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梨花雪(1)

    桃急切地说:“别管我了,公公从小楼的后门出去,沿着通往花园的小路一直走,看到一个小小的房子,进去,然后移开墙上的一幅古画,就可以看到通往地下室的门了。公公,快啊!”

    “好的,桃,那我抱着公主去了,桃……桃……”李云英的声音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可是时间容不得片刻的耽搁,李云英也没有办法再与桃诀别了,抱着浔阳就往花园跑去……

    屋内只剩下了桃,她把刚才覆盖在公主上的白绫展开,抖了抖,那雪白的颜色恍如天山的积雪,白得耀眼,天下最纯洁的颜色积聚在这块绫子上,可却是送人去黄泉的,真是莫大的讽刺,人生的悲哀。没有时间容她再多想了,门外的人若是等久了,一定会冲进来的。

    桃将那块白绫收成一束,然后站在板凳上费力地往房梁上抛去,她要为自己做一个结,一个了却年轻生命的结,只为了换取另外一个更高贵女子的命,只为了报答她的恩

    白绫轻盈地飞上了房梁,桃扯下悬垂下的那一端,将两个端点打成了一个死结,为了让自己一次就吊死,而不要受两次罪,她还特意用手使劲地拽了拽,觉得结实了,又把自己雪白的脖颈伸了进去,试试那个结会不会割到自己的脖子,让自己死的时候太痛苦,想了想,她还是用手拽了拽白绫,将那个接头移到别的地方去了,留出了白绫光滑的一段给自己的脖子享用。

    一切都准备好了,虽然自己还有很多事想去做,虽然自己还向往着找一个如意的郎君,虽然……虽然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值得留念的,可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来不及了,桃站在板凳上,把脖颈伸进了那个雪白的圈,然后,她在心里说了声:“公主,桃今生没办法再伺候您了,来生还做你的奴仆,桃走了……”她一脚踢开了脚下的凳子,整个体悬在了半空,像空中的风铃随风摆动着……

    等到李云英从这个小楼不太为人所知的后门进来的时候,看到了桃摇摆的尸体,李云英的老泪再次纵横在瘦削的脸上,无法抑制。他抱下了桃渐渐冰凉的体,平放在地上,然后解下了那悬在梁上的白绫,覆盖在桃僵硬的体上,没有时间再让他流泪了,他抱起白绫覆盖着的桃的尸体,一步步走出了小楼,神清是那么的哀婉凄凉……

    小楼外等待着的御林军看到李云英抱着浔阳公主的尸体出来,看着这个西楚国曾经最高贵的女人出来了,看着这个西楚国曾经最美丽的女人出来了,都不约而同地跪在了地上,为这个女人送行。

    李云英穿过跪着的人群,把浔阳放在早已经等候着的马车之上,在御林军的押送之下,往皇家陵园赶去,在那个墓地,柳如烟已经吩咐工匠提前为这个西楚国最美丽的公主打造好了豪华的墓地,并且立好了墓碑,只等着浔阳的尸体入棺了。

    李云英的心是惴惴不安,他非常害怕,害怕等会到达墓地的时候,万一柳如烟还要再掀开这个假的浔阳上的白绫,那该如何是好?那个结果是他不敢想象的,可是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系列:床奴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