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七宗罪 脱脂(六)

    石修伸手扶住了她,手触及她躯的那一刻,她明显看到石修的眉头皱了一下。“你……”他沉吟了一会,慢吞吞将手挪开,对着光下意识地翻看自己的手掌。黄色粘稠的液体粘连在他的手上,油腻,滑粘,几乎要把他的手指头粘成一团。他慢慢放到鼻子前闻了一闻。

    没有汗水的咸味,而是一股令人窒息的油腻味道。

    湿透她毛衣和裤子的,并不是汗水那么简单,那是从她体里流出来的脂肪,化为液体油脂,渗透出她的皮肤,顺着她的体往下流淌,走一路流一路。她所经过的那条路是名副其实的油路,有无数野狗跟在她的后,伸长舌头食马路上快要凝固的油脂。在于李玫那是令她生厌的赘,巴不得除之而后快,而对于那些野狗来说,那些却是它们求之而不得的极品美味。它们头碰头挤在一起,彼此之间互相撕咬扭打,只为争夺那顿白花花的肥大餐而大打出手。

    “怎么了?”李玫毫不知地望着石修,她那双眼睛在凹陷眼窝的衬托下,显得更黒更大了。她惶恐地朝自望去,害怕他嫌弃自己,“有什么问题吗?你干吗这样看着我?”她连声音都在颤抖。

    不,什么都没有!石修果断地把她掖进怀里,双手紧紧搂住她的头,不让她到处乱看。仅仅在他俩一问一答的时间里,她又更加消瘦了,体里流出的脂肪汩汩而出,穿破了羽绒服的束缚,逐渐向外围扩展。杨艳先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猛然间她反应过来,发出了一声尖叫。

    “呀!”她擒住石修的臂膀,想把他俩分开,“这个女人怎么回事啊?上一直在冒血,不,冒油啊!”

    “好可怕!!!”她惊叫连连,俏丽的脸庞恨不得贴到石修的体里去,“救救我,石修!这个女人好诡异啊!”

    “别吵。”石修摇头,“李玫只是有点不舒服。”

    就在杨艳出声的同时,石修可以明显感觉到怀中的李玫又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急速扁平下去。他更用力地抱紧了她,巴望能将自己的体温传递给她。

    可杨艳仍在叫唤,“你会被她害死的!”她疯了一样扯住他不放,“我早跟你说过,她不是什么单纯的女孩,你还不信!哼,凭她那种丑八怪脸蛋,怎么可能长成一副魔鬼材。肯定是做了手术——事实摆在眼前,你就不要再庇护她了……”

    “你说够了没有!”石修第一次这样对她怒吼,“说够了就给我滚回北京去!”

    什么?杨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个温和的,永远如绅士一般彬彬有礼的石修,居然敢当面这样责骂她,这样的不留面?“为了那种女人……?”她狠咬银牙,语调不成语调,神色不成神色,勉强抬起一根手指指着他怀里的李玫,“就为了这种丑八怪女人,你竟敢这样骂我?连我爸我妈都没敢骂过我!”

    “骂你又怎样?”直到此时此刻,石修一肚子的怨气才一股脑儿发泄出来,“当初劈腿说分手的是你,被人甩了又回来找我的也是你——我已经说得很清楚,跟你复合是不可能的!要不是看你哭得可怜,我才不会拜托李玫,给你安排住处!”

    杨艳懵了;在此之前她过于相信自己的魅力,认为只要她招手,便可勾来石修的魂,无论她背叛他多少次。她实在无法相信石修眼下所说,“可刚刚,我一打电话说要自杀,你不是立刻抛下那个女人找我来了吗?你骗我,”她的眼中重新燃起希望的火苗,“其实你最的人始终是我,对不对?”

    石修懊恼地叹了口气。他本该最了解杨艳的为人,深知她所谓的“自杀”云云,不过是耍的小小手段罢了。他俩谈恋的那会儿,杨艳不知道玩过多少次“跳楼”、“服药”的把戏,每一次非要石修又是赔礼道歉,又是甜言蜜语才罢休。她的边从来不缺乏迷恋美色的崇拜者,像她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为了区区一个男人自杀呢?

    可他心中总归存在着一个疙瘩。就算明知所谓的自杀只是往常一般的把戏,他总还是放心不下,又不好把这件事告诉李玫,只有暂且骗过她,去看看杨艳的状况。他还没下出租车,便见到了杨艳得意的笑脸。她始终还是在耍他,从以前起到现在,一直在耍。

    他感到怀中传来了轻微的声音,是李玫。她瘦小的躯蜷伏在他的膛里,发出了一声微弱的疑问:

    “我的材好看吗?”

    石修温柔地拂过她的头发,“好看,”就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感到持续缩减的她突然刹住了脚步,停了下来。于是他再次,在她的耳边,用令人震耳聋的声音大声吼道:

    “好看!很好看”

    “在我的眼中,你永远最好看!”

    她抬起了头,从眼眶和鼻孔里流出的脂油蒙住了她的眼皮,把她的两片嘴唇粘合在一起。即使如此,她仍凭感觉,勇敢地迎了上去,在满脸的油脂中接受石修深深的一个吻。

    冰冻街666号,人称有血有的占星馆。占星师又和往常一样,抱着瓶酸关注起国内外时事。真夜则没有这么悠闲了,瘦小的子正擦拭着贮藏室里的所有人偶。

    “不过,先生这次很奇怪呢!”她的声音从贮藏室里远远传来,“居然没有收取代价,便慷慨送了她一瓶脱脂酸。好亏本啊!”

    脱脂酸,只需一口便可材完美,两口形销骨立,至于三口……

    “我期待那样的一天,”占星师悠悠然将双手中指拱立对顶,“出于对自己的不满,她喝下第二口,继而第三口……到那个时候,肌、脂肪、血液乃至骨头,一切都灰飞烟灭。”

    “只剩下21克的灵魂,纯净而美丽。到那个时候,我一定会准备最美丽的人偶娃娃,容纳那沉甸甸的灵魂。”

    “所以,为了迎接那一天的到来,”他冲着真夜远远扬起了手,“得麻烦你把它们统统擦得雪白干净咯!”

    六月十六

    生花:苔藓玫瑰(ProvinsMossRose)

    花语:谦虚(Humility)

    这种植物和其它品种的蔷薇比较起来具有不同的特,它的花朵颜色彷佛苔藓般暗,似乎要把自己美丽的特质隐藏起来。因此它的花语就是-谦虚。

    受到这种花祝福而生的人,虽然具备异于常人的才能,却不喜欢四处显耀非常谦虚,属于深藏不露型的人。不过有时候也要适当的表露自己的优点,免得埋没了自己的才能!

重要声明:小说《有血有肉的占星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