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七宗罪 一江血水向东流(六)

    一个凄厉的叫声猛地响起,那正是真夜所说,猫一般小孩子的哭声。颜无月浑打了一个哆嗦,像是从噩梦中惊醒一样大汗淋漓。林娜趴在洗衣机旁,已然睡着了。她的手上,并没有握着手机。那么,颜无月刚才所看到的,到底是幻觉,还是……梦?

    占星师刻意地拉紧了洁白的手,里面的一双大手狰狞毕现,“虽与原先设想的有所偏差,不过,好歹也算个‘懒惰’的灵魂——事先不准备,事后不善后,以至于新生儿成为怨灵——我就不客气收下了。”说着,便向林娜走去。

    颜无月顿觉头皮直发麻,她迅速冲过去,拦在了林娜的面前,“慢着,食尸鬼,你想干什么?吃她吗?”

    “哦?”占星师眯起双眼,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有何不妥吗?就像人活着需要鸡鸭鱼的供养,所谓食尸鬼,唯有吃人才能生存。再说,她并非一个白璧无瑕的女孩,迟早会败坏你们的风气,我这么做,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你们除去害群之马,为你们匡正纪律呢。”

    “不对,不对!”颜无月激烈反驳,“那只是你自己为吃人而找的推脱之词罢了!就算林娜生过私生子又怎样?又不是她一个人的错,男方也有责任!男女双方共同犯下的罪孽,凭什么要让她一个人独自承担?这不公平!”

    “这样啊……”占星师意味深长地拉长了声音。而冷眼旁观的真夜此刻笑着发话了,“先生,这个男人婆一直聒噪个没完,索把她也吃了吧?这样世界会清静很多哦!”

    “不行呢,真夜。”占星师微微一笑,“人生气的时候全会产生一种毒素,这种吃起来很酸,嚼口也不筋道,为美食家的我,怎么可能作出这种有辱品味的事呢?”

    “怪不得先生每次都让猎物处在心甘愿而放松的状态,原来是这个缘故啊?”真夜恍然大悟,高高竖起了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不仅是人类,动物被屠宰的时候是很愤怒的,也会产生毒素,吃多了人会因此‘吃积毒’,”占星师缓缓说道,“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你戒荤腥了吧?”

    “啊,先生!”真夜突然大叫了一声,巧妙地转移了话题,“这两个人怎么办?还是要吃了对吧,对吧?”

    颜无月好不容易放下的心,猛地又提到了嗓子眼。眼见占星师张大嘴巴,露出触目惊心的锋利牙齿,她唯有闭上双眼,紧紧抱住林娜,祈祷着奇迹出现。她想象着利齿刺穿肌肤的锐痛,讲血管和肌切个粉碎……然而,她只感到一个冰凉的东西停留在她的额上,久久不去。

    那是一个猩红色的星型印记,如斧凿刀刻般血色淋漓,像齿痕一样深深吃进肌肤,随即又一闪而没。

    而占星师已杳无人踪。

    “你亲了她?亲了吧?可恶啊!”真夜几乎要抓狂了,她不停地以头撞占星师,咚咚直作响,“果然是大色狼!连男人婆都不放过!”

    “很有意思啊,那个女孩。”占星师的心里燃起了一点微弱的火光,仿佛在他不老不死,永远生存的无聊生命里,总算发现了一点有趣的事物,值得他为之驻足赏玩。他的双眸在巯夜里暗暗发亮,“一旦赐予了‘星之痕’,她便成为我注定的猎物,至死方休。”

    “可为了男人婆,你居然放弃了到手的‘懒惰’!好偏心!真夜不服!”真夜不满地撅起了嘴巴。

    “无所谓了,”占星师凝望着手中一团绿色的火焰,那里面,仿佛一个小小的人影在挣扎求索,“得到‘懒惰’之子的灵魂,能够滥竽充数也就罢了。”

    “可话说回来,看那小鬼那么怕他妈妈,恨不得躲到男人婆体里的样子,不像是个作祟的怨灵呀!”真夜煞有介事托起了下巴,俨然一副学者做派,“还有,他真的是一生下来就死了吗?没准是他妈妈怕人发现,一狠心就……!”

    “所以林娜才会每天晚上才会在水房里游,在洗衣机里抚慰她那早已死去的孩子。而那孩子的灵魂,则附在那些女孩的上,代替自己享受死后的天伦之乐。”占星师停住了脚步,他的脚下是暗沉如乌金般的江水,如女人漆黑的长发般隅隅蠕动着,呜呜咽咽向东流去。

    他们都才十几岁,还未尝尽为人子的幸福,便迫于一时欢愉做了他人的父母……对于他们来说,“它”并不是他们孩子,他们灵与的结合,而仅仅是镜子与卵子一次不受欢迎的邂逅,是一次生产快乐的过程中一点点痛苦的副产品。如果他们再大上几岁,人生阅历再丰富一点,也许他们就会明白,在数百万年的历史长河中,人类是如何通过,和**,使得自己的血脉得以保全并延续下来。

    “其实,并不是妈妈不要你……”

    后记:

    经历了那个惊心动魄的夜晚之后,颜无月再也不敢用洗衣机了,而林娜、鲁冰她们似乎也深有同感,不约而同绕着洗衣机走。为免浪费,她们决定将洗衣机转让,价钱绝对好商量。唯一的问题在于:

    你敢买吗?

重要声明:小说《有血有肉的占星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