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江湖路 第七章 死亡瞬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云风殇 书名:网游之寻劫
    阿成这是第一次出村长大厅,街道上已不是自己第一次去武师那买书籍时的景了,总算零零散散有了几个人。

    此时游戏公测已经三天了,也是第三天才有人突破10级,出了新手村,前往门派学艺去了。

    在《寻劫》内,系统门派繁多,但根据信仰还是分出了几大派系。佛教,自当是以少林为首,清凉寺,金刀门等一系列衍生门派;道教,以昆仑为首,武当,全真等一系列衍生门派;异教,以西凉门为首,阿达斯教,三传教等一系列偏门武学门派;魔教,以东方拜生教为首,血华寺,合毒派等一系列速成门派。其余还有很多武林世家,门派,是各种信仰的杂交产物,但根据信仰的不同,学习这些门派的武功进度各有不同。无信仰玩家的武学修炼较为中庸,也就是说比起相悖信仰的逆行修炼速度能快些,而远远不及信仰修习,除非能够自创武学。

    阿成也是在线下零散听得赵明德的介绍,但他本人对这些并不感冒,所以也就没有在心,他现在一门心思想的就是如何才能够更快地把自己的内功和悟提高,以及怎么才能前往青月镇。

    阿成出了村长大厅后,就再次去了趟武师那,一来是为了还债,欠多人,不如欠一人(系统更新,NPC记忆没删除)。二来是为了告别,三则是想问下看怎么才能出了新手村,是不是必须要达到10级以后。

    武师给他解说了些游戏里的况,通常所说的新手为10级以下,一来是为了保护新手的实力,二来则是因为10级是拜入门派的第一条件,除了一些大的门派有自己的要求,小门派一般就这一个门槛。也就是说,只要你有足够的钱,雇得起马车,多少级都能全世界的游览,当然,如果级别较低,最好还是选择镖师护送。

    阿成听了,就连忙问了下驿站的位置,就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驿站一般都在村落或城镇的外围。一路上,阿成看到的都是一些小鸡,小鸭等一些供玩家练级的小动物。找到马夫,付了钱,马车就立马出发了,比公交车方便多了,就是好像慢了点。

    路上,阿成没有顾上去欣赏《寻劫》所设计的那美轮美奂的风景,而是盘膝坐在马车里开始修习基础内功了,反正基础内功不怕被打断。

    不知过了多久,阿成在潜意识里听到马夫“吁……”地一声,马车骤然停了下来,阿成以为是到了青月镇,一边挑帘往外走,一边说道:“这么快啊,请问你知道镇长府怎么……”正问的时候,他听到前面有些稚嫩的喊声:此路是俺开,此树是俺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阿成不由一愣,听着声音看了过去。但见自己马车前还是马车,敢堵的不是自己一个人啊。他连忙从背后拿出那把摆设——新手木剑,小心翼翼地走到了前面的那辆马车前。

    只见一个材中等,相貌中等的玩家正沉个脸,满戒备地看着眼前的七个高不及他腰的小孩。

    阿成走了过去,众人的眼神立马吸引到了他的上。阿成连忙笑了笑,“打架啊!”

    那玩家翻了翻白眼,没有说话。

    对面那小孩却不乐意了,扯着童音喊道:“别打岔,现在是抢劫时刻!俺们的宗旨是拿了东西不打架,拿不到东西就杀人!”

    阿成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皱了皱眉头,怎么小孩就做盗贼了呢,对了,是NPC。但他还是不由自主地说道:“小孩,你爸爸呢?子不教父之过啊!”那玩家的手微微颤抖了下,强了强子,又再次站正。

    那小孩脖子一歪,“俺爹爹说了,他是大强盗,抢大人。我是小强盗,抢小人。”

    阿成反应到脑子里的是一句谚语,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不由玩心大起,摊了摊手说:“可我不是小人啊!”

    那玩家终于忍不住了,提醒道:“这位朋友,他只是一堆数据!不是玩家。”

    阿成连忙说道:“我知道!呵呵,逗他玩玩。”

    那小孩却不认了,“首先,虽然我是数据,但也有人格,你们不能看不起我!哼,再者,我在打劫,不是和你玩,快给我交出买路财!”

    那玩家完全不理会小孩的话,低声对阿成说:“交个朋友,我叫血色青,你呢?”

    “阿成!”

    “待会你从右边开打,我打左边!中间说话的那个是头目,最后杀!小心点,他们都有11级的实力。”

    阿成听了不由一呆,自扪道,我才零级啊!这怎么打!虽然说自己有21级的基础内功,可这内功竟然一点真气也不加,不能增加伤害啊!“我……”

    血色青哪知道阿成只有零级啊,没有看出阿成的犹豫,低声喊道:“冲!”话落,就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阿成正打算解释一下,没想到血色青竟然冲了过去,心下想到自己不能就这么躲了。于是,他也硬着头皮冲了过去。

    由于不懂得什么招式,他只好一边跑,一边和右边那三个小孩你一刀我一剑的对砍,每一刀砍在阿成上,阿成都感觉到一股火辣辣的疼痛。也幸亏这些小孩的攻击力不高,否则,他早就重生到新手大厅了。这一幕看得血色青触目惊心,连忙喊道:“你不会没玩过游戏吧,怎么升到10级的啊!”

    阿成歉疚地说:“我才零级!”

    “靠!”血色青一不留神差点被那小孩砍中脖颈,“刺他们脖子,有致命攻击的!你这么对砍不疼啊!”

    阿成咬着嘴唇没有说话,只在手间改砍为刺。话说这种不要命的打法还是颇为奏效,终于在自己被砍得只剩下300滴血的时候,刺中了第二个喽啰的脖子。此时的阿成已经到了昏迷的边缘,他完全是靠自己强大的精神属所抵抗着,脑子里不时地传出恍惚的感觉,眼前的景物也都有些模糊起来。最后一只小怪已经死在了血色青的剑下了,阿成强忍着体的不适,勉强爬了起来,连忙追向剩下的最后一个头目。

    这个头目小孩明显是学过武的,脚下的步法十分灵敏,血色青与他缠斗了好久竟然没有伤到他分毫。

    阿成的加入并没有让战斗轻松,原因就是阿成的敏捷极低,根本跟不上那小孩的速度。令人意外的是,那小孩对阿成的状况犹如不见,还依旧纠缠在血色青的周围。

    缠斗越久,血色青也渐渐显示出不耐烦的绪,放弃了防守,而直接斜刺一剑,直地奔向小孩。小孩显然看出这是一个机会,脚下一个闪动,错开血色青的剑,短刀轻轻划向血色青腰间。血色青连忙摆腿,闪过腰间的弱点,被小孩砍倒在地上。

    小孩得势,双脚往地上一跺,飞而起,双手举刀,直斩而下。

    血色青眼见自己就要死于小孩这一刀之下,想想自己近三天的打拼又要从头开始,不由无奈地闭上了眼睛!脑子里却恨恨地想着,“不知从哪冒出来这么个游戏小白,今天要不是因为为他分神,自己早就……唉!”

    此时的阿成已经接近脱力的边缘,感觉浑疼痛,血液的打量流失造成他精神的一阵恍惚。他看到小孩的攻势,以及血色青绝望的眼神,心不由一颤,强忍着刺骨的疼痛,飞扑过去,仰面倒在血色青上,双手握住剑柄,剑尖朝上。

    那小孩看到阿成的动作,连忙改斩为横劈,但用招已老,回不及,就那么被穿了糖葫芦,而他的刀,却依旧是借势砍了下来,落在阿成的膛之上。

    阿成下的血色青缓缓地擦了擦冷汗,翻扶起阿成,“谢谢啊,兄弟!以后你若……”他话没说完,感觉阿成的形不对。按理说,最后那刀已经脱力,而且膛虽说是弱点但不致命,应该没有阿成对砍时受的伤重才是,可眼前的阿成明显已经死亡。看着眼前的阿成的尸体,血色青猛然意识到阿成的况,心头竟不由地酸痛。这个游戏的真实,不仅表现在景致的贴近现实,就连玩家的一个表,一个眼神都可以模拟得十分真。

    紧接着,血色青还是摆了摆头,告诫自己说,“这是游戏,这是游戏!”然后就回到了自己的马车上,拿出几帖金疮药撒在伤口上,盘坐恢复着体。

    而阿成在挨了那一刀后,感觉浑的疼痛似乎猛然间消失,接着就是灵魂抽离的痛苦,随着灵魂一点一点地离开体,那种煎熬,那空寂的感觉,比挨上十刀千刀还要难受。待他灵魂完全抽离开体后,阿成的意识完全转移到了灵魂之上,看着自己的尸体仿佛是在看一个与己无关的人物一般,而当他注释自己的时候,发现自己矮了半分,高只有本的一般了!通体透明。他试着触摸躺着的自己,却发现一切都是那么的遥远……

    就在这时,系统的提示音响了起来,“玩家已死亡,请您选择是立即复活还是2小时后复活?”

    “立即复活!”话音刚落,阿成就直接复生在了新手大厅。

    阿成呆呆地站在新手大厅中,思维还停留在死亡的那一瞬间,那永恒的一瞬间,嘴里喃喃地说:“难道这就是死亡,这就是死亡?”

    这时,老村长又赶了进来,看到阿成后说道:”小兄弟,还是学点招式防吧,任务虽然不能修习其他内功,但招式还是不限的。”

    阿成慢慢清醒了过来,无力地盘坐在了大厅之中,他那本看了二十多年没看懂的书《生道》,竟然此时盘旋在了他的脑海里。阿成拼命地去想,隐约像是抓住了点什么,但再去想,又是一片空寂。

    就在这时,系统的提示音打断了阿成的沉寂,“恭喜玩家阿成学会被动技能自悟,奖励悟1点。”

    阿成没等提示音结束,就下了下线的命令。

    PS:风殇家里电脑出了问题,整到现在才搞好!所以……抱歉!顺便求票收藏,麻烦各位朋友高抬贵手重重一点……嘿!谢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寻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