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七宗罪 常春藤鬼舍事件(六)

    还是些风景照片,还有那幅郭沫若老校长铜像前的合家福……咦?颜无月不揉了揉眼睛,怀疑这两天的离奇遭遇已经严重损害了她的视力。照片上郭老铜像前,怎么一个人也没有?她明明记得上次看到十多个青年学生,个个面带微笑,衣着笔地站在铜像前面……

    而如今,那十多个师兄师姐,都从照片上不翼而飞了???

    她低低惊叫了一声,真夜从书包里闻声而出,又被她迅速压了回去。不能让达文轩见到这个人偶娃娃,要不然又要解释半天。她定了定神,心想兴许是自己眼花,兴许墙上本就挂着一张郭沫若铜像的风景照……她听到书页在她后沙沙翻动的声音,顿时安心了不少,于是她壮了壮胆子,再一次冲击墙上的照片。

    她这才发现,照片上的景物,无论是路边风景还是野外宅邸,都从尘土下透出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气息。没错,它们只是些二维的图像,然而里面的景物深邃得仿佛和现实一模一样,在视觉上产生了一种无比震撼的空间实体效果。瞧,那阳光投在古宅天棚下的影,好像随着颜无月视线的不同方向而微微流动,更不用提一片雅丹地貌(“雅丹”,源于维吾尔语,意为“有陡壁的小丘”。雅丹地貌系因强大的风力侵蚀和搬运、堆积作用而形成的地貌,常呈现风蚀垄脊、土墩、风蚀沟槽、洼地等形态。此种地貌出现于多大风、干涸的古湖盆或湖积平原和戈壁滩。中国新疆的罗布泊、乌尔禾为此种地貌的典型。)的魔鬼城,每当微风拂过颜无月的脸颊,她似乎都听到那千疮百孔的风中鬼城如群魔乱舞,鬼哭狼嚎声连绵不绝。

    还有一幅照片,拍摄的是一座建筑物的正面,红墙绿瓦,间或几枝常藤绵延其上,如美女鬓角的发簪,说不尽的妩媚风流。颜无月觉得这房子好生面熟,她转睛一想,咳,不就是常藤鬼舍吗?

    但与现实中的“常藤”不同,照片上的“鬼舍”完全没有鬼舍该有的凌厉气势,反而充满了难以言喻的祥和与安宁。照片虽是在阳光充足的白天拍的,但是鬼舍里从一楼到二楼,每一个房间都点了灯,窗口还映出了几个人模模糊糊的影。可惜距离太远,看不清楚是些什么人。

    “你找到了吗?”没有任何预兆,达文轩就这样猛地出现在她的后,焦急地问她。

    他老是这样神出鬼没,而且,不觉得和自己贴得太近了吗?颜无月反似的往后一缩,以免他茸茸的气息吐在她的脖子旁:

    “暂时还没什么,你呢?”

    达文轩扬起手中卷成一团的杂志,“只有00年的最新,无论是飞碟探索还是科学画报。说不定这个地方只放了些老杂志。”他不解地向她发问,“这些杂志,跟失踪事件有关系吗?”

    说不上来,也许有吧……她焦躁不安地在房间里直打转,一边用手轻拍自己的脑袋,仿佛那样就能更完整地回忆起来。00年,到今年刚好5年……乔永发师兄所说的失踪案也发生在5年前,这么巧都是5年前?如果,不妨大胆假设,这些杂志隶属于5年前那个集体失踪的社团所有,那么,当所有成员失踪之后,没有人续订杂志自然也不奇怪。那么,是不是意味着这个房间存在某种神秘未知的力量,不光可以时光倒流,还可以吞噬人类呢?这也就顺便解释了安琳和寂寞牛的失踪,他们全都是被这个房间“吃”掉了。而颜无月之所以能平安无恙,仅仅是因为她和寂寞牛分配任务时,抽到了幸运的那支签。

    太可怕了!她仿佛感到自己的浑上下,正被无数双诡秘的眼睛注视着一举一动。她听到女孩子格格的笑声,微弱却清晰可闻。她听到男人气若游丝的绵软呼吸,在她的耳畔低低响起。一惊之下她猛地跳开,然而这一次,并不是达文轩。那男男女女的声音仍追随着她,咒语般驱之不去。他们仿佛近在她的耳旁,低吟,默诵;他们那具有魔力的声音一直在压迫着她的脑神经,令她窒息、痛苦、呼吸困难。颜无月的眼中出现了幻觉,她好像看到从天花板到墙上浮现出了一张硕大无朋的人脸,狞笑着张开了血盆大口,那嘴越张越大,越张越圆,光是那一张嘴就有一个人那么高,那么大。她惊惶失措地想逃开,可她的双脚就像在地上生了根,怎么也挪动不开——她低头一看,自己不偏不倚正踩在那张巨嘴的下嘴唇上,自那血盆大嘴里一条鲜红滴的舌头灵巧地伸出,一把卷住了她的双脚……

    “结果,是真夜救了你?”占星师平静地问。颜无月懊恼地双手握脸,出于羞愧,手掌下的双颊烧得通红。

    “男人婆笨死了!”真夜得意洋洋地起了小肚皮,“吓得动也不敢动!要不是本小姐聪明机智,及时恨恨掐了她一把,只怕她也被那鬼舍吃掉了!”

    “可我没来得及提醒达文轩……”颜无月发出了阵阵悲鸣,“虽然我逃了出来,可他一定还在里面!为什么又是我得救……为什么……!我又害了一个人……”尽管双手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可谁都能听出她话语中的呜咽之声。

    “我真没用!”她哭了。

    占星师默不作声,等她尽发泄完自己的绪,才轻轻点了一句:

    “那么,您需要我的魔法心愿吗?”

    颜无月抬起头,刚经历眼泪的冲刷后的眼眸异常晶莹艳丽:

    “心愿?”

重要声明:小说《有血有肉的占星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