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演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阿里爱肥 书名:我爱食人魔
    金石只感觉浑发冷,这些牛骑兵的威力大大超越了他的想像,原本还以为只是个笑话,没想到自己那些斥候还没来得及收回来便遭了毒手,八百人啊,就这么活生生的变成了食物,居然连个跑回来报信的都没有,难道对方不是食人魔,而是魔族的魔骑士不成?

    没见过牛骑兵冲锋的人,永远都想像不到那种无敌的威势,那种撼天动地的压迫感觉,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和拜服,是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很可惜,不但是金石,就连银石这个对刀叉部落比较熟悉的家伙,在这之前也没能有幸见到,所以牛骑兵只能作为一种传说流传于食人魔部落中的。5ccc.net

    虽然长老图的人反复提醒国金石,不过他还是不以为然,这次他真的感觉害怕了。

    但是就算是害怕又能如何?难道就这么回去么?这当然不可能,这里狙击的力度越大,就说明银石那边抵抗的越厉害,要不他们早就撤退了,只有他们还没歼灭银石部,所以才不惜派出了自己的精锐部队阻挡我们,一定是这样的,肯定!

    所以自己只能前进,都已经走到这里了,想退也要救出银石才好啊!金石不断的为自己打气。

    要是按照普通的判断来说,应该是没错的,可惜董飞云可不是一般的食人魔。

    “族长!他,他们来,袭击我们了!”外面有食人魔惊恐的大吼道。

    金石提提缰绳,自己的坐骑马上就停下了脚步,他的坐骑是一头六级的大地魔熊,能降伏这头熊间接也说明了他的实力之强。

    “不要慌乱,说说是怎么回事?”金石威严的瞪着那个食人魔问道。

    “那些家伙,他们追着我们队伍打,打一下就跑,我们赶不上,好多族人眼睁睁的被他们杀了。”食人魔颤抖的报告。

    金石听着很乱,只好带着自己的亲卫,去队伍后面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原来董飞云把牛骑兵分成了数个小组,乱翻的扰那些后的食人魔,这些小组往往是投一轮木矛就撤,或者抓住落单的食人魔猛砍一阵,然后马上逃之夭夭。

    食人魔的两条大象腿哪里跑的过风牛的四只蹄子,对于这样的偷袭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自己手上的木矛最强只能在人家的板甲上留下一点点划痕,对方的木矛丢过来可是能要命啊,最恶心的是只要一有人脱离了大队,去追击他们的话,这些无耻的牛骑兵便会不知道从哪里冒出几只队伍,那些落单的家伙砍杀干净,就像是凭空出现一般,这根本就没得打嘛,数次过后,这些后的食人魔也被杀麻木了,只能任由对方不断的向自己丢出木矛,用一些个简陋的木盾消极防守,完全的听天由命,谁被到算谁倒霉,也不敢跑出去送死,任由那些牛骑兵在不远处耀武扬威,不断的辱骂和打击自己。

    董飞云骑着黑炭头就混在小队里面,其他的人暂时在他的空间戒指里面休息,有两百多,有了这些秘密武器,就算是跌落牛背的食人魔骑士也能安全跑路,完全不用担心被俘,大家自然战意高涨,里面的食人魔骑士为谁能出来作战都快吵起来了,只有那些风牛还悠闲的趴在干草堆满的房间啃食着青草喝着矿泉水,也许是空间戒指里面生物太多,略略有些气闷,

    那些家伙应该是精锐部队了,董飞云向边的食人魔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这个坐在风牛后面的家伙是个俘虏,是个大队长,口齿很伶俐,而且对母族的况也很了解,难得的是脑子转的很快,第一个带人投降了董飞云,这次带他来就是认人的。5ccc.net

    “嗯,那是金石族长,哦不对,是叛徒金石的近卫军,只有三百人,但都是十里挑一的好手,普通食人魔就是二千人也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他们只接受叛徒金石的指挥,其他什么人都不刁,很骄傲的队伍。”那个食人魔看着董飞云一边小心的调整着语气,一边低声道。

    嗯,是个问题啊,金石手下居然还有一支这么厉害的队伍,看看他们拿着的都是铁质的武器,居然还能穿上皮质的护甲,一看就不是普通队伍。

    精灵也报告过有这么一支队伍,装备不错,手也很好,精灵的偷袭绝大多数都被他们躲开了,甚至比很多队长模样的食人魔还要强些。

    既然他们都出来了,看来这个方向的偷袭可以暂告一段落了,要偷袭这帮人,不用铁投枪恐怕不行,但是要是给他们捡起那些投枪,反过来自己那可就难受了,自己的这些特质的投枪可不能落到敌人手上,不确定能收回来的况下,还是少用为妙。

    “再去试探一下,然后马上撤退!”董飞云带着骑士小队向前冲去。

    这队族长近卫军果然很生猛,木矛投的也比普通食人魔用力些,准确程度大增,在第一轮对投中,居然将两位食人魔骑士砸下牛背,而他们那边仅仅是七八人受伤而已,没有一个丧命的,而且他们狂奔起来速度极快,看到有人落牛,一拥而上就像拿人,不把董飞云吓出一冷汗,幸好自己还有个能装活物的空间戒指,不然这次不是要牛失前蹄。

    冲在最前的几个食人魔眼前一花,一个金色的球状物晃的他们头脑发晕,不过很快他们就不用为这个问题苦恼,向死神投诉去吧,他们死亡的体验也太迅速了。

    看着用黑色圆管指着他们的萝莉卡,众食人魔纷纷硬生生的刹住了脚步,真不愧是精锐,连停都停的那么整齐划一,大家不但是统一的停下,而且还向一边飞快的散开,免得挤在一起被那个金色的球球一锅端了。

    众魔就那么停了一下,再往对面的时候已经没找不到那几个落牛骑士的影子?难道是自己午餐没吃饱,饿到产生幻觉了?

    金石躲在后面也看的很郁闷,只看到一个尤其高大的风牛,驮着一位材矮小的食人魔向那几个落牛的食人魔迎上去,然后就不见了,难道被传送走到别的地方去么?是巫术的一种吧?可惜自己的巫术顾问都被死了,无法解释的事都被金石划到了神秘主义的范畴。

    不过那个人类小女孩手上的黑管子更加让他心惊,他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接下那一击,一种十分危险的气息在他心里蔓延。

    牛骑兵终于悠闲的撤走了,金石也松了口气,留下了五十名近卫军断后,下令大队加速前进,不要理会扰和偷袭。

    很快队伍的两翼又有况报告,遭到了牛骑兵来回的打击,让金石差点连自己那颗獠牙都咬碎,这种不间断的扰让人恶心无比,但是又十分无奈,有劲都不知道往哪里使,只好催促大队迅速前进,不要理会一切扰。

    结果消失了几天的狮鹫手又再次出现,在头顶上姿意的选择目标,这次他们飞的极高,根本够不着,大肆扰队伍,虽然行动不一定能造成多大的伤害,但是头顶让的威胁却让所有的食人魔放慢了脚步,在头顶上随时都可能下一支魔法箭的况下,能正常行进都不错了,哪还能苛求他们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呢?

    金石叹了口气,虽然知道离弟弟被困的地方已经很近了,但是也不能不考虑到自己族人的窘境,只好下令扎营,干脆等到晚上再行进。

    “哈哈,他们终于扎营了,还真不容易啊,告诉那边加紧布置,这次一定要把这支队伍彻底的弄过来才好。”董飞云满意的笑道,带领着牛骑兵消失在风尘中。

    是夜黑暗降临,金石带着休息充足的食人魔继续踏上了征途,这次他们卯足了劲头向前狂奔,整个食人魔队伍都是一路小跑,那些前面受伤和拖累大队速度的家伙都被自己人制成了口粮,保证大队不带负担轻装上阵。

    这个时候,金石带出来的八千食人魔,现在不过只剩下六千出头,这些都是自己族内的子弟兵啊,在对方卑鄙异常的战术下居然损失了那么多,金石只觉得心头在滴血。

    走了大半夜,就在大军加速行进的时候,前面的食人魔突然来报,说是有银石部队的消息,有一队食人魔拼死杀出了重围,过来接应大军。

    金石喜出望外,没有一点银石的消息,他正愁怎么和弟弟接头,看这个阵势银石抵抗强烈,一直死死的拖着刀叉部落的大队,也不知道那家伙是如何冲出包围圈来接应自己的。

    那个食人魔果然一副很惨烈的样子,全都是血迹,连兜裆布都残破不堪,一把大剑上砍出了无数缺口,大腿和背上还再滴血,声音十分沙哑,经过他一翻解释金石才知道,原来弟弟就在前面不远处扎下了大营,硬抗刀叉部落的进攻,因为抵抗坚决,所以和刀叉部落形成了拉锯之势,刀叉部落也无法一口吃掉他们。

    而且因为银石大人布置有方,在营地周围挖出了大量壕沟,布置了无数陷阱,导致牛骑兵的威力无法发挥,而且巨人的部队一直都没出现,所以才能勉强防守到现在。

    今晚营地受到了刀叉部落十分猛烈的攻打,银石大人估摸着金石大人的救援部队马上就能到了,于是派出了十几支小队分不同的方向突围,希望能有人能冲出包围,顺利接应金石大军,没想到这么多人冲出来,能成功的就这么一个,还真是硕果仅存啊。

    金石听的是又惊有喜,自己的弟弟毕竟比自己聪明,居然能想到这么好的办法对付牛骑兵,不过从那个家伙的叙述中他也听出来了,银石就要顶不住,自己要是还不快些明天一早看到的说不定就是自己弟弟的尸体。

    “大人,那边驻防的是一些半兽人部队,这些天从来没参加过战斗,银石大人估计他们应该是战斗力不强,所以才会被刀叉部落弃用,我们就从这里冲进去,然后接应银石大人突围!”那个食人魔表现的十分英勇,只是粗略包扎了一下伤口,就跟着大军行进,终于带着食人魔军队来到了银石营地的外围。

    金石看着被半兽人包围的营地,眼睛都在冒血,营地里面不断的传来喊杀声,况十分混乱,不过似乎还在自己人的手里,远远的看不清楚,但是那些喊杀声音几乎都集中在一头,应该是正在抵御着敌人的进攻,营地还没被攻破。

    “那还等什么,杀进去!你说外面挖了不少陷阱,一会你带路,冲啊!”金石带着食人魔的大队向半兽人就杀了过去。

    六千食人魔就如一部巨大的推土机,从后面浩浩的开了上来,遭到突袭的半兽人反应倒是十分灵敏,不过抵抗就太不坚决了,他们的表现似乎也证实了那位食人魔的预言,战斗力的确很弱,而且战斗意志疲软,他们唯一做出的正确举动就是扔下武器逃命。

    子一府,金石便捡起一把大剑,连附庸的种族都能拿上这样的武器,这个刀叉部落还真的不是普通的有钱啊,以前太小看他们了,可惜再有钱也没用,没有精锐的战士在大荒原这个地方,这些精良的装备还不是便宜自己拉,他不哈哈狂笑起来。

    食人魔这部推土机一下就铲除了前方的阻碍,倒是在营地外面颇费了一些精神,曲里拐弯的通道让人迷糊不已。那些血迹斑斑的壕沟,残破的武器和铠甲,还有一些残肢白骨,无一不证明了这里曾经发生过惨烈的战斗,食人魔的营地可看不到尸体,那些白骨就是最好的证明。

    半兽人一撤,营地内的喊杀声骤然小了下来,看来进攻的敌人也知道援军到了,赶紧撤退。

    “金石大人,您终于来了!”不少看到金石的食人魔都在哭天抹泪,银石带出了四千多食人魔,现在只剩下了一千都不到,看的金石也是一阵默然。

    要是这群食人魔不吃尸体不喝同伴的血,这些家伙恐怕在三天前就灭亡了,更别说还能坚持到援军来到,从这种意义上来说,食人魔简直就是对后勤要求最低的强悍军队。

    “金石大人,银石大人在刚才的战斗中受重伤,已经不行了!您快去看看吧!”一个食人魔惊慌的跑过来报告。

    金石一听马上就上火,大声吼道:“快,快叫巫师来,银石在哪?快带我去看看!”他突然想起自己的巫师团队早就被消灭掉,连都给自己人变成的粪便,哪里还有巫师哦。

    他魂不守舍的跟着那个食人魔就向那顶最大的帐篷走了过去。

    还没进入帐篷,一股浓浓的血腥就从房内传了出来,半遮掩的布帘内似乎有一个食人魔躺在血泊之中,旁边还有几个人恭敬的竖立在一旁。

    没想到自己紧赶慢赶,弟弟就在自己最后终于赶到的一刻离开了自己,金石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泪水不由自主的流淌下来,将满是灰尘的脸冲出了一道一道小沟。

    他用颤抖的双手撩开了布帘,几个跟着他的亲卫军肃然立在帐篷外,老老实实的守着,大家都晓得金石族长现在很不好受,不愿意现在去触他的霉头,几个食人魔看到他走进帐篷,也从他旁边闪出来,叹了口气,想着金石摇摇头,那意思就是--绝对没救!

    那个躺在地下的尸体就是自己的亲生弟弟,母族最睿智的家伙啊,金石的全都在颤抖,双脚都有些发软,他想起在母亲面前发的誓言,要好好照顾弟弟,不让他受到一丝伤害,今天却失言了。

    他缓缓的走近那靠内侧卧的尸体,忽然他全像触电一般痉挛,一阵极度危险的气息扼住了他的喉咙,那具尸体居然动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爱食人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