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七宗罪 常春藤鬼舍事件(十二)

    在人体特异功能特红火的十多年前,她曾观看过一些所谓“气功大师”的现场表演。尽管那些表演最终被批驳为“魔术”、“伪科学”,遭到学术界的大加鞭挞,然而,当时一位“气功大师”的说法给年幼的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位大师声称,所谓隔空抓物,乾坤大挪移,从密封的药瓶里取走几粒药之类,特异功能人士只是把那些药转移到常人无法感知的四维甚至更高维的空间里。同样的,假设存在一种二维空间的人类,比如存在于一幅画上。当我们人类把一块手表放在这幅画上,二维人类一定会觉得奇怪,怎么多了一块表呢?我们再把这块表从画上拿走,二维人类就更好奇了:“怎么表又没了?”对于他们来说,这块神出鬼没的表,先是神秘出现,继而神秘消失。如果它一开始就在画上,当我们把它拿走的时候,在二维人类的眼里,不就是“神隐”了吗?神,来自三维世界的人类把它拿走了!

    (这里的高维空间,不包括时间这一维度。当代最著名的理论物理学家之一,哈佛大学教授莉莎•兰德尔等人认为,宇宙具有十种维度甚至更多,我们所处的四维时空——包括三维空间加一维时间——其实只是高维宇宙的一个子空间。关于这方面的理论,可参见超弦理论和《时间简史》、《弯曲空间》等著作。)

    同样的道理,兴许某些具有特异功能的人类真的可以沟通三维世界与高维世界,并可让物体自由穿梭于其间。如果,如果达文轩刚才所表演的压根就不是魔术,而是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隔空抓物”,那么他的特异功能没准真的可以带他们出去!

    “也许这里的世界真如你所说,是个2.5维的世界,但是,从2.5维返回3维,真的毫无办法吗?”她开始盘问达文轩。

    “丢失的信息无法恢复,”他回答,“你看得见平静的湖水,却永远猜不透水面下涌动着何等的暗流。那些水草,鱼虾,礁石,统统消失在湖水的波纹之下。”

    “可是,就算你用2.5维图像蒙蔽了我的眼睛,可为何我的触觉是那样真实?我亲手触摸过那钢笔杂志,你不要告诉我那也是假相。就算眼睛可以撒谎,可手感是不会骗人的!”

    “特别是那条银手链……”她渐渐抬高了声音,感到边渐渐友人聚拢过来,大家屏息静气聆听她的分析,“手链在两个世界来回穿梭,你甚至用它来牵引我们进入照片世界。如果说手链也是2.5维图像,无论如何也说不通!”

    “你表演的‘隔空抓物’,就是把手链送到现实世界去了吧?所以它才从这里消失。然后,它之所以出现,是因为你又把它从现实世界‘抓’了回来!这么说来……”

    有一个人的声音怯生生响起:

    “特异功能?”

    “说得对~”颜无月高叫了一声,“你具有沟通两个世界的能力!”

    话一出口,就像平地一声雷,惊得人目瞪口呆。大家唧唧喳喳讨论“特异功能”,群激愤。颜无月这才想起来,失踪的十个师兄师姐,全都是神秘现象好者,这方面的知识自然精通。她努力想分辨出寂寞牛的声音,可惜淹没在一大堆激烈的讨论中,根本无从得知。也许这里是他和安琳两个人的伊甸园,他们不想离开吧?她黯然地想。

    “让我们回去!”那些五年前就被囚在这里的人齐声高喊,“这鬼地方我们已经呆够了!让我们回去过正常的生活!”

    “你们……你们不要听信那个师妹的瞎说啊!”达文轩慌了手脚,“我跟你们一样,也是被迫呆在照片里没法逃啊!”

    “师兄~”这是颜无月第一次这样郑重其事地叫他,“当你出现在常藤鬼舍的时候,虽然行踪诡秘,但你却可以翻动那些杂志。在此之前,我也碰过那些杂志——你不要又说那些杂志也是深度图像之类——你以真实的形态触碰了真实的物品,这不正说明,在常藤鬼舍的现实世界里,你确实以血之躯存在着吗?”

    “明明可以离开照片里的世界,回到真实的人间——然而你宁愿撒谎,也要和他们一起关在这里。你到底有何居心?”她步步进,毫不放松丝毫,“说!”

    “我想,”占星师幽幽地开了口,“他也许有不得不这样做的理由吧。”

    “理由?”颜无月不解道。

    “比如说,必须逃离真实世界,躲到一个不为所有人注意的小角落里,自生自灭……”占星师的双眸蒙着一层氤氲的水气,雾一般模糊不清,“这是一种自我惩戒,发自内心的牢狱之灾,你说对吗?”

    达文轩的双手一个劲儿地颤抖着,从指尖开始,止不住地往肩膀蔓延,全上下筛糠一般哆嗦个不停。那个古怪的男人是谁?为什么如何准确地猜中了他的心事,就像他肚子里的蛔虫一样?

    那是十五年前的一个下午,K大“神秘协会”照例要在活动室召开讨论会。说是“神秘协会”,专门研究些特异功能、自然之谜等等流行的东西,其实协会规模很小,连社长到最下层的会员总共才十三个人。可不能小看这十三个人,这可是社长亲自出马,费尽心思才新拉拢来的成员呢。今天是新社员入社的大喜子,社长早早就在活动室铺下表格,准备填写今年的活动项目。活动名称……嗯,等他们到齐了再商量吧。今年好不容易有了十个以上的成员,得乘着“校园文化节”的风,好好搞一次轰轰烈烈的活动,以壮声势。他自然而然翻过第一张表格,用墨水瓶压住,然后,对着空白的第二张发了一阵呆。

    白炽灯在他的头顶投下一片昏黄的光,他这才注意到,窗外的天空已经全黒下来了,与黑沉沉的树林融合得天衣无缝。那些家伙怎么还不来开会?他焦急地抬起头,感到腹中的空虚感渐渐扩大。再不来的话,晚饭都没得吃了……

    “达文轩!”有人叫了他一声,然后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了进来,木地板在来人的脚下嘎吱作响。

重要声明:小说《有血有肉的占星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