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出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赤云 书名:暗中掌控者
    过了片刻墨云这一队人全部从传送阵中走了出来,墨云向边上的白羽问到,这绿星通往沙星的传送阵掌控,白羽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个绿星的地图,然后对这地图上唯一个一块陆地的西北方向的一块地方指着说道“那传送阵在这个位置,由绿星翠玉大陆上的骨魔宗掌控,我们现在所在的小岛是在南面,我们可以从海域饶个小圈飞到骨魔宗所掌控的那个通往沙星的传送阵,也可以通过翠玉大陆南面玉佛宗所掌控的陆地区域到达骨魔宗所掌控的那个通往沙星的传送阵。玉佛宗所掌控的世俗界的国家叫做笃枷佛国,那这个国家里信佛者众多,而骨魔宗所掌控的世俗界的国家叫做锐绝国。”

    墨云思索了片刻说道“还有5个多月的时间“千年真元界交易大会”就要举办了,我们去的时候不能耽误时间,等回来的时候我们在缓缓的游览,从和海域快速的去骨魔宗所掌控的那个通往沙星的传送阵吧。白羽你让这留守的太玄教门人告诉幽一则消息,让他们也跟我们从海域走吧别多生是非。”

    白羽点了点头,然后走了出去,对着早已在旁边恭候多时的几个看守传送阵告诉了一些话,然后对墨云说道“走吧大哥,我都交代好了。”

    墨云点了点头然后率先御刀而起飞望西南的方向,墨云他们边飞行边用神念观察着周围的事物,现在墨云到了合体初期,他的神念也相当于渡劫期了,一千万公里范围内的事物墨云现在都能探察到,而《古巫秘术》里面的一些运用神念的功法也能初步的运用了,方圆一千万公里范围内墨云都能把神念汇聚成点,然后骤然攻击任何事物,虽然不能达到方圆一千万公里范围内取敌首级,但这点神念的冲击力也是威力非凡的,墨云感觉合体期以下的修炼者想抵挡住墨云的这一击也是很难的,墨云这队伍里的长老都修炼了《古巫秘术》墨云相信如果他们5人一起把神念汇聚成点然后攻击一千万公里范围内的一个渡劫期修炼者也是有把握把那渡劫期修炼者瞬间击杀的。

    就在墨云仔细的观察方圆一千万公里范围内各类修炼者和各类海域景物的时候,原本晴朗的天空中出现了片片的劫云,然后慢慢的向西北方向汇聚而去,墨云他们都停了下来,这时太玄教的一个长老说道“海域西北方向有人渡劫。”

    墨云笑了笑然后对着太玄教众人说道“走咱们也看看去。”白羽在心理无奈的想到,刚才还说不要惹事生非,现在他自己倒要凑闹去。白羽摇了摇头只能无奈的跟了上去,墨云他们这一队人朝西北方向行使了3千万公里的时候,他们的神念都感应到在自己前方900万公里的一座小岛上的上空已经劫云密布,墨云他们猜测渡劫之人可能就在那里了。

    墨云他们已经到了小岛的外围,墨云他们看到有个穿着赤红的青年人正坐在小岛的一坐小山上安静的喝着手里酒坛中的酒等待着天雷的落下,墨云他们看到劫云汇聚的况他们知道这穿着赤红的青年人渡的是修灵者第8次天劫,这天劫一但渡过在真元界的个体实力也就到了颠峰。太玄55名长老中有40名是修灵者,这40名修灵者大部分只渡过了第7次天劫只有4个长老渡过了8次天劫,由此就可以看到8劫修灵者的珍贵与稀少了,墨云回头对啊婆说道“你们8劫修灵者的第8次天劫怎么渡过去的?”啊婆微笑的说道“我浪费了2棵渡厄金丹和5件顶极的防御阵器,我才勉强渡过。7劫修灵者是渡过7道天雷,8劫修灵者是渡过8道天雷,但8劫的每道天雷的攻击力是7劫的2倍,很难渡过的。”

    墨云想了想对啊婆说道“这8劫的天雷强度的况真元界的修炼者都知道吗?”啊婆说道“修灵者都应该知道的。”

    墨云指了指正在渡劫的那个穿着赤红的青年人说道“那这么危险的雷劫他还有兴致喝酒?”

    啊婆笑了笑说道“你们没发现他那酒坛子是件防御灵器吗?有这件灵器在加上一颗渡厄金丹,那渡劫的成功率是百分之60,如果他能有两颗渡厄金丹那估计成功率能达到90%。”

    墨云微笑着说道“但愿他能安全的渡过这次天劫吧。”

    等了片刻这小岛周围已经来了很多海域的散修来观看着这穿着赤红的青年人渡这第8次天劫,就在雷云汇聚随时都能降下的时候,岛外围观的一个少年飞跳到了那穿着赤红的青年人前,那少年面色平静的说道“洪天我知道你有把握渡过这次天劫,我现在已经到了渡劫期,你渡过这8次天劫,我还是杀不了你,我还是报不了杀父之仇,我一直为报仇而努力着,但我知道我的修为永远也追不上你的。”那少年越说越激动,他继续高声的说道“但我今天想到了一个办法,我今天就能把你杀了。”随着那少年的声音刚落,天边正在汇聚的劫云忽然翻腾了起来,渐渐的那劫云没又降下天雷继续积蓄着能量,而且天边的劫云继续凝聚着,变的更加庞大,声势更加浩瀚,此时那少年疯狂的笑着喊道“爹,你的仇今天能报了,哈哈哈。”那癫狂的笑声传便了周围千万公里的范围。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另小岛周围的修炼者都感到了非常的震惊,此刻小岛上空的劫云已经再次凝聚成旋涡状,天上的光被这庞大的劫云遮住,此刻小岛周围的修炼者都知道这渡劫期的少年引来了自己的天劫,现在天上的劫云酝酿着威力恐怖的重劫,随时都可能降下天劫,而那穿着赤红的青年人此刻放下了手中的酒坛注视着天空中因这少年提前引来的天劫和自己那修灵者第8次天劫所合在一起的重劫,他叹息了一声然后看向那疯狂的少年说道“小青,当年你父亲的死是另有其因的,并非被我重创而死,而你父亲告诉你是我杀了他是另有其因的,但没想到你用的确是玉石俱焚之计,你这又是何苦,又是何苦啊!”

    那状若疯癫的少年大笑着说道“我不用你可怜,你的命我会凭借自己的实力来取,我父亲临死的时候让我用我自己的实力为他报仇,但我苦修了这么多年我的实力都超越不了你,这些年我想到了唯一的办法,就是与你同归于尽,今天我做到了,我今天就能凭借我自己的实力杀了你,哈哈哈”,那穿着赤红的青年人洪天叹息了一声说道“当时你父亲对你那么说是有原因的,我并不是你的杀父仇人,我要是被雷劫劈死,我储物戒指中会给你留下一块说明整件事的玉笺,看完上面所说你自会明白”。洪天还没等小青反映过来就立刻运起功法用他那酒坛把状若癫狂的少年小青收入到酒坛之中,然后在酒坛周围布置起各种防御阵法,和隐藏气息的阵法,洪天看着那灵器的酒坛子喃喃的说道“但原我这无意中得到的天元界隐藏气息的阵法,能使你不被雷劫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暗中掌控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