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篇 第一章 两处离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橘花散里 书名:一柳寒蝉
    清晨,空山起了迷雾。 王老汉赶着驴车,哼着小曲往山腰赶。他每天都要去给吕家收拾生活垃圾,这也是他每天必做的行程,偶尔还能讨到几枚赏钱。

    行至半路,一阵血腥味扑鼻而来,他不由好奇地将马车停下,跑过去看,这一看之下,却几乎吓得魂飞魄散。

    那是一位披嫁衣的美丽新娘,端坐在大树旁,乌黑的青丝随意地垂下,杏眼睁得大大的,满面惊恐的表。她前被刺了一个窟窿,血早已凝固,在鲜红的嫁衣上开出朵朵黑色的花,人竟是早已断气。

    王老汉此刻连驴车都顾不上,他大叫着“杀人啊!有人杀人啊!”一边连滚带爬地往山下跑去……

    没有多久,这宗凶杀案的受害者,就已经有了结果,衙门快马飞去报讯。

    那是越门门主楚天行的女儿楚笑,温柔婉转,貌美无双,她本应今出嫁,夫君是武林中桦山派掌门长子尹清秋,正是一对美好佳话,却不知为何昨晚死在了这里。

    楚天行此时在后堂走来走去,原本脾气不好的他,此刻更加暴躁,他的宝贝女儿居然在婚礼前夕失踪,这该如何与亲家交代?他只好按捺着脾气,一边让人拖延迎亲时间和宾客赔礼道歉,一边在后堂向天赌咒发誓,若是那个任的混蛋女儿回来,一定要家法侍候,揍她一顿再送上花轿。

    他的女儿回来了,可是他无法揍了。

    因为女儿死了。

    楚天行望着死不瞑目的女儿,呆立当场,良久后,撕心裂肺的悲鸣响彻天际,他一把抱住自己的女儿,不停地抚着她的眼睛,却怎么也无法将它闭上。他的妻子从后堂跑来,一看此状,还没哭出声就晕了过去。

    门外一个穿着大红新郎衣的青年匆匆跑来,看见自己未婚妻的尸体,顿时移不开脚步,他轻轻地走过去,看着她美丽的脸,纵是咬紧牙关,也不由落下两行清泪,他蹲下,轻轻地唤她的名字:“笑儿……笑儿……”

    可是再不会有人笑着回应他的呼唤。

    越门中人,在这一片悲痛中,默默地将大红的喜字拆下,能干的管家指挥他们重新去买白事的用品。

    所有人心里都知道,接下来应是疯狂的复仇。

    但,凶手是谁?

    ————————————

    21世纪

    医院血液肿瘤科的病上,约摸20岁的女孩,穿着宽大病号服咬着笔努力思索着。

    她的手,紧握黑色水笔不住颤抖,几无力继续刻下扭曲的笔画。

    她的眼泪,模糊了素白的信笺上的浓浓墨迹,也模糊了视线。

    女孩叫陆小柳,计算机系大一学生。她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父亲很疼她,是个公务员,温柔的母亲是幼儿园老师,还有一块打打闹闹的弟弟陆小齐已上高中。前程似锦的明天本在眼前,却没想自己上发生如狗血韩剧般的节。

    白血病,这种仿佛在电视里才发生的绝症在她上出现的时候,欢乐的家庭陷入一片愁云暗淡中。父母一夜白发,换髓手术几乎花尽家中存款,却又发生了强烈的排斥反应,她知道自己的体,已经拖不了多久了。

    有些东西想说,却无法表达,只得融于笔下。信写好,自己反复看了又看,忍不住一阵心酸,终于将它折上。

    小柳抬头轻轻叹了口气,恶心难受的感觉又一次涌上口,弯下腰,想吐却什么也吐不出。摸索着打开偷藏的小镜子,她几乎已经认不出自己在镜中的容颜。

    她想活,真的很想活。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掉下来,小柳赶紧甩甩头,擦去泪痕,苦笑一下,不能在亲人面前哭,要笑,笑得灿烂些,免得增加大家的伤感。

    小柳找出信封,将信件细心一点点叠好塞入,再夹进弟弟小齐借给她的漫画中,她相信这动漫发烧的孩子,将来一定翻阅漫画时一定会发现。

    刚放好书信,门外就传来小齐的匆忙的脚步声,小柳赶紧将漫画藏好,拍拍脸颊,依旧和以往般对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小齐在病房门口停了一下,才推开门,这个原本充满阳光气息的男孩如今已憔悴了不少,他放下带来的书籍,笑着说:“姐姐你一定会没事的,人家说红颜才薄命,你这姿色绝对是长命百岁的。”

    “又拐着弯损我!”小柳笑着猛锤了他一下,装作凶狠地说:“你家姐姐当然没事。”

    两人似乎和以前一样打打闹闹,但很多东西,大家都心知肚明,却善意地互相欺骗,希望将幸福拖延到最后一秒。

    直到半月后桃红未谢时,离别时期已到。

    病房一阵喧哗,各种医疗仪器不停移出移入,传来的哭泣声更是揪得人心肝发疼,小柳静静地躺在病上,表似乎无比的安宁,她的瞳孔慢慢放大,最终失去光芒,脑电波的曲线渐渐变直,边紧紧握着她手舍不得放开的是父母与亲人。

    灵魂渐渐消失,不知去往何方,告别所有不舍的一切。

重要声明:小说《一柳寒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