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二章 染血男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任何活着的人都不知道死亡是什么滋味,小柳也不例外,现在的她不能动不能听不能看,甚至不能思考,沉浸在混沌中的只有宁静与绝望。

    她不知睡过了多久,终于有一丝微弱的亮光慢慢渗入眼帘,有些细微的声音传入耳朵,让习惯在黑暗中沉睡的她开始不耐烦起来。

    别吵,我已经死了,不要再打扰睡觉。

    她向空中挥了挥手,又迷迷糊糊地翻了个,突然发现似乎有哪里不对劲,诡异的感觉袭遍全,猛地睁开眼,竟见到满天繁星,比钻石更璀璨地闪耀眼前……

    小柳呆呆地看着在污染严重的城市中从未见过的壮观星河,一时竟失了神,忘了去思考为什么自己死了还会动的奇怪事件。

    直到蝈蝈的悦耳叫声唤醒了她的神智,寒风吹过让她打了个冷战,小柳伸出手看了看,确认自己似乎还活着、能动,于是撑着地面,努力地翻坐起环顾四周,发现自己竟独处在荒山,下压着的是半人高的野草,旁边是几棵不知名的高大树木,背后有悬崖峭壁,黑暗中模糊可见几棵松树顽强地生与峭壁上与自然奋斗,前面有静静流淌着的小溪,一切都原始得没有任何人类存在的气息。

    此时此刻,就算小柳平时反应迟钝,也醒悟出这里绝不可能是天堂。她开始低头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脑袋却传来一阵剧痛,让她不由咬牙伸手摸了两把,却摸到一些开始有些凝固的血迹,放鼻子下闻闻,有点铜锈的味道。

    随便在野草上擦了几把手,小柳摇摇晃晃地爬起走了没几步,一个踉跄几乎跌倒。她低下头,发现是脚边长裙的裙摆绊住了去路。

    小柳这才发现自己穿着有些古怪,她小心拎起长裙,认真打量了几眼,在夜色中却无法看清长裙的颜色,只发现周围边上绣着淡淡兰草,仿佛古代款式,手腕上有一只金丝镶嵌的镯子,脚上穿的是一对绣花鞋,全打扮就像是她以前在网上汉服店见到的货色,却精致了许多。

    手开始颤抖,小柳再次往头上摸了摸,发现一头长发竟垂至腰间,两边挽着松散了的髻,插着一对发簪,双手手指关节处有一些淡淡的茧,不知是做什么磨出来的。而高也似乎矮了不少。

    她像梦游人一样,抬起手狠狠咬了自己一口,看着深深牙印下的皮肤慢慢泛起红色淤血,突然很想哭。

    这不是在做梦,而是如倩女幽魂一般上了另一个人的体,用《聊斋》的话说是借尸还魂,用网络小说的话来说,叫做穿越。

    撩起裙子,小柳跌跌撞撞地走到溪水边低头凝视自己倒影,却发现星光下流水不息,无法映出自己的容颜,当重新生存的些许庆幸过去后,她一**坐在溪边的大石上,任由悲伤和害怕席卷心头,她忘记考虑现在的年代、份、处境、地点,也忘记考虑将做什么和往哪里走。只是觉得心难过得碎了似的,喉咙给塞得紧紧的,病后一直伪装坚强没敢在父母面前哭泣的她,终于在这个无人处抱着膝头嚎啕大哭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一股强风刮断树枝的声音,将小柳吓了一跳,她抬起迷蒙的泪眼,发现黎明前的黑暗已经渐渐到来,周围的风吹草动和虫鸣声有几分恐怖的味道,让她硬生生打了几个冷战,心里开始害怕起来,怕有狼出没,也怕有蛇潜伏在草丛中,也很害怕有怪物和鬼……

    蜷缩成一团无法控制思绪去乱想,小柳只得闭着眼不停地小声默念给自己壮胆:“不怕,不怕,没有鬼,没有怪物,马上就天亮了……”

    正在她渐渐将心放松之际,右肩就给重重地拍了一下。

    荒山野岭无人处,谁会拍人?

    小柳心跳顿时停了三拍,牙关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她僵硬着脑袋自己将视线转过去,竟看到一只粗壮大手放在肩上,那手上似乎还有星星点点的血迹。

    清风再次吹过,淡淡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小柳一点一点地顺着那只手继续往上看,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材魁梧的男人,他衣衫褴褛,头发凌乱,布满血污的脸上有一道深深伤痕,显得十分狰狞,充满杀气的眼睛正狠狠地盯着自己,没有说话。带着不好预感,小柳又迅速地往旁边扫了一眼,发现他另一只手上还拎着一把明晃晃的九环大砍刀,仿佛还有暗褐色的液体凝固在上面,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啊!!!啊啊啊啊!!!”她发出的惊天地动鬼神惨叫声足以惊走林中飞鸟,也把对方吓了一跳,趁他愣神瞬间,小柳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跳下石头,手脚并用地想要逃跑,不敢回头。

    可是藤蔓和小石头最喜欢和逃跑的人过不去,她边跑边摔,连连跌了三个跟头,在准备跌第四个跟头的时候,背后风声一闪,一只强有力的手将她硬生生擒住,再抓着衣领像逮兔子般扯到半空,将小柳脑袋扭了回去,着她正视大砍刀和那张凶恶的脸。

    两人相视无语,时间一秒秒过去,面露凶光的男人看着小柳轻轻动了几次嘴唇,似乎想说什么却一直说不出来,直到小柳给他挂在半空约五分钟后,才用低沉嘶哑,带着一丝暴戾的声线缓缓吐出三个字:“你是谁?”

    小柳的胆子不算大,她如今已抖得和包糠似的,明知此刻应该按穿越小说女主生存法则编个谎话,可脑子里却一片空白,嘴里很不争气地老实吐出:“陆……陆……陆小柳。”

    拎着小柳的男人皱皱眉,似乎没有听懂,他继续追问:“陆陆陆小柳是谁?”

    “是……是我……”小柳智商已经向0靠拢。

    男人盯着小柳,又是沉默很久不说话,手里握着的刀紧了一紧,让她的心也随着紧了紧,冷汗淋漓,浸透了衣襟,她突然发现自己也许会成为有史以来死得最快最早的穿越者……

    正害怕中,那个男人却咧嘴笑了笑,笑容浮现在满是血和伤痕的脸上,更显得诡异非常,他突然将手中握着的大刀突然狠狠插入地上,没入几乎三分之一的刀,然后用空出来的手,指指小柳,又指指自己问道:“我是谁?”

    “你……你是……”小柳现在打结的已不止是舌头,连头脑都不例外,在这个刚穿越来的世界中,她连自己都不知道是谁,怎么可能知道对方是谁。

    想了好久都没有答案,男人急躁地大吼了一声:“快说!”

    小柳吓得不由冲口而出:“不知道!”

    “噢……我刚一直在想自己是谁,”得到这个不靠谱的回答后,他却将小柳放下,用大手像摸小猫一样摸着她的脑袋,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原来我是不知道。”

    小柳顿时傻了,以为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男人却再次傻笑着重复道:“嘿嘿~你是陆陆陆小柳,我是不知道。”

    他不停地摸着小柳的脑袋,越摸小柳就越绝望,她觉得这个人是个疯子,而疯子杀人是从来不讲道理的,说不准现在就是在摸从那里下刀好。

    不知道过了多久,见他还没有下一步动作,小柳壮着胆子小心翼翼地试探问:“我可以走了吗?”

    男人神色顿时一冷,猛地拔起大刀,小柳脖子一缩,赶紧闭上眼睛。没想到他却孩子气地说:“姐姐要带不知道一起走。”

    小柳当场囧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