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志空大师

    “大师。”阮湘竹看见这老和尚就知道不是一般的人,上的衣服虽然朴实,但是那祥和的面容和全散发出来的气质是一般人没法比拟的。

    “老衲志空,在此等候施主已经多时了。”志空大师合手向阮湘竹做了个手势。

    “芙伶并没有事先通知大师怎么会知道呢?”

    阮湘竹也向着志空大师合手作揖,难道是父皇先通知了?

    “老衲只是知道施主要来,并无他人通报,老衲是要告诉施主一句话,这话不对公主说,不对旁人说,只对老衲面前的施主说。”

    “志空大师,你这话怎么说的不明不白的,你面前的人不就是我们公主吗?”小权子出声问着。

    “大师请讲。”阮湘竹有些疑惑。

    “缘起缘灭,尽是天数。”

    “大师,你是说......”阮湘竹有些激动,却又不敢妄下定论,她希望是她猜想的那样。

    “天机不可泄露,阿弥陀佛。”志空大师不待阮湘竹说完,便走了进去,也不邀其他人一道进去,只是径自的走开了。

    “主子。”小权子在一旁看出阮湘竹的失望,却又不敢上前劝阻。

    “哎,进去吧,天色也晚了,总不能大家一直在外面站着吧。”阮湘竹虽然失望,却也无可奈何,毕竟这一句“天机不可泄露”堵住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一行人进院里,其他的小沙弥看见阮湘竹,连问也没问的就带着他们走进后山的一个草屋中,虽说是草乌,却也清新典雅,阮湘竹看了十分喜欢,想来这里是以前轩辕芙伶常住的地方。

    “小权子,我想休息了,夜阑你留下服侍本宫,珠玉去照顾那救起来的妇人罢。”阮湘竹坐了大半天的车,感觉着有些累了。

    “主子,要是那妇人醒了呢?”珠玉在下去之前突然张口问了一句。

    “要是醒了,就送来本宫这罢,什么时候醒就什么时候叫本宫,别耽搁了,要是有个什么事,本宫可是要拿你们几个试问。”她可不放心,那女子分明是要死的人,要不是她及时抢救着,早就去地府了,想起照顾她时看到的那惊心动魄的勒痕,她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事能让一个长相美丽的妇人上吊自尽。

    “那珠玉先行告退了。”

    “下去吧。”

    

    阮湘竹一觉睡到天亮,这才想起来那妇人不知道醒了没。

    “夜阑,那妇人醒了吗?”她边洗着脸边问着来送洗脸水的夜阑。

    “回主子,那妇人醒了不多时,珠玉本来想通报的,结果奴婢看着主子睡的正熟就没叫,只是让珠玉看着那妇人。”

    阮湘竹点点头,没事就好。“她现在怎么样了?”

    “听珠玉说,只是在那躺着,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吃的。”

    “那带本宫去看看她罢。”

    “是,主子。”

    

    阮湘竹随着夜阑来到厢房,看到那妇人已经醒了,只是在那愣着。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闹愁。此无计可消除,才上眉头,却上心头。”阮湘竹看着妇人,背出了李清照的词。

    “词是好词,只是,这心境却比我这已死之人要好太多了。”妇人听完词抬头看着阮湘竹问。

    “大胆,你怎么能对公......”

    “夜阑。”阮湘竹看着夜阑,示意她不要轻易说出自己的份。夜阑马上退到一边去了。

    “姐姐也是知书答礼的人,却这么想不开,可是有个不治之症?”阮湘竹问着

    “要是有不治之症我也不用去上吊了。”妇人微微叹了口气。

    “可是死了至亲之人?”阮湘竹又问。

    “我还哪有什么至亲之人。”

    “那姐姐该是好好活着了,这最难过的事都没发生,又何苦呢。”

    “姑娘你是不会了解的,就算是我说了,世人也未必能理解我。”妇人无奈的摇摇头。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到古代当老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