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七宗罪 哆来咪的悲剧(五)

    到D大报道的第一天,水芸简直兴奋得要死。

    十年寒窗,不,算上学前班总共是十三年的苦读,才换得手头这一纸轻飘飘的录取通知书。D大是全省知名的重点高校,C市有事经济繁荣的旅游城市,能考入这样一所学校,别说水芸,就连家中二老的脸上也熠熠生辉,金光直冒。

    可是,新生活刚开始没多久,水芸年轻的心,便为生活所深深苦恼着。同学们个个吃香喝辣,着名牌,腰挎手机,背着笔记本电脑——哪一样不要钱?水芸的父母早在5年前下岗,只靠做小买卖挣些生活费用。能凑足水芸天文数字一般高昂的学费,已经动用了她家上至下至叔叔阿姨压箱底的积蓄了,哪里出得起她的生活费?她本想申请贫困生助学金,无奈当今社会,像她这样的穷学生比比皆是,僧多粥少实在抢不过其他人。最后,她唯有无奈地走上勤工俭学这条路。

    家教,一节课二十元;宣传单发放员,两千份一百元。无论哪一种活,都离不开累、苦二字。眼见得自己如花一般的年纪,却像个中年男人一样为生计四处奔波,每每感伤之余她不免又眼红起那些富裕的同学,尤其是同寝室那个叫孟莹的。

    孟莹一进校就格外引人注目。平心而论,她长得并不算非常漂亮,然而,当她在脸上堆砌完一大堆五颜六色的化妆品,再感暴露的衣裙之后,立马摇一变,成了系里的头号美女。一开始水芸真的以为她家很有钱,后来才慢慢发现,孟莹家从类没有给她汇过款,反倒是孟莹,每个月都会给家里寄钱,还是从邮局电邮的,连银行帐户都没有!

    原来,孟莹出生在中部一个贫穷落后的农村,父辈们终从事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耕作,却连最基本的温饱生活都难以维持。从小到大她见惯了穷,也恨透了穷,因此,当她一上大学,便急于摆脱贫困的生活。她对自己暗暗发誓,一定要活得比城里人还要滋润!而这一点,她很快就做到了。

    与水芸类似,孟莹也曾起过勤工俭学的念头,但是,她不是怕苦怕累,就是嫌钱太少。蝇头小利她压根就没放在眼里,她需要的是赚大钱的机会,数以百计的大钱!她终在街上游,直到有一天,一个男人拦下了她,塞给了她一张粉红色的小卡片。

    “人间仙境”商务中心……

    在“人间仙境”这个玫瑰色的吸金机器面前,孟莹几乎未作任何形式的抵抗便缴械投降。她靠卖所得,用上了LANCOME(兰蔻)化妆品,穿的是ONLY、JACK&JONES,脚上蹬着百丽鞋,名贵手机更是三个月一换——总之一句话,过上了贫困学生难以想象的奢侈生活。她在那污秽的漩涡里越沉沦,越堕落,心里就越空虚,而那精神上的巨大黑洞,就越需要钞票来将它暂时堵住。物质上她无比富裕,足以使她骄傲地穿过他人羡慕的视线,然而精神上,她对别人哪怕最微弱的轻蔑也极为恐惧。她害怕只有她一个人孤单。

    她希望有人和她一样。

    而那个人,就是田甜。

    田甜虽比她大上二岁,心理年龄却颇为稚嫩,一心慕虚荣,整打扮得花枝招展,以吸引男生追求,提升自己在学校的美女排名为荣。正巧她家庭的经济一时陷入了困境,早已习惯大手大脚的她一时间俭省不下来,成里抱怨生活费不够花,于是孟莹趁虚而入,抛出一份薪酬丰厚的“打工”。

    陪聊,四百元一次。

    饵既然如此香喷喷,鱼儿自然不假思索,张口便咬。虽说一次陪聊有四百元进帐,但私底下,“人间仙境”商务中心和中介人孟莹一共要抽走三百元中介费,剩下的区区一百元哪里够田甜花?一双百丽鞋就要三四百元呢!于是,她自然而然搭上了其他的“服务”……

    而孟莹发展的第二个下线,便是水芸。

    与田甜的经历类似,水芸也是从陪聊做起,只不过,水芸有个异地念书的男朋友,两人约定大学一毕业就结婚。出于对男友的尊重,一进“人间仙境”,水芸便与孟莹约法三章:只接素单(不提供色服务)不接荤单,只陪聊天,其他一概不陪。

    孟莹则嘲笑她傻。一次素单,顶多净收入1、200元,而荤单则不同了,只要客人满意,甚至可能获得千元以上的收入,相差何止十倍。但任凭她磨破嘴皮,向来软弱的水芸却异常铁了心不答应。

    天有不测风云。正当水芸美滋滋编织未来的美梦时,男友的一个长途电话,无地击碎了她所有的幻想。分手,电话里传来的他的声音冷得像冰,理由是格不合。水芸再三哭着追问他为什么,他则支吾着不肯回答,临了,迫不得已撂下一句,我觉得她比你更合适。

    水芸傻了。整整两天,她把自己关在寝室里,一味痛哭流涕,不吃也不笑。连孟莹也看不过眼,伸手轻抚她的头发,忽然恨恨地骂出了声,“男人嘛,都是这副德行!喜新厌旧!”

    “你也忒傻了!”她怜地捧起水芸的脸,“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还不满街爬?长了这样一张漂亮的脸蛋,还怕找不到男人不成?听我的,从明儿起,找个新男人,把‘他’忘了,听见没?可不许没志气!”

    水芸的眼泪顺着她的手掌一路往下滑,她虚弱得连点头的力气都没了。孟莹把她紧紧搂在前,在她耳边低低耳语道:

    “你没吃那家伙的亏吧?”

    什么?水芸一时不懂她的意思。

    “傻丫头……”孟莹的声音越发缠绵了,“你跟那没良心的,……不会‘做’过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有血有肉的占星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