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玛拿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ftecupid 书名:千山万水
    但是随着于一泰做出的令人费解的举动之后,希米也做出了出人意料的举动,他居然也迈着脚子慢慢的走出了场外……正在这时,场内边上一个军官冲了上来,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年轻人居然在这个时候选择放弃!

    “你认输?”军官满脸的疑惑。

    “是的,我认输了。”希米头也不回,希米留下的只有右手的剑头拖在地上,印下的一道剑痕,一直伴随他走出了这个有4万多人观看的演武场!!……

    “四进二,国都区胜!恭喜国都区再次进入总决赛!”只有播音员的声音那么清晰。

    “不错,哈哈。好看,好看!”耶利米亲王边上的,三皇子鲁斯也在观看,他嘴里不住的塞着食物,“叔叔总决赛,肯定更好看吧。你帮我跟父王说,接下来还有一场四进二,加上总决赛我还要留在这里。难怪小五老喜欢来这里看!哈哈!”但是出乎鲁斯的意料,耶利米的目光对视着鲁斯接着说道。

    “三侄,你今天必须回去,北方需要你,兽人那里并不安稳!”这显然是认真的回答,没有余地的回答,耶利米要让鲁斯回去!

    “可是叔叔……”鲁斯流露出恳求的表

    “必须回去。”耶利米斩钉截铁地说道。

    夜晚来临的时刻,宿舍中。

    “施加,你不必难过,我们都尽力了。”以利达轻轻走进希米的房间里,不知道如何安慰,他把手里拿着的好多水果啊,小吃啊等很多食物放在了希米的桌子上……自从认识了希米,最关心希米的也只有他,因为以利达也清楚的知道希米以后必成大器,结交这么一个朋友当然非常乐意。

    希米闭着眼睛打坐在上,“以利达我没事,最后的冠军的什么队伍?”

    “恩,没事就好。施加,最后的冠军争夺比赛名额出来了!是前年的最后一名昌西省,就是前年第一轮就被淘汰的最后14名中抽出来的一名,他们打进了决赛!他们击败了赛斯省的人,很艰难的获胜的。”

    “哦。”希米睁开了眼睛,他的眼里没有了比赛结束后的那种疲倦,夜晚更是把他的双眼映照的分外的闪亮。

    “施加!你的眼睛!怎么闪着亮光啊!”

    “啊……可能是我修炼有了点突破吧,我的内功是属于自然方面的吧。”希米也不知道如何解释,拿过了镜子看了又看,好像亮光闪闪的,可是马上又消失了,可能是幻觉吧,希米挠了挠眼睛。

    “恩,施加,你的眼睛好多了。最后的决赛是挑战赛,只要一个人连赢3局就算赢了!施加我买好票子了哦。这回我们打进前四,听说军队那边已经打算招人了。我爸对我们能打进前四非常的满意。恩,不说这些了,我们走吧。今天晚上去了一个你没去过的地方!”以利达的脸上充满着微笑。

    希米这时候肚子也饿了,拿过了施加送来的东西随手就吃起来。

    “看来你饿了,我们先去吃饭吧。”

    “好,以利达。”希米直接着外跟着以利达走了。

    夜晚的大街上人来人往,小吃店里的东西希米很快就解决完毕了。

    “那个就是施加啊……”“轻点……”“听说他的剑法出奇。我亲自看到他跟国都区的鬼弯刀手欧米和兽斧卡布西诺打……”路过边上的街头很多人都在议论着演武馆里发生的事

    第一次被这么多人议论希米当然感到非常不自在,以利达要带他到哪里去啊!“施加就到了,你看前面那里就是我要带你来的地方——足浴馆!”

    足浴馆!一个大大的脚印耸立在一个二层高的矮屋子之上,清秀的石子路边上几棵梅花树含蓄的似乎想告诉他们什么。

    “洗脚位对体很有义,如果你没来过的话!”以利达跟希米低语到,然后拍了拍希米的肩膀。

    “哦,这里应该很贵吧,你又要请客了啊?”希米也轻轻的对着以利达的耳边说道。

    “不贵,我请客。放心。”以利达又轻轻的对着希米的耳朵说道,他笑嘻嘻的声音希米从来没有听到过。

    以利达到底想什么?希米看着笑嘻嘻的以利达也装着笑道。

    这时候,足浴馆里面的一个妇人注意到他们嬉皮笑脸的景!她定眼一看!是他侄子!!!

    “以利达在干什么,跟一个男的在亲嘴!不会吧!”一个中年妇女摸了摸脸上刚涂上去的粉,卷了卷衣袖气冲冲的急速走了上去!

    “这是……”以利达刚想说……

    “以利达!”

    “姑母……这是我的好朋友施加。”以利达看到姑母的脸色不太好看,马上急忙说道。

    “哦是施加啊,来来来,都进来站在门口这里干什么啊,客气什么!大家都是书珊人,老乡,不要害羞。以利达你怕哈呀!站在这里愣着像个女的,还不招待别人啊……”

    难道以利达家族人的话都这么多……希米绕了绕头发,哎打斗了一天忘记洗澡了,好痒。

    其实以利达这次过来是想要叫足浴馆里打工的女生按摩的。(伯士麦不是每个人都有钱的!)

    可是!

    经过了一个时辰钟,希米走了出来。

    “以利达……我感觉没有感觉。”希米松了松肩膀。

    “那是,有感觉就不对了,要的就是没感觉啊!”以利达也满头大汗,因为刚刚帮他按摩的是他姑母,姑母说了他这回辛苦了,为他们家族争了光一定要亲自帮忙……而帮希米按摩的人是一个20多岁的小姐……嘿嘿

    但是个人想法不同,希米这时候感觉脚底有点酸,他根本没在意帮他按摩的小姐,按摩的时候他还在想着跟于一泰对峙的时候的掌法……

    “怎么样,你看那个女生搭配的很不错吧。”以利达边走边看着边上经过的女生,随口跟着希米溜达着。

    月光时常会勾起人们的相似,但是这时候希米抬头看着月光突然想到了什么!

    “哎呀!”以利达叫了一声。

    “啊呀!施加,你走路要看路啊,不要看着天上啊。”原来希米不小心踩在了以利达脚上。

    “痛死我了,我的脚。”以利达的左手抓住希米的肩膀,右手去摸被希米踩住的左脚。

    对!足浴馆里面的脉图!希米马上拉住了以利达!

    “啊!希米你拉着我的手干什么!我脚痛啊!”以利达无奈的说道。

    “皇家图书馆你不是去过几次,带我去下,我不熟悉路!”希米急切的问道。

    “哦,我还以为什么,这么晚了,,,,可能图书馆还开着。我们向北走吧,很快就到了。”以利达这时候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施加肯定又是想到了什么武学上的盲点,要去图书馆……惨了惨了,要配他了……哎。”以利达边想着边走着。

    伯士麦皇家学院的图书馆如果你从高处看的话整体是凹形的,在凹形的前方是一个骑士骑着马,这是一个足足有6米多高的铜雕塑,这个骑马的人就是图拉真!他手里握着一把剑,剑指着南方!整座图书馆的房沿边上都是各式各样的雕塑,不过图书馆的门并不是很大,此时是亥时,从出入图书馆的人来看,此时此刻图书馆里面的人非常非常少。

    “施加啊,这些房子就是了,我们进去吧。”以利达有些疲倦的指了指前面。

    “恩,谢谢以利达,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希米没等以利达回答一个人快步走了进去。

    “哦,那我先回去睡觉了,明天见施加。”以利达说道,看着已经走进去的希米以利达也转回去了,“索不陪他了,正好回去睡觉。”

    在门口出示了证件之后希米走了进去,这是一幢五层高的建筑,里面的魔法灯亮的很少。

    在底楼往右第三间大书库便是有关人体的书籍,希米托着魔法灯走了进去。

    朦胧一片的图书馆,希米感到了一丝恐惧,难道这里就没有人啊!但是希米仿佛又感觉到有人!

    书架一排接着一排,一堆接着一堆,这间大书库里只有希米一盏魔法灯亮着,微弱黄色的光线不停地移动着。

    希米提了提神,一排一排继续寻找着。“人体结构”,“远古人疾病”,“兽人于人类”,“人体解剖详解”希米都快被这些稀奇古怪的书弄晕了,什么鬼地方啊。

    正当希米无从下手的时候,一句缓慢的声音在他耳朵边上响起,

    “你是不是在找这本。”

    “啊!”希米本能的叫了一声!

    “你是谁!怎么偷偷摸摸!”,希米被吓住了,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就感觉到不对,但是希米却无法察觉到有人存在!

    希米拿起魔法灯仔细照了照前面的人。

    “我就是我,你可以叫我玛拿西!”一个老人笑嘻嘻的回答道。

    希米突然想到,在他的族群里,玛拿西的意思就是,使之遗忘!就是遗忘的意思!

    “你名字的意思是遗忘吧,前辈。”希米迅速使自己恢复到平静。

    “呵呵,是啊,我的名字就叫玛拿西,意思是遗忘,呵呵,小伙子,不错不错。”玛拿西手里拿着“人体道”这本书在希米面前晃来晃去。

    “前辈,你怎么知道我需要这本书?”

    “因为你的眼神出卖了你,你是一个东方的武者,当然需要这本书!”玛拿西轻柔的声音里带着刚气。

    “我是西域人,前辈!”希米柔和的看着老人。

    “你是西域人?”

    “是的,前辈。”希米真诚的目光里没有丝毫谎言。

    “看来我看错了,但是你修炼的功夫不像是西域中原派系的功夫,我渗透不过来,哈哈。”玛拿西笑了,希米反而没有一点恐惧了,在希米看来这个老人很安详,他的声音是那么的有力。

    该怎么跟他说呢,希米思索了一下,便说道,

    “我叫施加,是特细省,书珊城人,很感谢你帮我找到这本书,前辈。”

    希米行了一个西域的礼。

    “我叫玛拿西,是撒玛利亚人!”玛拿西还是带着微笑。

    “撒玛利亚!这个地方我好像听到过!”希米看着玛拿西私道。

    “对!我就是撒玛利亚人!”

    “等等,前辈,让我仔细想想,我好像有印象对撒满利亚。”

    “我来告诉你吧,施加,撒玛利亚……”

    “玛拿西,你怎么来了,好久好久没有看到你了。”一个醇厚的声音打断了玛拿西的话,从四周涌入希米的耳朵!

    “呵呵,耶利米,你怎么来了。”

    啊,耶利米亲王,这个玛拿西难道是耶利米亲王的朋友?

    “你来怎么不告诉我,我好招待你,玛拿西好久不见了,我亲的朋友。”

    耶利米亲王突然出现在希米左边书架的尽头,缓缓的走了过来。

    这时候希米突然感觉到脖子被什么打到了,晕眩的感觉充满了他的思想,希米晕倒了。

    太阳已经晒了进来,这时候的希米仍然在睡觉。

    “施加!施加!”

    希米睁开自己的眼睛,模模糊糊看到以利达在自己边上站着。

    “原来你也睡懒觉啊,还是昨天看书看晚了。”

    “书?”

    “还不承认,你看我进来的时候你手里还拿着这本“人体道”!”以利达也翻了几页假装在看。

    “哦,应该是吧,我看书看的有点晕,走我们去吃早饭吧。”

重要声明:小说《千山万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