒为红颜,扛着他108斤重的鸣龙戟独个儿上了黑风山……”

    小柳听他说的似乎是武林中事,顿时提起兴趣,又转过头狠狠警告大傻:“不准拍桌子!要拍就拍你自己大腿去!”

    “那一战从清晨出打到黄昏落,打得天昏地暗,地上黄沙处处染血,杀气重得连飞鸟都不肯经过黑风山上空。在数十人围攻下,向大侠的虎口已经裂开,沁出丝丝鲜血,长戟却未曾离手,就连黑风寨的寨主也忍不得叫了声好汉子……”说书人时怒时笑,手中三弦琴时不时拨弄,将一场大战讲得淋漓尽致,大起大伏让听得人心悬了几悬,大傻更是在自己大腿上拍了好几下,最后他将弦音一收,哀声说到向大侠中七十八道伤,博命一击时,大家听得连大气都不敢出,他却笑着来了个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吊得人胃口高涨。

    说书完毕,旁边听众有些偷偷退场,但更多的还是上去丢一两文在说书人的碗里,听得入迷的小柳也丢了两文,然后悄悄问说书人:“你说的这些故事是真的吗?武林人士真的有那么强?向大侠赢了吗?”

    说书人鞠躬笑道:“当然是真的,别人不好说,可向大侠年纪轻轻已是武林十大高手之一,又是秦门前任门主亲自传授的大弟子,问武堂的第一捕快,辈份甚高,平生最是嫉恶如仇,至于他是输是赢,请姑娘明儿接着听我讲。”

    小柳连连点头称好,回头见大傻已将饭菜吃光还直直盯着别人的饭菜,赶紧拉他一块上楼收拾行李。她将大傻上和换下的衣服也翻了一遍,找出十数两散碎银子和些许铜钱。于是她将这些东西统统收起来另放一包,下楼又找了店小二,许他20文钱,让帮忙介绍出售或典当的房子。

    店小二收了钱后,问了问小柳能出的价钱,没多久就带回一个妇人,自称原本是山中猎户,但丈夫不幸亡,准备卖掉房子带儿女来城中居住。小柳跟着妇人去看她的房子,地点在城南角落靠山处,一个小小的四合院,共四间青砖瓦房,有一些简单家具,附带一个小厨房和柴房,门前有棵柳树和桃树,此时正是天,桃花开得茂盛,绿柳长出嫩芽,点缀得院子非常美丽。价格不算贵,只要20两,就是有些偏僻,周围邻居最近也得走上两百米才到。

    小柳左看右看,除了偏僻外没挑出什么大毛病,那个妇人又说这里屋子朝向好,座北向南,光是建材就要花上18两银子,屋旁有山有水有鱼,冬暖夏凉,十分便利。她看了一眼正在旁边蹲着看蚂蚁的大傻又说道:“姑娘,你哥哥脑子似乎不太好,如果和邻人太过接近的话,万一出什么事,你如何担当得起?“

    小柳有些不高兴地说:“他不会打人的。”

    “这种事很难说啊,”妇人急忙说,“就算不打,别人看见他也怕啊……”

    “他那里可怕了?”小柳说。

    “我家孩子见到他都吓哭了……”

    小柳看看躲在门外偷偷往里面看大傻的孩子,顿时无语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