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 气死你

    “不,不,不,我不会死的,我知道,你已经看上了我,你舍不得我死的。”突然间,赵子枫笑了起来,一点也没有在意女骑士的枪尖下指在他的口,只要对方轻轻的一推,就会被长枪给刺穿。

    听到赵子枫临死之前竟然还调戏自己,女骑士冷冷的说道:“是吗?也许你认为自己真的能够刀枪不入,不过我还是想试试。”

    赵子枫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闭上了眼睛,如同烈士一般的,大声的喊道:“来吧,能死在美女的手里,做鬼也值得了。”

    “你……”女骑士差点没有被赵子枫的表给气疯了,这个人临死前竟然还要耍嘴皮子,女骑士举起了长枪,就要狠狠的刺下去。

    看到女骑士的长枪举了起来,赵子枫故作感慨的长叹一声,说道:“唉,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人在众目睽睽下谋杀亲夫,看来包办婚姻真的害死人啊。”

    在赵子枫刚刚说话的时候,女骑士的长枪已经举起来了,但是当赵子枫说到包办婚姻的时候,女骑士的长枪猛的一顿,停在了赵子枫的口。不过即使是这样,长枪也一时没有收住,轻轻的划破了赵子枫的皮肤。

    “你知道我父亲,他还没有死……”女骑士双眼含着泪水,有点呜咽着问道,赵子枫说的包办婚姻一下就让她联想到了父亲。难道父亲真的没有死……

    那次剿灭海盗的任务失败了以后,她的父亲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她一方面安慰自己对方可能没有将父亲杀死,只是囚。另外一方面又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海盗和官军历来都互相厌恶的,哪有不杀死对方的道理呢?

    就在这样的煎熬中,她度过了一个个失眠的夜晚,她好希望,当她某一天醒来的时候,父亲就和以往一样站在她的头,告诉她这只是一场恶梦而已。

    同时,她也告诫自己,一定要为父亲报仇,就这样一下认为父亲还活着,一下认为父亲已经死了,她完全的处于一种精神恍惚的状态,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样了。还好军队里面的人都是她父亲的老部下了,自然对她照顾有加,也让她顺利的接掌了军队。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以后,她也想通了,不管父亲是生还是死,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要有能力。如果父亲只是被关押了起来,她就要能够带部队将父亲给救回来。如果父亲已死的话,她就要带军队去报仇。

    心里想通了以后,她就开始了训练士兵,加上领主也想报仇,虽然她看不起领主,但是这并不妨碍她以领主的名义征召士兵,至少这样做是名正言顺的。

    当然,实际上领主也是在利用她,暗中充实自己的卫队。不过她并不在乎,以领主的能力,就算是给他一万的军队,也只是一群稍微多一点的绵羊而已。

    今天的那个矮人铁匠,是她查访了好久才找到的,而这个时候,领主也一样的查访到了。对于这个铁匠,两人都想抢,所以就出现了两个大队一起过来的况。如果不是赵子枫突然攻击的话,可能他们自己就先打起来了。

    结果搞得赵子枫摸不着头脑,这个队伍一下子极其弱智,但是突然一下又极其的强大,才让赵子枫在没有察觉的况下吃了一个大亏。

    “说,你要多少赎金才能将我父亲给放了。”女骑士怀着一丝希望的说道,至于刚才赵子枫说的她父亲已经将她给送给了赵子枫,她自然不会相信。也只是当成赵子枫故意这样说的,好占她的便宜。下意识的,她还是不希望听到自己的父亲已经死亡的消息。

    赵子枫仔细的想了想,然后轻笑着说道:“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你的名字好像叫做利露,对吧。”

    女骑士咬了咬牙,狠狠的说道:“是的,我就是利露,我父亲刚特,要多少赎金你说。”

    利露的话刚刚说完,赵子枫就突然醒悟的怪叫一声:“哇,你果然是利露,太好了,真的是你啊,你父亲在我那里好好的,有吃有喝的。而且还将你许配给了我,所以你现在是我的未婚妻了。哈哈,自己人,都是自己人,快放下弓箭,哪有自己人打自己人的道理。”

    “你……”利露紧咬着嘴唇,双眼狠狠的瞪着赵子枫,她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无耻的人,不过让她欣慰的是从对方的语气里面可以听出父亲并没有死。

    “哈哈,我当然很好了,不用担心,不用担心,我们快回去吧,回去以后我们就成亲吧。”赵子枫继续的调侃着说道,他已经算定了对方绝对不会翻脸,现在不逗逗她还什么时候好玩。

    “你们谁都走不了。”正在利露还在决定如何处置赵子枫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

    “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大名鼎鼎的脱裤子领主罗德曼啊。怎么,我和我的未婚妻说话,你也想要管吗?”赵子枫回过头,笑着说道。

    听到赵子枫说到脱裤子三个字,罗德曼的脸一下胀得就和猪肝一样,又红又大。罗德曼的眼睛里闪现出凶光,恶狠狠的说道:“全部给我围起来。”

    在罗德曼的人已经将周围的人给围起来了以后,罗德曼才在几个护卫的保护下缓缓的策马走上前来,咬着牙说道:“利露小姐,这个人就是海盗赵子枫,也是杀死你父亲的凶手,请你将他交给我,我保证会让他承受最严酷的惩罚,为刚特子爵报仇。”

    还不等利露开口,赵子枫就一脸夸张的表叫道:“不会吧,我什么时候成了杀人凶手了?刚特不是还活得好好的,我说,罗德曼你可不要乱造谣啊,我可是还想要赎金的。那天要不是你临阵脱逃的话,刚特也不会落在我手上,你还好意思说报仇?”

    如果赵子枫不开口说这番话的话,利露可能真的将赵子枫交给了罗德曼,毕竟罗德曼和赵子枫也有深仇大恨,而且罗德曼的名声也很凶残,他的刑罚自然比自己要恐怖得多。

    可是赵子枫这么一说,利露还真的不敢将赵子枫给交给罗德曼了,今天这事有太多的目击者了,如果自己父亲没死,只是被关起来的话,那很可能激怒那些海盗,所以无论如何,利露现在绝不能将赵子枫交给罗德曼。

    “多谢了,赵子枫就交给我吧,我会给你一个回信的。来人,将赵子枫带回去。”利露说道,她已经铁了心,要将赵子枫给带回去,回去以后是交换人质还是给赎金,那是以后的事了。

    听到利露这么说,罗德曼脸上虚伪的笑容一下就不见了,脸上闪现出残酷的笑意:“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就不打扰利露小姐了。来人,围起来,我刚刚接到密报,刚特已经背叛了安塔帝国,投降了海盗,现在所有的人都有义务捉拿刚特的女儿利露。”

    “你……”利露望着罗德曼,皱着眉头说道。

    罗德曼从怀里拿出一份命令,大声的喊道:“这是逮捕令,我以领主的名义签发的逮捕令。如果不想要叛国的话那就听从本领主的命令,所有的人都举起手中的武器,跟着本领主一起……”

    “官字两个口,他怎么说怎么有理,利露小姐,看来你已经成了叛国者了。”赵子枫看着罗德曼手中的领主令,笑着说到,他已经知道,现在他完全的安全了,至少利露是会拼死保护自己的,只要她相信父亲刚特在自己手上就可以了。

    “哼,领主令,领主还没有这个资格说我是否叛国,前面说我父亲死了,现在又说他叛国,一个死人也会叛国,弟兄们,你们相信吗?”利露并不完全是那种花瓶,随口的一句话,就瓦解了罗德曼乱扣的帽子。

    “不信,不信……”跟着利露来的那些骑兵大声的喊着,他们都是跟随刚特出生入死的老手下了,就算刚特真的叛国了,他们也会跟着一起叛国的。

    赵子枫一点也没有阶下囚的觉悟,继续的扇风点火说道:“罗德曼领主,你的这个小花招没有用啊,还有什么花招继续的使出来啊。”

    “哼,你们也不看看周围,难道你没有发现这里都是我的人吗?”罗德曼狠狠的说道,那个领主令他也没有报太大的希望,自从他散布了刚特已死的消息却没有将军权夺到手,他就知道没有可能将对方策反了。

    他拿出这个领主令,目的也只是打击对方的士气罢了,毕竟没有谁会真正愿意做一个叛国者。他真正的杀手锏是他现在带来的三百多士兵。

    现在,利露这边的士兵一百都不到,而他的士兵,加上原来已经在的,将近有四百人了。利露的军营在城外很远的地方,就算现在有人报信,等利露的士兵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完全的掌握了局势,立即的将利露以叛国者的份杀死,然后接收剩下的军队,这就是他的如意算盘。

    不过罗德曼的话刚刚说完,就发现不对劲了,赵子枫和利露都像是看白痴一样的看着他,不但是他们两个人,利露后的将领也是同样的表。难道错了吗?不会啊,四百人打一百人,怎么都不会输的啊,他等利露落单的这一天等了好久了。

    罗德曼毕竟不是那种带过军队的将领,他并不知道打仗不是在玩数字游戏,并不是人多就一定赢的。他的士兵都是临时征召来的,训练都没有训练好,站个队形都歪歪扭扭的,怎么可能和利露那些百战老兵相比。

    利露懒得和这个白痴一般的罗德曼继续废话了,直接的命令道:“列队,弓箭齐。”

    “刷……”所有的士兵都是整齐划一的动作,看得赵子枫是血沸腾,这些部队竟然比自己的手下还要精锐,看来刚特的潜力还没有完全压榨出来啊。

    “啊……”一阵惨叫的声音传来,那是罗德曼手下的那些刚刚加入军队才两天的士兵临死前的惨叫。

    赵子枫突然的对着天空大声的喊道:“小精灵,帮他们一下。”

    听到赵子枫的声音,利露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难道赵子枫这个时候还有反击的力量?那他刚才被我俘虏而一点也不担心,是因为自己的父亲在他手里,还是因为他有着反击的能力才有恃无恐的?

    “轰轰轰……”一阵阵的巨大又连续的响声带着冲击波从领主的部队里面传了出来,几乎是一瞬间,领主的部队就已经被炸得七零八落了。

    赵子枫当然有反击的策略了,一开始赵子枫的手雷就大部分的给了小精灵,并让小精灵偷偷的飞开了。本来是准备等赵子枫这边突破得差不多的时候,用来阻止追兵的,可结果赵子枫竟然连逃也没有逃出去,不过当时看形赵子枫又没有生命危险的样子,所以小精灵就干脆继续等下去,等关键的时候再出手。

    由于小精灵能飞,而那些手雷又放在她的空间里面,对于这样一个没有什么武力的小不点,大家都没有怎么在意,也就让小精灵完美的实施了一次空袭。大概这是异界的第一次空中轰炸吧。

    “轰轰轰……”爆炸声不绝于耳,领主的军队更是被炸得人仰马翻,这么好的机会,利露当然是不会放过了,连忙的命令手下的士兵立即的冲锋。

    不过赵子枫的速度比她要快一步,她才准备下达命令,在领主部队的后方突然冲出了一群十几个人的骑兵,一瞬间就将领主的部队给冲得七零八落。

    利露没有想到领主会有这么愚蠢的来找自己的麻烦,自然也就没有安排后手,这些人肯定不是她的人。

    既然不是自己的,那么难道是……利露惊疑不定的看向了赵子枫,如果这些人都是他带来的话,那自己,刚才表面上自己是占了上风,但是实际上,局势根本就没有掌握在自己手中还不自知。

    看了看赵子枫口那个小小的伤口,利露突然间觉得自己脸有点红了,别人明明是在让着自己,自己竟然还得意洋洋的以为自己胜利了。

    赵子枫被利露的眼光看得受不了,连忙的掩饰着说道:“看什么看,还不快派人去冲杀一番,不会是看上了我吧。”

    “没……没有……给我杀……”被赵子枫这么一说,利露连忙的收回了目光,慌乱的说道,然后飞快的带着手下冲了出去。

    看着利露的背影,赵子枫不由的用手捏着下巴,担心的说道:“这小妮子,不会是真的看上了我吧。”

    听到赵子枫的话,雪莉用小手羞着脸,一脸笑意的说道:“哥哥羞羞哦,别人可没有看上你,明明是你看上了人家。”

    看到雪莉的笑脸,赵子枫也开心了起来,笑着说道:“呵呵,你这小丫头,你就不吃醋啊?”

    雪莉一脸不解的问道:“吃醋,为什么啊?哥哥不就是给我找一个漂亮的姐姐玩吗?我为什么要吃醋?”

    听了雪莉的话,赵子枫轻轻的一掌拍在自己的额头上,失望的说道:“我早就应该知道你还不懂这些事。”

    “什么事?”雪莉还是一脸的不解。

    赵子枫笑着将雪莉抱起,抱到了自己前面说道:“没什么,坐我这边来吧,现在安全了。”

    环抱着雪莉,闻着雪莉头发散发出来的清香,赵子枫不由的想起了一个在现代社会的关于女孩和女人之间区别的帖子。女孩看到你带另外一个女孩回家,她会很开心的和她交朋友。而女人看到你带另外一个女孩回家,绝对是先给你一巴掌。

    “小雪莉可要保持下去哦,以后可不要变成坏女人,我喜欢这样与世无争的小雪莉。”赵子枫抚摸着雪莉的头发,心里轻轻的说道。

    就如同赵子枫所想的那样,战斗很快就结束了。那领主的部队本来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被小精灵的空袭手雷一阵扔,就已经乱得不成样子了。然后是赵子枫的十几个护卫抓住了机会从后面一阵冲杀,再加上利露的精兵冲了上去,战斗的结果已经没有任何的悬念。

    “现在怎么办呢?你是要将我抓回去,还是请回去呢?”战斗已经结束了,赵子枫并没有趁机逃跑,而是策马走到了利露的跟前说道。

    看着赵子枫那可恶的,充满了胜利的笑脸,利露觉得自己快要被气疯了,她很想下令将赵子枫给绑回去,但是她不敢,因为她并不知道赵子枫还有没有什么后手没有用出来。刚才小精灵扔出来的手雷让她印象深刻到了极点。

    别看刚才是她的手下拿弓箭指着赵子枫,好像占净了上风。但是实际上,如果那些手雷突然的扔到她的队伍里面,她也会不好受,赵子枫绝对逃得了。

    不过这个时候,利露不得不麻痹着自己说道:“如果不是我的父亲在你的手里面,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吗?如果你不是来谈赎金的问题的话,那么你可以留在原地。”

    留在原地,领主自然不会放过赵子枫,虽然领主这次被打败了,但是这毕竟是领主的地盘。利露的话说得很隐晦,不过她相信赵子枫能够听懂的。这样也可以给自己留下一点面子,至少不是因为顾忌赵子枫的本事而没有绑他,只是因为自己的父亲在对方的手里。

    赵子枫真的听懂了吗?当然,赵子枫当然听懂了,不过他的理解和别人的明显不一样,一句话差点没有将利露给气得跌下马。

    “我明白了,如果我留在原地的话,那个领主一定会杀回来来找我的麻烦,所以你让我和你走。哈哈,我终于明白了,原来你这么的在乎我,生怕我被别人杀了,哈哈,我知道,你一定是上我了……”

    赵子枫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说到“你一定上我了”这几个字的时候故意用最大的声音喊出来的,这下不但边上的人都听到了,周围一些隔得远的人也听到了。

    “你……”利露脸色一寒,咬牙切齿的盯着赵子枫,现在她心里正在考量着,是不是要给赵子枫一枪。

    不过赵子枫一点都不在意,继续的大声喊道:“哈哈,不要这样看着我啊,我会害羞的。哎呀,竟然在这么多人的况下向我求婚,大家可都听到了哦。哎呀呀,我先走了……”

    利露再也忍受不了,马头一转,状若疯狂的朝赵子枫追了过去:“站住,你这个混蛋给我站住。我要杀了你……”

    赵子枫骑着马,一边跑一边叫着:“哎呀呀,快闪开,快闪开,没有看到你们小姐急着要嫁给我,都追上来了吗?快让开,我先回去安排新房。”

    利露被赵子枫的话给气得半疯,平时的骑术一成都没有发挥出来,那些士兵听了赵子枫的话,都有点摸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无意之中就让开了道路,利露刚刚掉转完马头还没有跑起来,赵子枫就已经跑得没影了。

    “混蛋,竟然让他给跑了。”利露狠狠的空抽了一马鞭。

    “小姐,还有他们几个人。”一边的一个老军人指着还在原地的基托等人说道。

    利露转过了,打量着基托几个人半天,才缓缓的说道:“你们的主人已经丢下你们跑了,如果你们不想死的话,最好是乖乖的跟我合作。”

    “噗嗤……”基托第一个笑了出来,说道:“利露小姐,你还是考虑一下自己吧,你已经被我们少爷看上了。”

    “那又怎么样?你们的命可都在我的手上,你们的少爷本事再大也救不了你们。”利露皱起了眉头,没有想到赵子枫的这几个手下也这么难缠。

    “呵呵,你以为少爷是去逃命啊。”基托摇头说道:“算了,你已经是少爷的女人了,我可不敢多说什么,要不别人会说我调戏你了,这个罪名我可担当不起。”

    利露的眼中寒光闪动,手中的长枪举了起来:“既然你找死的话,那就别怪我……”

    看到利露似乎动了真格的,基托连忙的摇头说道:“不,不,不,你不能动我,我上要是出现一道伤口,回头我就去把刚特的胡子给拔了。”

    威胁,这是**的威胁,不过这威胁确实管用的,利露的长枪在基托的前一寸的地方停了起来。刚特,一直是利露的死,基托用这个来威胁还是有用的。

    利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稍微恢复了冷静的说道:“你们的少爷到哪里去了,就算是谈赎金也要找个能主事的人,你能决定吗?”

    “我当然不能决定了,你要和少爷谈,至于少爷去哪里了,其实他已经告诉你了,只是你自己不肯相信罢了。”基托气定神闲的说道。

    赵子枫是那种胆大包天的格,越是刺激,越是不可能的事,他就越会去做。熟悉赵子枫的人现在大概能够猜出赵子枫的去向。不过基托虽然猜出来了,但是他也不敢说出来,要是坏了赵子枫的好事,惨的就是他自己了。

    “回营。”听了基托这不着头脑的话,利露只是将他当成了和赵子枫一样的货色了,只会口花花,嘴里没有一句实话。

    虽然很想用刑,可她又不敢,到时候搞不好基托真的会拨了她父亲的胡子,一直到现在,她还是肯定自己的父亲被抓住了,对方是来要赎金的。

    父亲在对方的手里,只要有一线希望,她就不敢乱来。现在她只有将基托等人带回去,希望基托这些人能值一点钱吧。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之我就是海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