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镖师车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ftecupid 书名:千山万水
    在这个封闭密室里的希米专心的修炼,几乎忘记了外界的一切,因为他知道只有更强的自由出去之后才能立足于他乡。

    在之后的一个月之里,天资极其聪明的希米每天都清早起来练功,虽然固定的环境自己只能联系内功,但是他还是把自己的内功提升到了4级斗气多点的水平。

    但是毕竟这里的环境太寒酸了,而隔三差五偷偷出去在城外菜场偷东西吃的希米也十分不自在。

    而在希米再次专研功力有所突破时,希米决定可以离开这里了!

    一个蒙蒙的晚上,希米再次偷偷从护城河里游了上来,他憋着气隔着水面,偷偷观看水上面的况,看见一艘巡逻船渐渐的离开了,然后渐渐的伸出头,沿着水流南下的方向游了出去了。

    当希米游到近百米宽的赛斯河的时候,在背后的别士城最高处飘扬的以扫国旗已经看不到了。这是他第二次逃离。

    “我终于自由了!”希米高呼喊着,在明月的映衬下一个衣衫破旧的男子放声喊叫。希米的眼神充满着喜悦,下意思感觉到在月光的照下自己满的污垢那么的显眼,但是希米却还是那么的快乐,没有意思在乎,因为这个时刻自由是最重要的。

    找到了一个灌木丛,希米脱下了衣服,静静的躺进了河里,任凭河水从自己的边流过,冲刷着自己,疲倦和无奈化作了他的过去,他现在已经不是普通的人了,足足提高到了4级水平的希米随便在哪里都能找到容之地了!

    希米虽然被亲人出卖,在奴隶车队过着不是人的生活,被权贵的法律所**,但是人之初本善,每个人都是有感的,他突然想到了周伯,应该去找找周伯!希米又想到了他上几次偷偷出来的时候,在城里没有发现张贴出来捕捉自己的布告,所以还是比较安全的。

    来到了小木屋,黑夜中月光透过空气折在木头上的味道给希米的感觉是如此的亲近,希米看着被打劫了般的木屋,心里很平静。什么有用的东西都好像被抢光了,也许吧。但是希米还是在昏暗的房间里找到了几件很脏的衣服,于是便换了服装出来了。

    别士在以扫国的西部,但是不远的南方就有深林和一些山丘,虽然还是军队的管辖,但是私人的势力倒是比较重的。希米沿着山丘的路线找到了一个雇佣兵支队驻扎在路边收取别人的委托金,也就是所谓的镖局吧。

    希米靠近车队跟车队的一个下手轻轻的说道,“大哥,我想找点工作这里行不行啊。”希米恳求着这个人,那个车队的看了希米一眼甩了甩手,指着里面的一个人,然后转背对希米。

    希米看到了里面的那个个子最大的人坐在一个箱子上。

    “先生,需要打手吗?我只要3餐。”希米走到了一个看似老大的人面前,他抬了抬自己的双手。

    “哈哈,小伙子我看起来你蛮结实的吗,不过不会武功不行哦,但是也可以帮忙般东西。不过我们这次要去东南希伯伦,你去不去?我给你一个普通雇佣兵的工价的一半。”那个镖师很爽快。

    “好!我跟你去大哥,我叫希米。”希米给那个镖师一个拱手。

    “恩,兄弟们!我们新来的兄弟希米!这次跟我们去希伯伦押车!”那个镖师喊了一下,又补充道,“我叫李飞,你可以……”

    “李飞大哥。”希米抢在李飞说话之前叫道。

    “恩,好。”李飞满意的点了点头,收了一个壮汉而需要的价钱又少自然满意。

    在接下来的几天希米也正视加入了镖局,这次他们要去希伯伦,是传说中的逃城!也就是误杀了人可以逃亡的地方,也差不多是半个“罪恶城”吧。

    在往东南的希伯伦的路上,人员极为复杂的镖师队缓缓的前行在以扫国南部的山丘之中,经常可以看到成群的军队超过他们往南前行。而路上的一些行人也时不时的出钱加入镖师队寻求车队的庇护。

    在晚上营地已经打好了木桩,营火都点燃了,希米只负责搬东西和开路,当然这天晚上希米没有轮到放哨,他紧靠在一堆火边,拿着一根木材,看着明月想着故乡发呆。

    “大哥,护卫队有人来了!”放哨的喊道。

    “你们所有的人都拿出份证明件!”一队十几个人的护卫队骑着马直冲过来,对着镖师队喊道。

    要知道镖师队一行上百个人肯定包含很多没带份证件的,这就好比买菜一定要拿菜篮子一样,明摆着为难车队。

    “兄弟,我们是克里门下的车队,请照顾下。”李飞上去说道。

    “哦是克里家族的车队啊,我们是千叶省队的,看在克里家的份上不带证明的每人拿10以东银吧!”为首的那个护卫队的喊道。

    而下镖师队的人员也唧唧歪歪的说着什么,那些护卫队可不管,直接拉人要查。

    而希米仍然在发呆。

    “大哥怎么办,一群县护卫队的冒充省队的罢了。”一个镖师上前来跟李飞私语到。

    正当这个时候只听见“乒乒!当当!”的武器的打斗声音,声音环绕着营地四周不断的响起,刺耳的声音划破了夜晚的宁静,而声音越来越不想兵器的碰撞了。难道是野兽磨牙的声音?这里虽然是山丘地带,但可没有出现过强大野兽的景啊!再说这里是千叶省在帝国的中南部,附近都是帝国的部队啊,怎么会!

    “护卫队人员马上集合。”为首的护卫队的喊道,但是打斗声音还在继续!

    “你去看看哪里来的打斗声。”李飞对着一个手下喊道。

    仍然是兵器交接的声音,没有丝毫的减弱,此刻镖局驻扎的地方的人都聚集回来了。

    “是谁!有本事出来!”为首的护卫队喊道。

    “大哥,找不到声源的地方。也许是魔法吧,好像不是冲着我们来的。”那个镖师紧张的说道。

    “是谁!有本事出来!”护卫队的人再次喊道。

    “什么事?”一无所知的希米被喊叫声打断了思路,对着一个镖师队的人说道。

    “兄弟啊,我也不知道。”那个和希米比较熟悉的人说道。

    希米无奈的点点头,好像跟他没关系,继续在火堆边想千山秘籍的剑法奥秘。

    “有本事出来,别躲在暗处!你们来几个我们护卫队杀几个!”

    突然丛林里钻出百余个黑夜人,黑衣人各个打扮的一样,黑色的长袍都拖在了地上,手里横着一米多长的长刀,各个蒙面。他们迅速散开。

    “你们要干什么!我们可是护卫队的!”护卫队为首的喊道。

    李飞也惊呆了!恐怖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黑夜人的装饰各个佩戴整齐,他们围住了已经站在一起的营地,连护卫队的人也算上也只有一百五十人不到的镖师队,哪里打得过百余个黑衣人啊,况且镖师这次押送的东西很普通啊,他们要这些干什么!还有这里是千叶省啊,他们哪里有这么大胆。

    就在这时一个黑夜人说道:“没什么,只不过听说你们中间有个人杀了人,我们要带回去罢了。”

    “是谁!”护卫队的喊道。

    “是那个兄弟,恕我之言这回我们帮不了你的。敬请原谅。”李飞喊道。

    “不就是一百个武士罢了,我在这里。”一个灰色衣服的老人走了出来,他的手里拿着一根核桃木魔杖。

    “啊,导思!”黑夜人吃惊的说道,而他的手里的长刀也在发抖了!

    “他就是导思?”另外一个黑衣人说着。

    “是他,他就是导思……他”吃惊的黑衣人当场晕倒了下去,而导思的眼里绿色的光芒直勾勾的盯着倒下的黑夜人。

    “给我上,一个不留活口!”一个黑夜人喊道。

    瞬间百余个黑衣武士横着长刀围了上去,护卫队的骑着马正想逃走,外围的黑衣人中的一个马上飞砍了上去

    “保护车队!”李飞大喊道。

    此时的希米正坐在火堆边上看着,混乱的车队希米好像一点也不在乎。

    导思一挥左手,手里的绿色火焰瞬间散了出去,左边的3个黑衣人瞬间倒了下去,“变!”导思一挥魔杖,瞬间靠近他的四个黑夜人变成了“柱子”一动不动,导思左手又一甩,四个被顶住的黑衣人上都着火了,慢慢的倒下了。

    而这时的车队里更是一片混乱,只看到黑夜人几刀一个砍着往外跑的镖师队的人,而李飞和几个镖师都背靠着几个箱子,围在一边,护卫队的也算是倒霉了,本想赚几个小钱,除了几个被打下马的护卫队的人,其他的都被长刀砍下,一片狼藉。车队里面生还的有些人直接晕倒,有些人惊慌错乱,不知所措。但是希米仍然坐在那里看着,只是手里多了一把铁剑。

    “你们是自寻死路!”导思,狂吼一声四周的黑衣人被大量的冰块击中,紧接着导思嘴巴里不停地颤动着,这时候最外围的几个黑衣人也横着长刀劈了上来,导师刚好提起魔杖,然后猛地往地上一插!瞬间,从导思的周围绿色的光芒飞散,点燃了一片,而四周的黑衣武士都被击飞,他们的衣服都烧了起来,巨大的火焰气味充满了四周,几个还能够爬起来的黑衣人尽快把自己上的火扑灭。

    “他跑了!追!”一个黑衣人喊道,而那些正在杀镖师队和近卫军的黑衣人也迅速离开,背着在战斗中死去的黑衣人离开,一切都是那么迅速。

    “大哥。”一个镖师队的人双脚还在发抖。

    而李飞也看傻了,久久没有回声。

    “你们镖师队的错,收纳刺客,魔法师!走!”几个还能行动的近卫军的人拉走了几匹马也匆匆离开。

    而希米站了起来,走到了刚刚导思站的地方。“原来他被武士的长刀砍中了。”希米看着地上的血迹,私语到。

    “兄弟们,我李飞的错,为了几个钱收入了不该收入的人!大家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离开逃离这里。”李飞头上的汗流满了一脸。

    “大哥我们跟你走!”几个人说道。

    “好!要跟我走的,把这些东西拿了,我们躲进山里去!”李飞马上拿起武器。

    只有一回儿的时间镖师的人都走了,留下了尸体和乱七八糟的营地。而希米则没有跟着镖师队的往南部山区走,他一个人往北走了。

    因为翻过前面的千叶群山北部是特细省了,希米认为那里比较安全,于是便一路向北。

    希米在这接下去的1个月里不断在山里前行,拿着从镖师队留下的一些银币在各个客栈休息。因为希米觉得山里的环境好,于是他的脚印便留在了千叶群山的各个地方,希米也初步的掌握了密室里初学的千山秘籍。虽然极难的修炼,使对武功认识浅薄的希米无法了解探索,但是毕竟提高了希米的体素质,而剑法中的出神入化,也使希米可以无忧无虑的在山间练习,常常使希米入迷,他已经可以不再使用练习了17年的大地功夫了。

    不过有一件事改变了希米。

重要声明:小说《千山万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