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七宗罪 爱在日落余晖时

    夕阳刚在天边烧红了云的脸蛋,芳华湖畔的校车站早已被柔红的晚霞笼上了一层薄纱。从这里放眼望去,整个校园被沉静、宁远的紫罗兰色天空笼罩,楼顶近天幕的灯逐一点亮,仿佛上帝之手亲自为夜空缀上点点闪耀之星。月亮尚未从树梢间升起,它斜倚在地平线的一端,懒洋洋地梳理自己的银纱。

    一个全黑衣的男人靠在车站的座位上,头深深垂于前,一顶黑色的宽檐帽几乎把他整个儿的头颅都埋了进去。他保持这样的状态已经很久了,似乎闭目养神,又似乎百无聊赖,只等待某个特定人物的出现。直到他听见隔壁的座椅咯吱一声响:这表明有人坐在了他的旁。

    “美丽的傍晚,是不是?”来人无限感慨地叹了一口气,那口气叹得可真长,气息几乎把他本人都要淹没了,“唯一的遗憾,就是黒了些。”

    占星师的帽子沿垂直方向重重动了两下,表示他完全同意这看法。

    来人继续说道,“今天,我把话跟她挑明了……我先是问她几首诗词,她大部分都答了上来,当然也有不会的。不过,我敢肯定,那个,她一定知道……”

    占星师不由直起了子,静静问道,“你问了没有?”

    “我问她,”来人的语调中抑止不住得意之,“‘月上柳梢头’的下一句是什么?她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小样儿,人约黄昏后呗’!”

    “就是‘人约黄昏后’!”他兴奋地重复了一句,“她终于答应了我,于是我也笑着回答,不见不散。”

    原来如此。占星师好容易激起的好奇心,马上随着他的话而烟消云散。他复又倒在座椅上,躲在帽子下面咕哝些什么。可那男生的似乎已被他点燃,又絮絮叨叨讲了起来。

    “她跟很多男生的关系都很要好,不,不是‘那个’意思,她只是把男生当作哥们儿看待,格爽快,义气助人,跟女生也打成一片。听说只要女生宿舍发现小强(蟑螂的俗称),必定召唤她去踩死,其他女生都没这个胆子。当然,她和我的关系也不错,但是,一旦她知道我心中的想法……”

    占星师的嘴唇微微上扬成一个弧度,“你喜欢她?”

    “她也喜欢我!她亲口说的!”男生的语调末尾突然毫无征兆地沉了下去,像是想起了什么灰心丧气的事,“只不过,她对我的‘喜欢’和我对她的,绝对不是同一回事……”

    “表白过吗?”占星师平静的问。

    “怎么可能!”男生突然跳了起来,双拳激动地在前挥舞,“起码我们现在还是好朋友;万一,万一捅破窗户纸,她不接受,我岂不是连朋友都没得做!这怎么行!”

    占星师疲惫地合上了双眼,年轻人为何总是将未来夸大成荆棘遍地的丛林,而对可能的挑战裹足不前?殊不知,正因为年轻,正因为除了青之外一无所有,才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失去,即使是错误,也会在青的光辉下放出迷人的光彩,令人不莞尔。与其等到年老力衰才顿足后悔当初的一时犹豫不作为,为何不从头开始把握命运赐予的每一个机会和挑战?所谓“花开堪折直须折”啊!

    然而男生似乎再也没有机会了。一句“月上柳梢头”已经耗尽了他仅有的勇气;他骗心仪的女生说出了“人约黄昏后”,却再也没有胆量告诉她具体的时间地点,以及最重要的,他对她的心意。

    黄昏后,独他在等待。

    因意外事故而死亡的人类,由于骤死过程过于突然,在**死亡的瞬间并不能同步意识到自的死亡,残存的意识会继续完成生前的工作,这就是所谓的“游魂”。更有甚者,如果生前有着强烈的愿望尚未完成,那么在心愿达成之前,“游魂”会四处游,永远得不到安息。

    “比如,‘不见不散’的约会。”占星师平静地扬起脸颊,在他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手捧鲜花的女孩。她一素白,脸色也同她怀抱的花朵一样苍白。男生的神明显激动了起来,他的脸刷地一下红到耳根,却又不时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瞄她一眼。

    女孩却浑然不觉,看到占星师站了起来,她赶紧三步并作两脚,跑了过来。她的脸颊微微泛着桃红似的血色,短发在脑后轻舞飞扬。

    “如你所愿,她来赴约了,”占星师悄声对男生说,“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不,什么都没了,”男生结结巴巴地回答,他的脸上漾开了满足的笑意,“我……我只是想见她一面而已,这样……我也能安心地去了……”

    占星师突然伸出手掌,狠狠推了他一个趔趄。

    “去啊!”他命令似的,从喉咙深处发出低沉的吼声,“有话直说,告诉她你真正的心意!磨磨蹭蹭算什么男人!”他的眼眸里流露出狂乱与沉痛的气息,“别像我一样,一辈子沉沦在痛苦与悔恨中,千年,万年,永生永世的折磨!”

    男生呆住了;他仿佛第一次见识那优雅的男人如此狂怒,嘴巴张得好大。

    “跟她说!”占星师最后推了他一把。

    女孩停住了脚步,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刚才小小的乱。男生不安地望了占星师一眼,缓缓提起了脚步,每一步都格外用力,格外沉重。他深地凝视着眼前的女孩,黯然的双眸里闪现着动人的光彩,然后,慢慢弯下腰,朝着她洁白的额头,悄无声息地印下了一个吻,一个圣洁的吻。

    就在那一刹那,只有占星师看得见,男生的体立刻化作片片白羽,仿佛金翅鸟洁白的翅膀,在空中只无声地停留了片刻,便朝天空最深邃的黑暗飞去。下辈子再见,占星师默默祈祷,如果有幸,能在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的话。

    “抱歉,我来晚了。”女孩抬腕看表,希望还来得及见到韩秀。韩秀是她的好哥们,上午还和她聊天来着,没想到下午便出了严重的车祸,听说况十万火急。如果再不抓紧时间,说不定连他最后一面都见不上了……“对了,你刚才对谁大吼大叫的?”她一脸迷惑地四下望了望,“这里一个人影都没有,难道是鬼?”

    面对颜无月的发问,占星师只苍凉地挤出一丝笑容,“那是秘密。”他回答。

    六月十五

    生花:含羞草(SensitivePlant)

    花语:害羞(Shyness)

    轻轻触碰这种植物的叶片会立刻紧闭下垂,即使一阵风吹过也会出现这种形,就像一个害羞的少女般。因此它的花语是-害羞。

    受到这种花祝福而生的人个非常害羞胆小,而且很怕生。感受特别的敏锐,自尊心也强。不过如果和了解自己的人在一起,就会轻松自在得多,交朋友重质不重量,喜欢细水长流的感

重要声明:小说《有血有肉的占星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