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主人公希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ftecupid 书名:千山万水
    在雨丝浸透了他的衣袖,才把他弄醒----他就是我们的主人公--希米。

    这是一个冷清的秋天的清晨,雨丝仿佛夹着嘲笑向着我们的希米飞去,而希米无法躲避,因为这个马棚留给他的位置是那么的小,之后他爬起来,拨开了上的稻草。抬头看去,只见马棚的顶端丝丝雨点居然透过草房不断的侵蚀下来。这个来自不远处城市的声音,一个人群满满的大城市,从那里传来魔法师敲钟的震动的钟声。

    这一天是立秋,按照这个城市的惯例每逢换季都要以敲钟鸣市。

    自从和父亲的离别,希米这个外地的孩子在这里已经3个月了,最初的失落并不能控制他坚强的心,因为他知道他总有一天会回到他父亲那里的。

    “周伯今天怎么下雨了?”希米向着自己最好的朋友一个50多岁的老头叫去。

    “是啊,不知道什么天气。也许是城里的魔法师们弄的鬼魔法吧。城南昨天买来的垃圾,希米你选一下,把里面的木头都选出来。”

    “知道了,周伯。”

    这个老头是在路边发现希米的,看到希米的时候,希米满的泥土,体瘦的只快剩骨头了,饥饿的样子让这个老人想起了自己的当年,一个不忍心把他带了回来。

    据希米说,他因以扫国西部余部战乱把他们家里人冲散了,自己在寻找父母的时候被军队抓了当奴隶。然后在一次雷雨来袭的时候乘机逃了出来。虽然听起来可怜的世也让年过半百的老人怀疑起来,甚至老人不愿意留下他,但真诚希米还是以不断的工作和恳求,使这个单老人信任了他。在别士这个城市在野外跟着这个木匠老人做起了木具。

    立秋早晨的雨丝夹着风还是很冷的,希米背着箩筐从垃圾堆里捡着有用的木头。不多久便找齐了一大筐比较坚固的木跳和木块。

    周伯是个木匠,年轻的时候跟军队打过仗,因为大腿上受了不愈的伤在后勤在修理工。后来在战败的时候逃了出来,在别是这个大城外生活了下来。

    “希米啊,天在下雨,把斗笠带了,这几天我做的凳子和木锤子。你还是去卖了。桌子上有我刚蒸的早饭”,周伯慢吞吞的说着,这个可怜的老人以为就这样单过下辈子了,结果遇到了希米使他能安稳很多,这个19岁的年轻人做事也非常让老人放心,在带他在城里买卖东西几周后,老人就放心让希米一个人去了。希米心里仿佛有神灵的保佑般那么的机灵和幸运。

    希米所谓早饭,就是一碗粥加一点牛。因为这里靠近草原所以牛并不是很贵,是这里的常食物。

    希米拿过了周伯常用的筐子,装好了周伯做的凳子和锤子上路了。他回头看了看坐在地方继续拆装的周伯,心中万分的感激。

    因为在这个名叫以扫的大国家里,凡是没有固定份的普通人都要被卖做奴隶。希米永远不会忘记自己在奴隶车队的景,车主随意的处置奴隶,把他们的尸体掩埋算是有良心了。在那条贩卖奴隶之路上经常看到的是奴隶腐烂的尸体,令他心寒令他发指。也是因为这样他才铁定了心,在狂风暴雨来临的时候跟一个奴隶车队里的死党一同逃了出来,不知道逃了多久,当他脱力的醒来的时候,发现了周伯。这个老头正前往山里买木头,于是便跟着他来到了这里。

    高大威武的城门头上“欢迎来到别士”6大字早在千百米开外就看到了。这是一个完全有石头砌成的大城门,六个大字毅力可在城头上,用的是草原特殊的文字。因为别士这座城是以扫西部唯一一座大城,因为这座城的外部有一条好像永不枯干的赛斯河,所以这个省也叫赛斯省。而这里通往西部几乎所有的地方,所以这里的战略意思是什么明显的。拥有百万的人口,当然也是各种囚犯被关押的地方。往西北方向是广阔无际的草原和西南边的旷野,而东边的平原上有着无数的麦田,也是整个帝国27个省有“帝国西部粮仓”之称的城市。

    希米在南边城外的路边灌木边上放下了毛毯,想以往一样把4,5个木凳和7,8个木槌放在地上。然而这座城里的人视乎非常看不起这里卖东西的城外人,这就算排外吧,他们称城外的人为土人。

    “精致的木凳木槌,路过的朋友看一下。”希米时不时冲着进城的人喊着。

    这些木具都是周伯这几周做的,虽然很棒,结实。但是低微的份使他并没有卖掉什么使他开心的东西。虽然雨渐渐停了。

    中午的时候,一个骑着棕马战马全银白盔甲的男子突然勒住马头急停在希米的摊子面前,强壮的躯伴随着粗壮的声音:“来一个坚固的木凳,多少以东铜币小伙子。”,“十分之七银以东币,70铜。”希米低声的回答。“你能保证坚固吗?小伙子。”“先生,这木凳是我大伯做的,他做了一辈子木匠了,用来坐人放些家用东西还是可以的。”

    “好,拿一个凳面大点的,帮我绑在马鞍上”“拿住2银。”一阵马蹄声之后伴随着烟尘散去,希米仔细的看了看2个银币,居然是雅兰的头像。

    雅兰是希韦迪的皇帝,已经在位58年了,是一个英明的国君,也是整个大陆最强的帝国,在以扫国的南方,不过他们二国中间相隔的山脉是巨大的。而希米现在所在的以扫国是其他2个大国家之一,在东北面。还有一个国家是文国,虽然大陆已经通婚数千年,但位于以扫国东南方的文国还是以自己独特神秘的文化自居。

    而现在以扫国今年在对文国动兵,理由是文国居然不愿意再次出售足够的粮食,而且今年居然公开说没粮食可以提供,实在令人费解。所以以强大铁骑著称大陆的以扫国,派遣了他们西部3个军团毅然扰下文国。使大陆的东部都是战乱。

    但是希韦迪这个国家却很安定,在东南方面也深的人心,而且希韦迪的国君雅兰在位50多年没有发动过战争,要不是巨大的中部山脉挡住了以扫国和希韦迪的国界,恐怕像周伯这样渴望安定的老人早就迁移过去过安稳的生活了。其实中部山脉的面积比以扫国都大,里面有些山里人,占山为王,所以很难有人能够出入。

    当然据说希韦迪的国君雅兰皇帝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先知,各国每年都有年轻的魔法师,占术士,前往希韦迪皇家魔法学院学习,这里是整个大陆最强大的魔法学院。雅兰皇帝也会每年召见出色的学员。在以扫也不例外,雅兰的祝福被以扫的魔法师,占术士所终推崇。只要带着刻有雅兰的东西,传说都会有好运。

    当然2枚重50舍客勒的银币,比起以扫国的以东币贵了近一倍。显然使希米流露出了喜悦。(50舍客勒=1.2斤=1弥那)

    刚到申时的时候,希米便收拾了东西,把剩下的木凳木槌挂在了老马上,进城买点东西去了。(申时,下午3点)

    在别士这座城市还是非常繁华的,人来人往,在这样10宽的街道上仍然不显宽广,牛车,马车,经常因为突然入城骑兵威武的齐步而失控。

    “老板,这本书多少铜币?”希米在一个古书店停下指着里面书架上的书问道。“小土人也看书,哈哈。”边上一个富贵的工子随口甩了一句,希米显然没有摆在心上。“1银以东。”书店老板冷冷的说道。

    书店里的城里人都毫不起眼的看了看这个城外土人。而高价的书,也显然是老板提价的。

    “1银以东币,给你”,希米拖着钱币递给了书店老板,老板看着重重的铜币懒懒的刚想接过去。

    正在这时一匹高头白马幢向了希米的老马。顿时,老马背上的包裹都掉了下来,希米回头看着老马惊呼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抱着马头,让老马安静下来。然后低头向白马上的主人说了对不起。然后低头收拾起了周伯做的木具。

    “土人滚开,别弄脏了我们主人的白马。”几个仆人冲了过来,其中一个朝着希米狠狠的踢了一脚,希米倒在地上,“对不起,对不起,求你原谅我吧。”希米起来低头说道。

    “你个……”那个为首的仆人刚开口,白马上的人就打断了他“是我不好,这个银币,算我倍你的,我们走。”一个稳重的声音。仍给希米的钱掉在了木槌中,希米收拾好了东西,抬头看到了远去的白马,手里握着银币,暗暗的低语着什么。

    “小伙子,你的铜币好像少几个啊!”书店老板撅着嘴说道,“对不起,我补给你”,希米马上接了过去。路边的看着的守卫也没有过来,只是在边上吼了几声,维护了一次次序。

    经过了白天一天的生活,回到了周伯那里希米把该给周伯的以东币都给了周伯,然后周伯去做饭,希米在马棚边上的河边洗了下澡。

    夜晚希米向往常一样听着周伯说他生平的一些故事,睡觉了。

    早上天刚亮希米就起来,拿起书来看了。过了一会儿,周伯也醒了。

    “希米啊,你又买书看了啊。”

    “是啊,周伯,我上次买的书看好了。”

    “如果你家里在城里你一定能发达起来的。”

    “周伯,你又说笑了,我只是读读这里的历史书罢了。”

    “哎,时光流逝啊,我这样的老人真是越来越不行了……”

    (要知道,培根说过,读史使人明智。我们的主人公的明智,当然不是天生的哦)

重要声明:小说《千山万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