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七宗罪 常春藤鬼舍事件(十)

    “大家注意看好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我们的面前有一条手链对不对?”

    许多人叽叽喳喳的声音,表示他们斜着眼看得很清楚。也对,在这视野异常狭窄的二维世界里,不靠声音几乎没法进行交流。幸亏银手链光洁闪亮,要不然以颜无月现在的视力,根本看不见它。

    两只手将那手链合在掌心里,接着,那个人飞快地做了一个动作,直看得他们眼花缭乱。等到手掌再度打开,手链呢?不翼而飞了!

    “我的隔空抓物本领如何?”男人摊开双手,抖动全以示自己的清白,“你们不妨猜一猜,那条手链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呢?”

    “在你的暗兜里!”有人这样叫着。

    “你把它吃了!”也有人说。

    “不对不对!”男人的语调中充满了自得,突然,他乐观的声音转向了颜无月,“你知道它去哪儿了吗,师妹?”

    果然是他,达文轩!颜无月一生气就火冒三丈,说起话来更是口无遮拦:

    “笑话!你玩的小把戏,我怎么知道!”

    “废话少说,快把寂寞牛他们从这见鬼的照片里放出去,否则……”

    她仿佛听到了达文轩的嘻笑,“否则……你会把我怎样?”

    “否则……”她一时语塞,一激灵猛地想起了占星师,于是高高举起了他的手,“否则,食尸鬼会吃了你哦!”

    “不要!”占星师惨叫了一声,从那惊惶失措的语调便可以得知他所受的打击是多么之大,“跟我无关!最讨厌男人了,又老又硬,还容易塞牙缝!”

    “要是你的话,还可以考虑……”占星师近乎调戏的话尚未出口,颜无月早已双手叉腰,威风凛凛断喝一声:

    “达文轩!”

    “把寂寞牛和安琳交出来!”

    在她的斜眼看不见的地方,达文轩慢腾腾地站直了子,簇拥在他边的人们也往后退去。他踩着稳健的步伐,横着向她走来。

    “你之所以主动闯进照片里,就是为了救那两个人?”

    多么古怪的场面,两个人差不多肩并肩头碰头地站在一起,即将展开唇枪舌战,眼睛却只能直视前方,连片刻的交流都做不到。颜无月一脖子,大声道:

    “当然!你不把他们放了,我绝不饶过你!”

    事到如今,也唯有声音是她唯一的武器。达文轩轻笑了一声:

    “可没准人家不想回去呢!他们俩在这里沉溺于快乐幸福的二人世界,连我们的集体活动都不屑参加……我看,就算你想带他们走,只怕人家也不肯吧?”

    什么?!颜无月的心猛地一沉,短短几天的工夫,他们两的进展居然这么快?在现实世界的时候,安琳明摆着总躲避寂寞牛,就算寂寞牛一股脑儿满腔为局外人的颜无月一眼就看穿了。话说回来,虽然安琳相貌出众,个又讨人喜欢,追求者为数众多,可寂寞牛也不差啊,论才干,论,论为人品,哪一点配不上安琳。就算安琳突然间回心转意,接受了他,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吧……从照片上看来,他俩是那样的亲密无间,不也证实了恋关系的确立吗?

    话虽如此,可乍一听到他俩拍拖的消息,为何颜无月的心中隐隐揪紧了呢?仅仅因为太过突然吗?

    “我一直觉得奇怪,就算为了朋友出头,毅然跳进陌生的世界,你的心助人未免有些过头……”她紧张地聆听着达文轩的话语,生怕他说出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实,“还是说,你只是执着于某人呢……”

    “不要再说了!”如平地乍雷般,颜无月断喝一声,把达文轩要说的话生生吓了回去。“不要再说了!”她恶狠狠地重复了一遍,“再说我宰了你!”

    寂寞牛的声音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带着丝丝的疑惑:

    “颜无月?你怎么也在这里?”

    那是她多么希望听到的声音——自从他发出了惨叫,消失在常藤鬼舍之后,她睡里梦里都暗自攥紧拳头,发誓一定要把他找回来。如今她终于如愿以偿,寂寞牛,虽然眼睛看不见,可那声音无疑清楚地告诉她,他,就在她的边。

    紧接着,安琳的声音也柔柔地响起:

    “牛牛,谁呀?”

    什么都不用说了,什么也不用问了,寂寞牛追到了安琳,他完满地达成了自己的心愿,同时也残酷地粉碎了颜无月所有的幻想。

    自从郭沫若铜像下的第一次见面,那个雨中伫立的孤独影便深深映入了她的脑海。她和他一起白手创立星座版,任劳任怨从不叫苦。她自己的个过于彪悍,内心愿望虽然美好,却常常与同样急躁的寂寞牛发生摩擦。就算这样,他们两人的关系还是不错的,至少对于寂寞牛来说,她是个不可或缺的工作伙伴和吵架搭档。缺了其中一个人,另一个办起事来同样没精打采。

    不过,她却不在他女朋友的人选范围内……

    由于高中时代曾受过创伤,外表强势的颜无月一旦面临恋问题,马上畏首畏尾不敢出头。宁可让感烂在肚子里发霉发臭,也绝不轻易吐露半句。自从安琳加入了星座版,寂寞牛的眼睛为之一亮,立刻鞍前马后为之效劳。为了讨安琳的欢心,他甚至硬要拉上颜无月做参谋。

    “好歹你也算个女人,总该知道女生喜欢些什么吧?”他倒是很认真地向颜无月求教。

    什么叫做“好歹算个女人”?明明是个芳华正茂朝气蓬勃的19岁女大学生嘛!颜无月恨不得一拳揍扁他的鼻子。她强压住一肚子气,这时更过分的打击又来了:

    “我看还是算了。像你这样强悍的女生,肯定喜欢的都是鬼啊怪啊什么的,要是把安琳吓到就惨了!她可柔弱着呢!”

    笨蛋笨蛋笨蛋!为什么这样欺负自己?颜无月知道自己不够柔弱,不够乖巧,没有安琳那么有女人味惹人疼,可她毕竟也是个正常的有七的女孩子啊!天天被喜欢的男生这样打击,谁受得了啊!

重要声明:小说《有血有肉的占星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