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七宗罪 绝对处女(上)

    翡翠惊现裂纹,正如娶非处女为妻一样,令人恶心,不可原谅。

    下周便是我与翠儿的新婚之。早在半年之前,我便买下一枚价值50万的缅甸极品龙石种满翠手镯,作为我们的定信物。那差不多是翡翠的顶级品种了,通体无棉纹、杂质,如丝绸般光滑细腻,温润如水。当那水绿色的灼灼莹光绽放在她皓洁玉腕上,满屋也漾开盈盈秋水般的波纹。面对如此贵重的礼物,翠儿并没有像其他女人一样,“嘤咛”一声扑进我怀里,而是羞红了脸蛋,忸怩不安。

    我着实“看重”这一点。

    我吃够了女人的苦。我的第一位妻子当时骗了我,直到洞房花烛夜,我才发现她已非处女的事实。望着她泪眼滂沱的弱模样,我一时心软,答应原谅她。然而在随之而来的婚姻生活中,我的脑海中,始终挥之不去她前任男人的龌龊影,甚至当我和她躺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总觉得还有一个陌生的男人,横亘在我与她中间,嘲弄着看着我们。

    这种事,又怎能轻易原谅!

    好不容易等到她死了,我钱包也鼓了,腰杆也直了,嗓门更是壮了起来。于是我在各大媒体广告遍发征婚启事,除了女方必备的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欺霜塞雪之姿、翩若惊鸿之态,还特别强调了“冰清玉洁、洁自好”这一点。往直白了说,就是要求处女,没有经历。唯有我指定的医院开具的“处女膜鉴定书”,方可保证这一点。

    为千万富翁,没费多大劲儿我就弄到手好几个处女妻子。然而令我失望透顶的是,她们要么做了人造处女膜手术,要么虽是正牌原装货,却在婚后不守妇道,当着我的面都敢跟年轻男人眉目传,更别提背后如何如何了。更有甚者,有一个不服我雇人打断她人的腿,还冲我大叫大嚷,骂我老了,不中用了!这子叫人真没法过!一个字,离!

    可翠儿就完全不同了。鉴于以往的教训,我特地捐资给一所慈善女校——“恩宠天使”慈善女子寄宿学校,成为十几个赞助人之一。这所学校由一个慈善团体兴办,专门收养那些长相好看、家境贫寒的女生。她们入校的年纪最大不超过十二岁,直到十八岁毕业,一切都是在女校长、女教师、女辅导员的眼皮底下长大,学校里连一只公鸟都不曾飞入过,连扫地的和门卫都是女——这下可确保无恙了。当我腆着肚子逡巡在撒满舒朗阳光的走廊上,聆听那些女童银铃般清脆的笑声,看到她们扬起稚嫩的脸蛋,手捧鲜花献给我——她们的衣食父母,大慈善家的时候,我总感到体的某一部分又像年轻时那样蠢蠢动,灼的鲜血涌上喉头,突突突直动。

    翠儿就是从中脱颖而出,像一朵纯白的百合花,冰肌玉骨,一股处女特有的芳香自骨髓里淙淙流出。于是我一眼便看中了她,进而耐心等她长大。

    距离第一个妻子的去世已经快满二十年了,我终于等到了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女,一个完美的、绝对的处女,无论精神还是**。翠儿自打十岁就没见过任何男人,除了我,她早已被灌输将来成为我的新娘的信念,因此当我向她求婚的时候,她只是羞涩地咬住嘴唇,表示默认。为与她的名字相称,我特意买下缅甸极品龙石种满翠手镯,让绿莹莹的极品翡翠见证我们海枯石烂的

    可才过了半年,翡翠玉镯上竟现出了一条裂纹。

    哪怕是再昂贵再完美的东西,一旦出现瑕疵,在我眼里便狗不值,翡翠更是如此。我把玩玉镯表面那道淡淡的裂纹,它并不深,却随时可能在外力的再次作用下扩大、加深,最终使整枚玉镯绽裂断开,成为一件不折不扣的废品。也许上天借这枚玉镯警示我什么?我心下浮现出不祥的预感。

    翠儿不在屋里。

    这并不奇怪。事实上我只是心血来潮,顺便探望探望她,捎带商量下周的婚礼。由于事先没有打招呼,所以她出门做美容啦购物啦,都有可原。

    可这一去未免也太久了!我等了足足两个钟头!

    玉镯的裂纹在我的脑海中渐渐扩大,仿佛一道狰狞的伤痕,越裂越大。我虽老朽,却仍能像年轻人一样,在屋中翻箱倒柜,从单翻检到垃圾桶,连一根头发丝都不放过。果不其然,我的发现验证了自己的忧虑。

    烟灰缸里摆着几根抽了一半的烟头,劣质的烟草气味熏得我差点背过气去。

    自从三年前听从医生的警告之后,我早已戒烟。这些烟头显然也不是她留下的,因为考虑到我的体健康,我不许她抽烟:它们来自一个比我更年轻力壮的男人的嘴。我一把抓起两个烟头,也许可以化验出唾液上的DNA。

    没有等到她回来,我便悄悄溜走了。带着满肚丛生的疑窦,为谨慎起见,我又领她去检验了一次“处女膜”,结果仍是雷打不动的“完好”。见鬼,这根本说明不了什么!也许她又是用人造的处女膜欺骗我,或者,也许那个男人已经亲吻抚了她的全,只是没动她最后一道防线而已!只等到我一和翠儿结婚,妇就会谋杀亲夫,以夺取我的万贯家财……我感到脖子后面沁出了嗖嗖的冷汗,说真的,有时候胡思乱想比亲眼目睹更令人发疯。

    我再一次搞了突袭,这一次她倒是在家,只是玄关的地板上多了几行泥泞的脚印,足足比我的脚大上三码。准是个大块头,我暗地里揣摩,很有可能不是年轻力盛的他们的对手。

重要声明:小说《有血有肉的占星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