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七宗罪 常春藤鬼舍事件(一)

    常藤鬼舍位于K大校园最闹的中心地带,被熙来攘往的食堂和小卖铺挤在中央,可奇怪的是,即使正午的阳光从梧桐树叶间稀疏洒落到林荫道,即使学生们的欢声笑语盈沸着整个校园,常藤鬼舍,依然同它的名字一样沉默,暗,无动于衷。它本属于K大最早期一批建筑物之一,楼并不高,仅仅二层,却带着历史文物一般特有的威严感,令人不敢仰视。火红色的砖墙上爬满了暗绿色的常藤,将这二层楼房无地揽入自己的怀抱中,不透丝毫光。风一吹过,掌状的叶片便全哗啦啦地抖动,呜咽作响。

    没有人敢轻易接近这座近乎废墟的鬼楼,除了他们三个人。出于对占星术的,光有星座版还不足以抒发众“星友”的集会,斑竹寂寞牛等人干脆成立了星座协会。刚成立的协会需要活动室,但可供全校社团集体使用的大型活动中心尚未完工,现有的几间活动室早被老社团捷足先登。软磨硬泡了三个小时之后,社团办公室的头头终于决定,暂时把“常藤”借给他们使用。

    常藤的铁门早已上锈,寂寞牛无奈之下,往锁孔里灌了些油,才顺利把钥匙插进去。一进门,一股尘封多年的霉味便随着灰尘扑面而来,颜无月不猛皱鼻子。

    “这种破房子,还能待人吗?还是换一间好点。”她建议。

    寂寞牛忙着开门,头也不回,“女生就是气,”他撇撇嘴,“有本事,你去要另外一间啊!反正我是尽全力了!”

    “算啦,咱们先忍忍吧……”插话的是一个叫安琳的女孩子,平时怯怯的,在网上倒颇为活跃,“等活动中心盖好了,咱们再搬过去,你们说这样好吗?”

    “好好好!”寂寞牛顿时点头如小鸡啄米。为啥他就不能像对待安琳那样跟自己说话呢?态度真是天差地别……就连三个人打扫房间卫生的时候,寂寞牛也是撸起袖子,笑着抢着帮安琳干活,对颜无月则只是点头而已,这偏心眼也太明显了吧!颜无月一肚子闷气,不声不响做完自己这一份。三个人忙得满大汗,好不容易把一个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天都已经全黑下来了。

    寂寞牛刚要锁上大铁门,安琳突然叫了声:“糟了,手链没戴!”刚才拧抹布的时候,因为怕银手链发黑,她特意将它摘了下来,走的时候忘了拿。寂寞牛自告奋勇帮她去取,不过她婉言谢绝了。“一小步路的距离,没事的。你们先去吃饭吧,不用等我了!”事后仔细想来,也许安琳并不完全因为回去取手链,也许她存心摆脱寂寞牛过分的纠缠。然而不管他人心中想法如何,她还是一个人去了。颜无月始终也忘不了,昏暗的路灯下,安琳欢快地跳上台阶,朝那黑洞洞犹如怪兽嘴巴一样的楼道奔去的背影。因为从那一天起,她便再也没有见过安琳。

    第二天一早,她便被寂寞牛的电话吵醒了,“安琳失踪了!”手机的另一头,他惊惶地叫嚷着。

    “她昨天晚上一直没回宿舍,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手机也不通,语音提示是‘不在服务区’!”寂寞牛喘个不停,“今天我又打到她的宿舍,室友说她一夜未归,早上也没有去上课,肯定是出事了!”

    “会不会她临时有事,去了什么别的地方?”颜无月试图安慰他,“好端端的在学校,怎么会无缘无故失踪?你不要想得太悲观,再等等看看。”

    然而事实证明,颜无月才是过分乐观的人。安琳已经失踪两天了,她所有的同学朋友都说在那天晚上没见过她,兴许,寂寞牛和颜无月才是接触她的最后两个人吧。一想到这点,寂寞牛懊恼得简直要抓狂。

    “啊,要是我当时坚持己见的话,要是我陪她一起去拿手链的话,也许……不,她肯定不会出事!我真没用!”他死命敲打自己的脑袋。

    不管怎么样,都得再去常藤鬼舍看看况。站在朽烂木板的走廊上,望见那幽黑不见底的四周,颜无月突发奇想,“该不是安琳被困在这房子里了吧?”

    “啥?你说……?”寂寞牛问。

    “喏,”颜无月用力蹦达了一下,顿时把木板压榨出不堪重负的咯吱声,“这房子毕竟有些年头,到处破破烂烂。说不定她踩塌了木板,或者掉到什么地洞啦,密室里去了……”

    不等她说完,寂寞牛像**着了火一样,腾得蹿起来,朝走廊深处奔去。走廊尽头的房门并没有锁,黑漆漆的看不清里面的景象。好在这楼虽然古旧,电气倒能照常使用。颜无月在门口摸索了许久,终于找到了一根绳子。仿佛穿梭历史的咒语一样,当她拉动绳子之后,吊在屋中央的白炽灯顿时洒下一片朦胧的黄光,将那蒙尘多年的物什一一呈现在他们面前。书架上磊得满满,全是书报杂志,桌上的书旁还摆着一沓表格,第一页犹自翻起,一只墨水瓶压住了它。旁边则是一支钢笔,笔帽尚未合上,好像使用它的主人刚刚离开,马上就要回来。墙上挂了几张照片和奖状,墙角还整齐竖了些锦旗,灰蒙蒙的积满了尘土,看不清写了些什么。整个房间给人的映象,仿佛昨天还有人使用,却在一夜之间,岁月迅速流逝,蒙上一地尘土。

    一个亮晶晶的东西在灰堆里格外醒目,寂寞牛小心把它扒了出来,那是一条银灿灿的手链,水波纹的形状颇为秀气。“这是安琳的手链吗?”他问。

    “是不是安琳的我不敢肯定,”颜无月面色凝重,“不过,我敢肯定,这东西是最近才出现的。925银最容易氧化发黑,我自己有条银项链,戴了不超过一年便黑得很难看。而这条手链埋在灰尘里,居然还这么亮……”

    “也就是说,这手链顶多是这两天掉在这里的?”寂寞牛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他大声狂叫了起来,“安琳!安琳!”

重要声明:小说《有血有肉的占星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