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七宗罪 常春藤鬼舍事件(三)

    这一次,又是到了占星馆才安下心来。她自己对自己说,老师、同学虽温暖善良,毕竟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书生,唯有占星师,虽是以人类为饵的食尸鬼,拥有不老不死的能力,对付灵异现象倒在行得多,不投奔他投奔谁去?正这样想着,占星师突然一脸严肃地出现在她的面前,冰绿色的眼眸里盛满了刻骨铭心的悲伤与绝望。颜无月马上紧张起来,她预感到一个极为重大的消息即将从他的嘴里得知。

    “有一个十分严峻的问题,”他将头深深地埋入双掌之中,语调无比低沉,“我不该怎么跟你说才好。”

    颜无月不由屏住了呼吸。

    “粉发霉了。”他无力地呻吟着。

    “……什么?”

    占星师忙不迭向她解释,他从不喝鲜,因此也从未买过粉。上次(《七宗罪之懒惰:一江血水向东流》)之所以有牛招待她,是他很久以前买三箱酸送的赠品粉,如今过了保质期,发霉了。他说,现在手头的饮料只有酸和真夜御用的饮用血浆,如果她真的很渴,他忍痛割就是了。

    “不过,喝掉的酸,记得一定要还我的。”他紧接着补充了一句。

    颜无月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女生为了生死攸关的大事前来投奔,他却为不值几个钱的酸斤斤计较,活像个家庭妇男!言归正传,她还是把常藤鬼舍里发生的怪事,一五一十告诉了他。真夜站在桌上,一边用吸管吸着杯中的血液,耳中也不放过她说的每一个字。当颜无月说出寂寞牛生前所说的最后一个字时,真夜的猫眼顿时熠熠生辉。她一把丢掉吸管,飞扑到占星师怀里,胡搅蛮缠哀求让她出山。

    “好久没和鬼魂通灵,我的眼睛都快要近视了!这一次让我好好放个风,好不好嘛!”她撒的方式分明是个孩子。

    占星师当然答应了她。另一方面,他对“常藤鬼舍”这一称呼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根据颜无月的描述,早在安琳失踪之前,他们便暗自叫这栋旧楼为“常藤鬼舍”,那么,这一称号究竟是何时何地,由何人传开的呢?

    为此,颜无月专门请教了一些师兄师姐,发现了一个奇妙的现象。那就是,比她高一届、二届乃至七届的师兄师姐,都很快反应出“常藤鬼舍”这个称号;而高她八届以上的学长,无论在国外留学或是工作的人,则一再表示没听过这个名字。

    这是否表明,常藤鬼舍的称呼起源于五年前?因此五年之前毕业的学长们不明就里。

    幸运的是,鲁冰的同乡师兄乔永发正是五年前入读K大,现在研究生二年级。对于当年的时间,他相当知根知底。点了一枝烟之后,凝视着袅袅升起的青色烟雾,他平静地讲述起五年前所发生的一切。

    那时的“常藤鬼舍”并不像如今这般萧条落魄,那时墙上也没有常藤攀附其上,火红色的墙壁正如里面来来往往的人群一样火,上面挂了十几个金灿灿的铭牌,其中最醒目的就是这个。

    K大学生联合会办公室。

    没错,当年K大学生会及其下辖十多个学生社团,包括青年志愿社、学生记者团、科考协会、书画协会、文学社在内的社团,全部集中在常藤鬼舍的址上驻扎办公。乔永发之所以了解得这么清楚,是因为他不仅是校学生会宣传部里的一名干事,同时也兼任好几个社团的干部职务。同许多好奇的新生一样,见到对胃口的社团就不假思索加入,是他们兴趣广泛的标志,也是他们锻炼能力的最佳理由。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得以逃脱那场劫难,并在第一时间目睹那场匪夷所思的悲剧。

    常驻在常藤鬼舍的学生社团中,有一个名为“科学探索社”的组织,与以“科考•探险•环保”为宗旨的“科学考察探险协会”有所不同,该社团专攻当时盛行的外星人、UFO、特异功能、神秘现象等,是一个游走在科学边缘的学生团体。那时虽已有官方科学家指出,所谓的特异功能大师全都是些采用障眼法的骗子,然而在广大学子中,仍有不少学生对神秘现象抱有相当深厚的兴趣。更何况自然界中神秘现象层出不穷,扯着科学的大旗正儿八经地分析研究,不也是理工科大学的特色所在吗?

    乔永发也是这样想的,他经常和社员们一起,就某一不解之谜展开激烈讨论,比如新疆喀纳斯湖的水怪,湖北神农架野人之谜,尔兰荒原的巨石阵,世界四大死亡之谷……每每说到激动处,大家往往掳起袖子,争得面红耳赤,恨不得插双翼,马上飞到事发地点一探究竟。

    一次例行讨论会,会议主题是“人体特异功能”。与往常一样,社员们自然而然分化为两个阵营,针尖对麦芒,吵了起来。一边认为那是一种巧妙的魔术表演,纯粹的伪科学,另一方则坚持己见,人类仍未能充分挖掘自己的潜力,冥冥中也许个别人的确具有常人没有的能力。而乔永发两方都没有加入。

    原因很简单,他迟到了。

    因为参加老乡会的集体搓饭行动,他比通知的会议时间晚到了足足半个钟头。当他匆匆赶到常藤鬼舍的时候,天已经全黒了。一楼的社团活动室还亮着灯,从里面传来的激烈辩论老远就能听到。他不大大松了口气,看来还不算太晚。可就在他的脚踏进常藤鬼舍大门的那一刹那,四周突然静了下来,像电视机拔掉电源一样变得鸦雀无声。他愣了一下,不由怀疑起自己的耳朵来,刚刚还清晰可闻的,同伴们拍桌子大喊大叫的声音,如今,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只有光灯的镇流器,一如既往发出些微“嗡嗡”的噪音。

重要声明:小说《有血有肉的占星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